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 文藝營何時才能畢業|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六)

文藝營何時才能畢業|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六)

written by 三島中尉 2018-06-19
文藝營何時才能畢業|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六)

這些學員的職業大多是學生 , 有社會歷練的那種大概不會來這種吃饅頭喝露水的文藝營吧 。 有人擺出跟講師很熟的樣子,在簡歷上寫得過文學獎若干,互相說我沒有很厲害啦他才是,假裝自貶其實是拉抬。

文藝營這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玩?攤開課表,還不是些講師自吹自擂?用功的講師分析套用理論,不用功的講師連說笑話都無力。我最疑惑的是,這些人憑什麼上台講?參加三兩回文學營隊後,心得有好有壞,像是自助餐吃到飽,說不上有什麼滋味,不去的話人生也沒什麼遺憾。話說回來,我平常就不去吃到飽了,在文學這項志業上,沒道理逼自己啊。

到了問答時間,有學員問些無腦問題,講師就算好好回答了,學員好像也沒在聽,發問只是要證明自己很厲害。這些學員的職業大多是學生,可能是為了讓申請大學履歷而來的高中生,不然就是自以為是的大學生,沒什麼歷練卻要寫社會邊緣人,有社會歷練的那種大概不會來這種吃饅頭喝露水的文藝營吧。有人擺出跟講師很熟的樣子,在簡歷上寫得過文學獎若干,不然就是說自己認識誰誰誰,互相說我沒有很厲害啦他才是,假裝自貶其實是拉抬。

過了好幾年,文藝少年少女成了老爸老媽,不然就養貓,忙著餵奶剷屎,沒空讀長篇,我重新想起文學營這東西。學員討厭歸討厭,但對文學還是有點嚮往的。反正既有的讀者不好用,因為他們人太好,意見不痛不癢。專業的寫作者又有自己的招數,我拿來用也不順手。想來想去,還是去參加文藝營吧。

學員態度沒什麼變,營隊依然像馬拉松,一堂課接著一堂課,下課後還有討論。然而旅館光線昏暗,擺明不想讓人安心看稿,事前也不發文稿,雖然發了我也不一定看,但旅途上總能翻個一兩篇。我對完成度低的作品沒興趣,平常讀校內文學獎都覺得無聊,但該做的還是要做,看文章看第一段(大多是廢話)、第二段,然後最後一段。收尾收得好,再看中間就可以了。

文藝營的高潮不在明星講師,也不在揪團夜遊,而是討論課,晚餐後一路討論到十一點,猛打呵欠還沒完,導師跟大家約了洗完澡,帶開分為兩三個隊伍進旅館房間,氣氛像是降靈會或心理諮商,正正經經,進行了我人生所見最漫長的問答時間。講到兩三點,導師要去睡了,卻跟學員約了隔天清晨六七點繼續,講到上了遊覽車,不得不分開,還在咖啡店繼續講。不管有用還沒用,導師做到這程度,我是心服口服了。

不料工作人員問我,明年要不要來當導師?我想了一下,很認真地說,還是不了。我剛開始想找人看稿這件事,早就打消念頭了,找別人幫看,只是拉到及格水準,談不上有什麼創見。文學營這檔事,終究是圖個文藝範兒,呼吸作家呼吸過的空氣,彷彿自己也是個角色。但每年那麼多營隊,那麼多暑假,還不就那幾個作家?會寫的就會寫,不會寫的參加好幾年還是在那邊喊想寫,我根本懶得花時間討論別人的作品到半夜,寫完了,對自己嚴格一點就好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