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九月编辑室报告|无人站立的公寓阳台

九月编辑室报告|无人站立的公寓阳台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8-09-03
九月编辑室报告|无人站立的公寓阳台

我小时候住在高雄市前镇区草衙,那是个相当老旧的区域,有一大片据说是全台湾最大的违章建筑群,就在我唸的国小旁边像一座独立小镇。我自己住的地方,则是专门盖来卖给公教人员的四层楼公寓社区,一排一排整整齐齐的,非常新颖可靠,那是我爸爸买的第一间房子,大概是我五岁左右,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十八岁年轻人,好不容易白手起家的爸爸,看起来就像是个心满意足的成功人士。那毕竟是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戒严时期,加上爸爸是低阶公务员,我们能够有这样一间房子,自然是国民党照顾的功劳居多。每次我放学走过违章建筑群外面,走回我家漂亮干净的小公寓,我都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幸福。

也正因为是公务人员的家庭,我们从小早就习惯了被爸爸耳提面命不准在任何地方谈论政治,而且一九七九年高雄发生了美丽岛事件,整座城市的气氛非常紧张。不过话虽如此,在一九八七年解严前几年,党外运动又重新恢复热络与活力了,遇到选举时,党外候选人的宣传车会从我家楼下经过,那时还是国中生的我觉得他们真是勇气十足,明明知道这整个区域全是国民党的死忠支持者,加上扎扎实实的买票传统,居然还敢大剌剌地这样把宣传车开进敌阵里,可想而知最终是毫无胜算,只是让人看笑话而已。有一次,我听见宣传车喇叭大声放送的声音,特别跑到阳台上等,当时我最着迷的是一位叫做郭玟成的,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市议员候选人,(我还跑去听过他的政见发表会,天啊,怎么有人这么会激励人心。)他的宣传车开到我家阳台下时,我就立刻猛力鼓掌挥手,大声对他喊加油。我至今还记得非常清楚,站在宣传车上的郭玟成原本脸朝另外一边,对着一排又一排公寓挥手,但那些公寓阳台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站着,(怎么可能会有人理他)整个黄昏的社区街道仅仅回荡着他自己嘶喊的残声而已。他必定听到我的声音了,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我,先是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讶表情,(怎么可能会有人理他)随即转为爽朗的微笑,并且向我拱手喊:「多谢多谢!」说起来不好意思,我那一瞬间脑子里像恋人一般地想:「天啊,郭玟成在看我呀!」然后他又用力向我挥手几秒,宣传车继续往前开,他继续朝无人站立的公寓阳台挥手嘶喊。

不过很可惜,等我有投票权之后,我一次也没投过他,不是不喜欢他的关系,而是我从没去投过票。二〇〇〇年,陈水扁宣布当选总统的那一天傍晚,连一份正职工作也没有的我,正在台北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所有街上可见的电视都播送著这个破天荒的消息。我找了部公用电话,打长途电话回高雄,是妈妈接的电话。

我对着话筒喊:「阿扁当选了耶!」
妈妈说:「对啊对啊,终于,有够好。你那边好不好……」
然后我听见她哭出声音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对政治人物有一点点感动。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