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斗书评 【斗书评】《港式台派》:谁说同是华语世界就不用翻译?

【斗书评】《港式台派》:谁说同是华语世界就不用翻译?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02-06
【斗书评】《港式台派》:谁说同是华语世界就不用翻译?

这么远,那么近

即便是同一目的地,三五七天的「到此一游」,跟移民生活(那怕是短居)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心桥和亦修所书写的是后者,是从香港移居到台湾后的异地生活观察。过去几年,我都经历过相近的移居轨迹,从香港到英国、英国到台湾,然后再从台湾飞到德国,最近才返回香港。离乡别井总觉孤独,然后读著这本《港式台派》,发现除了自己以外,有人同样走在相近的路上、有同样的感受和体验。那么,我们还是孤独吗?

读心桥和亦修的文字,可能是我将个人经验投射到她/他们的文字上,愈是读到两人在台湾生活的细微观察,愈是感觉到那份异乡人的孤独。因为是异乡人,所以对地方都有种命中注定不可能拉近的距离,身边的人和事都总是陌生;生活文化上的不一样,像倒垃圾前要分类清楚。在台湾,垃圾只是「不分蓝绿」却分成回收不回收,但香港的垃圾则是「命运共同」,都掉进同一个箱子、自欺欺人地「眼看不见为净」就算。

垃圾处理只是生活上其中的一种不同,我们会对这生活上种种的不一样而感觉新鲜;因为新鲜所以好奇,好奇为什么在台湾百货公司里的女厕,总不像香港的女厕一样那么客似云来,是台湾女生比香港女生少喝水吗?心桥认真研究两地公共建筑物的指引,比较男女厕比例的规定。因为好奇,就会认真观察和研究,以最微观的距离想找出答案。

有些距离,只有异乡人才能体会,而因为这距离而触发的新鲜和好奇,再引伸出来的寻根究底,往往会发掘到一些连本地人也没有留意过的事情。心桥在其中一篇文章谈台湾人的火锅、香港人的「打边炉」,记起有个什么食神讲过一句话:「火锅没什么文化」,原来香港人挂在嘴边「打边炉」这说法,早在一九二○年代就开始了。这些事,又有哪个香港人知道?

很喜欢心桥提到的一句说话:「谁说同是华语世界就不用翻译?」对啊,即使是文字语言相同、而至日常生活都在同一土地,不同世代之间就已经需要翻译了。不同地方,生活的模式本来就有很多的不一样,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语言和文字。同一颗生果,你叫芭乐我叫番石榴,但如此的不同,都不是纯粹的偶然,而是因为地方背后历史脉络的差异。台湾人,香港人,种种原因都把我们愈拉愈近,是时候要多一点互相理解,而在读完《港式台派》之后,我更期待有台湾朋友快快写好《台式港派》。

香港观点|亚然
1993 年生于香港,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毕业,现为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候选人、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兼任讲师,研究香港及台湾政治,专研选举、政党及社会运动。著有散文集《孤独课》、《醒来的世界》。

港式波特莱尔的观察报告书

我喜欢作者从食物开始谈起,吃这件事,看似微小却永远如此真实。

不少港人喜欢来台湾小旅行,而心桥跟亦修在台湾生活的时间更长。他们二人从日常生活着眼观察,故事从台南路边一辆载满绿色芭乐的小发财车写起。什么时候来卖?抱歉,不定时啊,这些芭乐车、柠檬车、土窑鸡车的身影,永远是来无影、去无踪。香港写「番石榴」,台湾写「芭乐」,但往往跟阿伯买的时候,台湾人肯定蹦出台语:「菝仔」。同样是华人,写中文也说中文,但是习惯用语却是如此不同。唯有踏进当地生活才能感受深刻的差别

心桥还在夜市发现更多港台用语的不同,台湾菜单上写着「麻油双腰」,问老板哪两种腰?老板答:猪加鸡。「等一下,鸡有腰吗?」身旁的友人大笑。其实就是猪肾跟鸡胇。鸡胇,也就是鸡睾丸。睾丸,没什么好惊讶,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香港人聊睾丸话题。印象中,曾志伟来台湾上综艺节目说,本来有些人不看好艺人陈小春,没想到竟然能红起来。为什么不看好呢?

曾志伟发出充满气音的笑声,嘿嘿,你们听过春袋吗?

原来,粤语里面,男性的生殖器就叫「春袋」。根据香港网络大典的说法:春袋是「阴囊」的广东话。而阴囊包覆的睾丸,又称春核(因其形态呈粒状),而「春」就是形容万物逢春、生命活力之源的器官;所以载着春核的地方自然被称呼为「春袋」。倘若遇到色狼,给他一记踢下体,就是「踢他春袋」,给他一记「爆丸」。由此可见,粤语的用字遣词跟「形象」,似乎多少有些相关。

地铁太子站总是让亦修打喷嚏,为了避免鼻子不舒服,他会选在旺角站下车,再步行过去。他从生理反应的「打喷嚏」延伸探讨五○年代流行国语歌曲〈打喷嚏〉的双重意思:女孩很俏皮可爱以及有谁偷偷议论八卦自己。原曲〈Achoo Cha Cha〉本就是透过哈啾恰恰,前进后退的旋律来隐喻男女情爱关系。亦修的想像层次相当丰富,从打喷嚏、戴口罩、诗经、流行情歌,串起身体反应到心灵深处,颇有浪漫情意。我相信,这不只是港人的随想,台湾人肯定也在菲哥(张菲)的综艺节目看过不同女星从或窄或蓬的裙内,踢出大腿,娇柔忸怩唱这首歌。

往后,倘若忍不住举起手掌,欲遮掩即将从鼻腔冲出的喷嚏时,我肯定会想起葛兰或叶玉卿的歌声。

台湾观点|杨隶亚
1984 年 10 月生,台北人。东海大学中文系,成功大学现代文学硕士毕,曾获林荣三文学奖散文首奖,联合报文学奖散文评审奖等若干奖项。作品散见各报副刊、《印刻文学生活志》、镜传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汉》。

78401606_2853316111385366_308285193364439040_o

港式台派:异地家乡的生活文化漫游》,大家出版, 吴心桥/刘亦修

台湾和香港,两个亲近却又遥远的地方,有着相似的事物和不同的经验,以往却常常只透过观光的角度互望。而当离乡的两个香港人,在异地台湾再相会,有了长期旅居的时间酝酿,和文化观察之眼的沉潜,一场从芭乐开始的闲聊,才终能拉出一连串从语言带到生活的日常经验比对,而体悟了种种:有从鸽子笼小套房到宽敞厕所的都市景况、有单人火锅到中秋烤肉聚会的人际远近,也有从漂泊到再扎根的身分认同。

如果凝神细看日常,侧写分析生活,我们或许也将一样,逐步理解脚下这块似懂非懂的土地、厘清自己将是未是的身分,然后进而发现决定家乡所在的,不是护照上的文字,而是终于能够归档的眷恋与依归。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