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觀察2.0|政大幫:我還是要繼續傷害他,繼續得獎

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觀察2.0|政大幫:我還是要繼續傷害他,繼續得獎

written by 楊 隸亞 2018-07-23
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觀察2.0|政大幫:我還是要繼續傷害他,繼續得獎

過去,要成為一名「被看見的創作者」,最傳統的方法就是參加比賽。想當歌手就參加超級星光大道超級偶像歌唱大賽,想成為被認可的作家,就參加三大報文學獎,或是投稿各縣市政府的地方性文學獎,有些厲害的參賽者,還能靠文學獎環島遊台灣,從基隆文學獎一路寫到屏東文學獎。

我想起大學時期的小週末夜晚,總是買好脆皮雞排外加一杯多多綠茶,打開電視機、拿出遙控器,轉到超級星光大道看楊宗緯、林宥嘉,或是超級偶像看張芸京。欸!你支持「星光幫」還是「超偶幫」?不同電視台的歌唱節目,培育出兩大幫派的歌迷粉絲,各有一票死忠的支持者。

各大幫派   文壇入場券

多麼巧合,星光幫vs.超偶幫時期,似乎正好也是文學獎在七、八年級學生之間相當興盛的時光。東華幫、東海幫、台大幫、政大幫……,這些名詞稱號究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我努力回想,模糊的記憶卻出現蕭敬騰的身影,PK踢館大魔王,他是位於賽制以外的獨立人物,完全不需透過比賽,靠個人魅力取得出唱片的機會,一鳴驚人,歌藝遠播兩岸三地,連星馬百姓也被收服。

然後,我想到林立青、林奕含等作者,他們登上舞台、備受矚目的模式,似乎正是處於文學獎賽制以外的(PK大魔王)他者。

倘若依照賽制,東華幫、東海幫、台大幫、政大幫的路線,是從屬傳統文學獎賽制而誕生的群體嗎?

似乎是,但也未必。

陳柏言認為,文壇在哪?他也不知道。不過,應該有所謂「入場券」吧!他說,「最基本的就是文學獎,當還沒有獲得某些文學獎以前,會被認為「只是對寫作有興趣的人」。這幾年文學獎的神聖性降低了,文壇反而變得沒有界線,這也可能是未來趨勢。」

蕭詒徽說,以往講到「文壇」會覺得好像是一個很大的集體,很多作家彼此都認識。「我覺得好奇怪喔,為何某人與某人會是朋友,如何認識的?」他疑惑。

「不過,目前為止,我也幸運認識了一些文壇的朋友,他們的個性我也很喜歡。但嚴格講來,至今我仍不覺得自己身在文壇,入場券的話……嗯,可能還沒有取得耶。」(尷尬笑)

楚然明確點出,幫派、文學獎賽制、網紅三者之間的關係,他說明:「文學獎項其實就是摔角賽啊,也是無差別格鬥,更像某種表演,想要打的人就上去PK,觀眾就是讀者,在台下看選手出招。」比起入場券,獲得文學獎更像是獲得厲害的兵器,愈大獎被分配到的武器就愈強,比如:大鍋蓋(笑)。「但是,總是有些意想不到的狀況,例如:林立青。他不是文學獎脈絡出身,也不是文學相關科系背景,卻自備『鍋蓋』,打爆所有人。」

道南文學獎 殘酷的起點

與文學本科無關的課程,反而開啟更大的想像空間。

陳柏言大四時期修習一門鯨豚保育的自然通識課程,每週上課欣賞海洋動物影片時,都處於朦朧昏睡的狀態。半睡半醒之際,授課老師在耳邊說:『現在,要進入到鯨魚的身體裡拆解構造。』奇幻的感受反而引發更大的想像空間,後續創作聯合報文學獎小說大獎〈我們這裡也曾捕過鯨魚〉。

他說:「一開始我寫詩跟散文,大二之後才轉變成小說創作,原因是周遭的朋友都寫小說,創作歷史也長,都對小說有狂熱。我也想一起分享、競爭,我們有相約投稿。後來,我得了全國學生文學獎,我的朋友楚然當時也有投稿,但他沒有得獎,結果非常崩潰,就把無名小站跟其他網路通訊都關閉。」

面對陳柏言的發言,楚然不但不甘示弱,反而笑得很輕鬆,說:「那麼,我決定來出賣熊一蘋。」

幾個大男孩,開始聊起政大的校園文學獎──「道南文學獎」。楚然說,「那是我第一次現場聽見文學獎評審過程,「強者我朋友」的作品入圍決賽。當時,有某一位作家評審不喜歡我朋友的小說,用奇怪的理由拒絕了這篇作品。」蕭詒徽聽了,也表示對此事印象深刻。

幾個大男孩說,現在回想這件事仍感到生氣。

小說作品被拒絕的原因?

『我也有小孩,我知道現在的小孩在想什麼,這不是現在的小孩在想的事情。』評審說了這樣的話。接著,「強者我朋友」原本獲得高分,卻忽然從決賽中被踢除了。原本預期評審之間的評論角力沒有出現,倒是留下不愉快的心情。

不過,楚然也表示,直到自己幾年後也獲得其他文學獎,才逐漸理解文學獎運作的機制,也許換一批評審,名次都會不同。「以前會想要討好評審,但評審頂多也不過幾位,與其如此,何不去討好讀者,創作出真正想要傳達給讀者的作品。」

年齡最長的廖啟余,聊起自己近年的身份轉變,已從文學獎參賽者變成評審。回想自己寫作的年代,那時文學獎仍是有效資本,「大概十年前吧,當時文學獎有很大影響力的。」現在,比起年輕時的參賽過程,他更能夠去反省自己得獎慾望或者欣賞同儕作品。

 

這幾年文學獎的神聖性降低了,文壇反而變得沒有界線,這也可能是未來趨勢。YJ/攝影

幫派出品 品質保證

東華幫、東海幫、台大幫、政大幫,哪個聽起來最強大?

蕭詒徽認為東華幫的創作意識強烈,楚然認為台大幫凝聚吸收最多學生,政大幫也被吸納進去;陳柏言則認為恐怕東海幫最強大,因為周芬伶老師會為學生寫序,學生之間也會互相連結,似乎養出一門徒子徒孫,譬如楊富閔、周紘立、包冠涵等人的書序,見到周芬伶描述與學生一起寫作的狀態,甚至周芬伶自己也加入寫作的群體,凝聚力相當強烈。

聊起「政大幫」的創作,蕭詒徽欣賞陳柏言的小說《球形祖母》,找到建構世界的獨特方式。陳柏言卻選擇楊佳嫻的散文集《雲和》,雖然內容寫的是師大、台大附近的地理空間,但索居城市中的各種靈光乍現,是他喜愛的書寫類型。楚然喜歡小說家賀景濱《速度的故事》,「他真的是很有幽默感的作家。」廖啟余推薦熊一蘋的作品《超夢》,「在文學上,追溯廢人形象的演變,如此鄉土、而且貫徹廢物對世界的想像,非常哀傷而動人。」

我還是要繼續傷害他 繼續得獎

面對文壇、幫派這些話題,「輕痰讀書會」的成員們,感情多好,多開得起玩笑。不只是亦師亦友,還能互相競爭、分享。

面對文學獎沒獲獎的窘境,一邊囧臉笑,一邊說:「我還是要繼續傷害他,繼續得獎。」

最後,楚然呵呵笑說:「政大幫對我來說最有意義的時候,就是找家教的時候。」

也許文壇、神壇、花壇什麼壇,在他們心裡也比不上「輕痰」讀書會,文學讓朋友們團聚在一起,不是因為比賽,而是出自於對各種文字的喜愛。

分享愈多,愈接近文學的本質。

YJ/攝影

編號:001
學名:蕭詒徽
俗名:地瓜(幼體)/徽徽(成體)/唒唒(伴侶間)
生年:1991
習性:穿女友的衣服、好色、椎名林檎、馬鈴薯燉肉、食量酒量極為巨大但無法將營養留在身上因此體重約49公斤。
分布:石頭火鍋店、居酒屋、人間茶館、可以免費無限加飯的餐廳。
出沒:Tumblr、Facebook Page。
生於台南,成年前居高雄,後賃居台北,現為出版社編輯。曾獲林榮三文學獎、高雄優秀青年文學獎、政治大學道南文學獎等。著有散文集《一千七百種靠近》、《蘇菲旋轉》。
編號:002
學名:廖啟余
俗名:恐怖份子
誕生年:1983
習性:嗜食理論,已排出詩集《解蔽》、小品文集《別裁》,興趣是驚嚇讀者。
分布:各圖書館閱覽架杜威十進位編號180週遭。
出沒:批踢踢ID是monarch918,上站達4025次。
台灣打狗人。作品散見各大報副刊與文學雜誌、年度詩選與《台灣七年級新詩金典》。2013 年獲選前往美國佛蒙特藝術中心。著有詩集《解蔽》(2012)、《別裁》(2017)。
編號:003
學名:陳柏言
俗名:似乎沒有……啊,有時會被認成陳栢青(?)
誕生年:1991
習性:年輕時(?)寫過詩,今轉戰小說,並且不得不入坑論文。最近的工作是閱讀唐代佛書及博物誌。
分布:公館一帶書店,以及樓下小七。
出沒:私人噗浪。不久前嘗試經營medium(但失敗)
高雄鳳山人。政大中文系畢,目前就讀台大中文所博士班。2013 年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組大獎(最後一屆)。連兩年入選《年度小說選》。出版小說集《夕瀑雨》、《球形祖母》。
編號:004
學名:不詳
俗名:楚然
誕生年:199X
習性:把動物看成人。
分布:國家圖書館。
出沒:沒有公休時間的綠洲。
就讀台大台文所,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真相只有一個,但文學內涵不只唯一解。推理小說真是矛盾。曾獲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林榮三文學獎。

大人說.吳佩珍,政大台文所副教授。

1.在文學創作領域上,學生具備哪種特質最能吸引你的注意?
在日常生活中,能見人所未見處,對於題材的切入能出入意表,同時能打破框架,自由思考者。

2.如果有所謂的「文學幫派」,你認為入幫儀式會是什麼?
繳交一篇作品作為入會申請,由「幫內成員」匿名點評,達到門檻者,便予以入會資格。挑戰次數不限。

3.認為理想的文學社群應該是什麼樣子?
社群成員對彼此作品評價需開誠佈公,最好創設同人誌,以提昇創作水平為最終目標。

4.學校所能提供學生創作的環境應具備什麼條件?
刺激學生靈活思考以及理論與邏輯的訓練,以厚實學生創作的養分。

楊隸亞
1984 年 10 月生,台北人。東海大學中文系,成功大學現代文學碩士畢,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等若干獎項。作品散見各報副刊、《印刻文學生活誌》、鏡傳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漢》。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