Home 新鮮推薦編輯室報告 十月編輯室報告|我的年少愛詩回憶

十月編輯室報告|我的年少愛詩回憶

written by 王聰威 2022-10-07
十月編輯室報告|我的年少愛詩回憶

我第一次讀到 T.S.艾略特的詩,是一九八九年,十七歲那年。為什麼我會記得這麼確實呢?那是因為現在我的面前放著一本《英美現代詩選》(余光中譯,大林出版社,1984),書裡收錄了四首艾略特的詩、解說和導論,「夢遊荒原的華胄」余光中給他這樣的稱號,而書後則有我幼稚刻意的筆跡,清楚地寫著:「王聰威購於光統/1989.8.13/詩,一種凝聚思想的東西」

現在我還是常常翻讀這本詩選,像是懷舊一般閱讀不合時宜的翻譯語感,也喜歡這本書的簡單設計、泛黃長出斑點的紙張、非常小有點歪斜的鉛字印刷、圓鈍拙趣的標點符號與阿拉伯數字,翻開後紙張油墨的氣味,與其說想重讀不如說是更想聞這氣味。艾略特《荒原》第二部份〈棋戲〉有一段描述了氣味令人執著犯愁:「拔開塞子,其中隱藏著她所使用的/奇妙的人造香水,潤油,粉和液劑──/使感官困擾,混亂,淹溺在各種香氣裡」我喜歡 「synthetic」這個詞,在那後續的詩句裡,這時髦的人造香氣助長了燭火的肥大燃燒,藉著這火光,詩人展開一連串的想像、歷史與典故的織寫。當然,我對這本詩選的氣味感受沒這麼複雜費解,只是彷彿把我個人年少時,什麼也不懂又愛發議論的時光,「synthetic」陳釀下來而已。

現在,看著自己寫的那一句:「詩,一種凝聚思想的東西」我清楚地知道當時的我,一定完全沒讀懂裡面的任何一首詩,所以才寫了這句廢話。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在這裡記錄下來,做為一種年少的愛詩回憶。

■ 2022 十月號|456 期  ■

1922年,詩人艾略特(T. S. Eliot)出版長詩《荒原》(The Waste Land),用繁複的典故和意象,回應時代的巨大轟鳴,也挑戰人們對詩歌的理解,開啟現代文學的巨輪。2022年,《荒原》出版一百週年之際,我們將在十月的每一天,閱讀一段艾略特的詩句,且聽當代詩人如何詮釋,漫遊詩人踏過的倫敦街道,溯源一本詩集的誕生,透過對荒原的想像與吟唱,讓詩的韻律與節奏充盈在我們的日常生活。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