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文学原力】传递一支名为文协精神的接力棒─廖振富

【文学原力】传递一支名为文协精神的接力棒─廖振富

written by 徐淑贤 2022-12-07
【文学原力】传递一支名为文协精神的接力棒─廖振富

今年九月底甫公布的台中文学奖,由中兴大学台文所特聘教授廖振富荣获文学贡献奖,评审团形容他如同台湾文学的「叠砖师」,除了是对他长期投入台中文学史料的发掘研究、与杨翠合撰《台中文学史》等文学史奠基工作的肯定,更见证了他在学术研究如何与当代社会对话上,投入多面向的尝试与长时间的努力。

铁道‧文化‧台中记忆

对于生于雾峰、成长于台中,在台北城南周回一轮又回到台中任教,至今仍长居于此的廖振富教授而言,「台中」的特殊性与文化感,早在日治时期,辖区包含现今台中、彰化、南投的「台中州」,就已经开始积累。

「一九○五年起设置的台中车站,在台湾纵贯铁道于一九○八年通车后,运量节节上升,将滚滚的钱潮与人潮带进台中,增进了台中经济的繁荣、强势的消费力,更重要的是将周边鹿港、员林、草屯等地的文学人,接进了台中,令一九○二年成立古典诗社栎社的雾峰林家,得以更有能量地串连起周边区域的文化人,先是在一九一○年代组织了台湾文社,以维系汉文创作;而后,更乘车北上,在一九二○年代的台北成立台湾文化协会,进一步以读报社、演讲会,甚至在台中雾峰举办夏季学校的方式,在备受压抑的殖民地台湾,轰轰烈烈地展开文化启蒙运动。」这一段故事看似简短,却是廖振富教授与其他探究台湾传统文学、台湾史的研究者,自一九九○年代一路耕耘至今,方才挖掘出的台湾共同记忆。

从障碍赛到接力赛

多年的研究,让他从台中栎社与台湾文化协会的同人身上,源源不绝地感受到他们求新求变,跳脱成规的特质,这群文化人不仅具备传统文学的创作能量,同时也充满挑战新文学的勇气。更重要的是,他们怀抱着一种「拥有知识,即须承担社会之责」的心情,在充满限制的殖民年代,透过自己的手、自己的口,将世界新知引进台湾,即便遭遇监视、取缔、检阅、笼络等障碍,也仍然积极、巧妙地找寻脱困之法。

最让廖振富感动的是,这样的特质,不只是清晰地标志在林献堂、蔡惠如等一代人的身上,跟随他们的林攀龙、叶荣钟、庄垂胜等人,也谨慎地接了下来。而在他多年爬梳台湾文学史料,亲身走过这些人们活动过的地点,诸如栎社诸人迎接梁启超的台中车站、傅锡祺笔下收容北门楼的台中公园、蔡惠如慷慨服刑的台中监狱、透过「募股」形式结合中部文化人之力而创立的中央书局,以及由林献堂担任董事长的彰化银行等等追索丝丝点点历史现场的过程中,甚至结识了林献堂的后人林芳瑛与林承俊母子、林幼春的孙子林中坚与林铭聪,赖和的长孙赖悦颜、蔡惠如的曾孙女蔡海如,更曾远赴加拿大拜访庄垂胜的哲嗣林庄生、指导傅锡祺的后代罗琬琳撰写以先祖为题的硕士论文,也与诸多日治时期台湾文人的亲属保持密切互动,让他看见这些父祖辈的精神,仍有后继之人努力把守。

桥接文协精神与当代

他认为,所有关于台湾文学、台湾文化的知识与记忆传播,不能只停留在学院里、停留在自己身上,因此决定提早退休,除了透过走读、现地踏查、撰写通俗文章的方式,推广台湾文史的旅程;在各种场合,推荐以台中为书写背景的文学作品与作家,同时也透过台语歌谣相关的演讲,勾起听众对于台湾的深层记忆与情感。廖振富也说,曾任台湾文学馆馆长的工作经验,让他对如何推广台湾文学有更多实务性的体会与思考。从李岗监制的《阿罩雾风云》、施如芳编剧的《当迷雾渐散》、李运杰执导的《疑雾公堂》,再到台湾青年管乐团主导的两场「重返栎社」音乐会,以及今年「一代医人杜聪明」音乐剧,廖振富不同程度参与其中,感受到台湾社会对于自身文学、文化的步步追求。

廖振富更大的梦想是将栎社、台湾文化协会同人们的精神意识,重新与当代台湾人认知自我、亲近土地与面对世界的想望桥接在一起,进而成为当代台湾人精神结构、情感结构的一部分,继续传递那一支名为「文协精神」的接力棒。

采访撰文|徐淑贤
花莲人,国立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博士。国立清华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台湾语言研究与教学研究所学分班讲师。研究领域为日治时期台湾古典文学、书画商业活动。著有专书《台湾士绅的三京书写:以1930-1940年代《风月报》、《南方》、《诗报》为中心》。

摄影|郝御翔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