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 【手寫日記|八月】阿潑

【手寫日記|八月】阿潑

written by 阿潑 2018-08-01
【手寫日記|八月】阿潑

今日日記

2018.8.1 晴

從臉書上看到,今天是原住民日。心中啊了一聲,但又如何呢?不論什麼日,都是365天的某一天。不會因此改變什麼。

倒是今天中央社的專題──限塑16年讓我也啊了一聲同時疑惑:已經16年了啊?!但有什麼差別嗎?大體上感覺不到。

雖然可以理解這種題目是老長官想做的(以前在報社,他也有提過)但16這個數字好曖昧啊,這時候做能幹嘛?但確實是個好專題啦!(可是我也沒空細讀)

資訊超載,日子分分秒秒,都被各種目前判斷不出好壞的資訊霸佔,有心無力。可以理解年輕人為何只用IG。我也希望可以看狗狗圖就好。疲累。可是眼前還有超過5篇英文文獻待看。我真的好討厭英文啊!我討厭到根本看不懂。


2018.8.2 晴

文字作者接案和攤販一樣也要看老天吃飯。或者說是賭一種運氣(旺來?),有時門可羅雀,庭前寂靜冷清,但一旦有人找上門來,後面就跟著一大串──就和我去餐廳一樣,我不愛排隊,都進沒有什麼客人的店,可我只要上門,其他顧客就跟在我後頭進來,這是什麼效應?總之,今天就是這樣的。

一個稿約進來,我推託遲延後,又另一個稿約進來──這是熟識的編輯代為詢問的。「好啦!給他email可我不敢保證有時間寫,我快被柴柴打死了。」柴是我的專欄編輯,我已經把它晾了一個季節。說完,立刻截圖給柴,證明我有記得責任!!但柴立刻發現我的計謀,說我採兩邊逃避策略:推託、閃、躲、飄。

群組名立刻從阿撒不魯的名字,變成「阿潑債務待繳中心」。(哭)


2018.8.3 午後雷陣雨

作為一個重視時間、效率,又節省資源的魔羯座,我看病從不去大醫院,能夠在診所解決的事,就會在診所解決。但這些年,身體狀況似乎已經不是能簡單控制的程度了,去醫院「等待」,幾乎成了日常。

我總是很不耐,又很同情醫院──這也太忙。有次,我看夜診,等到晚上11:30,前後各還有二十人。超級過勞。

因為同理同情,往往不會要求太多,覺得有就好。倒是醫生好友不斷碎唸,要我挑一點,多問一點。想起有次在台大看病,醫生說一句,我講三句,讓他都警覺起來了:「你是醫藥線記者嗎?」

說真的,現代人有的是知識工具,能夠自己做功課的早就做了──我甚至還能自己查病理報告的術語。真的要「折磨」醫生,也是可以,就是不忍心。我有多累,他就比我累。治病這種事,很多時候也是要「佛系」。Amen。

P.S.反倒覺得交通時間花得比較可憎


2018.8.4 午後雨

自從接了正職工作後,寫作變成一件難事。把問題都丟給的白天的工作,或許是藉口,可能早就發現寫作變得艱難又辛苦,我才跑去做個完全不同生活工作也說不定。

但答應的工作,即將出版的書稿,還在進行中卻一點都不想碰,真的很苦惱。

今天起床後,跑去買了早餐後,打開一部電影,電影還沒看完,我又想睡,於是又睡到下午。

原本決定這週末完成的書稿最後一萬字,恐怕又不知何時寫完了……(但九月要出)我的編輯心臟有夠強。


2018.8.5 晴

今天臉書上都是香港同志歌手盧凱彤從高樓墜落,傷重死亡的消息,雖然未被證實,但大家或許都有底,怕是因「久病」自殺了。雖訝異但也多能接受,相關例子太多。除了祝福,誰也無法說什麼,我是這麼想的。

前陣子,朋友對我傾訴前男友酗酒又嚷著要死的事,向我抱怨台灣沒有治療管道。我查了一下,告訴她:是你前男友不想接受治療,不是沒有方法。

但在她心中,前男友是想求生的,只是沒有適合的方法。

我心想:太多人以為心理有問題和生理一樣簡單。於是強調他並不如想像那樣不要太天真。

前幾天朋友緩緩道出前男友死訊,說自已是發現屍體的人。我說,那是他的選擇了,請祝福他,他會很高興是你送他最後一程。我想,我真是的悲觀的人。



2018.8.6 晴

不知不覺,鬼月到了。早上到某個大樓公出時,同事指著廊道盡頭:「有沒有看到?有一個人。」
這廊道的尾端都是暗黑,沒有開燈。我們要進的房間,在暗處的入口。
「不要鬧了。」我說沒有看到。
同事仍一直說:有啦有啦,你看有人啊。
我心想:不是同事八字輕,就是她真的覺得這小學生遊戲很有趣。只好回:好啦,看到了。
誰知房間的燈一開,真的有人在那深處做體操。
why?!!!!!!!!!!!!!!!!!!!!!
「我們上次看到,都被嚇到了。」
我是徹頭徹尾沒感覺。
公出結束,在臉書看到陳文成(?)廣告,暫時不知如何思考這件事。


2018.8.7 晴

因為陳文成話題,也因為看到些資料。台大畢業的同事聊起了學校的歷史,提到陳維昭。
我說我知道。自己的校長名字忘記了,但我記得陳維昭。
「因為大學報時,我跑台大線,把校長名字裡的某個字寫錯,被罰兩百元。」
當時寫錯一個字罰四十,但台大校長名字是兩百。

同事們又提到黨外時期的校園精彩,年輕同事感嘆生不逢時。
「但你有野草莓、太陽花啊。」另一個人說。
「好吧!」
有提到當時有幾個鋒頭健的美(才)女,
「我們有台大五姬!」
新世代真讓人感到沒勁兒(笑)


2018.8.8 晴

今天父親節,從出生,我就是個不太需要父母操心的孩子,不太哭鬧,自己讀書,大致聽話,所以,連聯絡簿都不用看,讓我自己簽名。

唯獨身體,很讓他們煩惱。我是長女,在那個時代,難得全母乳,每天都還有土雞下的雞蛋吃,是我家最被滋補的小孩,但身體最差。

今天父親一早從彰化搭車北上,在我上班打卡時(早上8:10!!)到我辦公室,拿營養品給我。

古有朱自清橘子,今有黃阿潑補品。但我一句感謝都說不出口,只是把老爸趕回去。

晚上買的飲料貼紙寫著:微糖,去冰,爸爸我愛你。


2018.8.9 晴

忙到一種時間無從著地的程度,日記天天遲交。

今天晚下班,想著趕緊去預約洗牙,又慢慢地買晚餐跟信封袋,突然意識到是週四,得趕快去醫院回診。
(竟然忘了!遲了或忘了,又要等到半夜或掛不到)

拎著我還沒喝完的咖啡,衝去醫院,看診前,立刻將沒喝完的飲料丟垃圾桶。我可是看胃病,拿咖啡進去是討罵吧!
但那個記者/作者不犯胃病,又那個記者沒咖啡癮?


2018.8.10 晴

在臉書上看到,今天是國際懶惰日,連蘇貞昌都嚮應,而學妹家的胖貓更攤開肚皮躺床。

而我今天只有看到這2個訊息的時間,忙到無法喘氣,連這日記都是在等車的間縫中寫的,不是快樂的周末日嗎?不是周五嗎?


2018.08.11 晴

所謂水逆,就是連續2個網路銀行APP,都因帳號密碼錯誤被鎖住(問題各異)而我這種數位人感到焦慮,今日去郵局重新申請帳密,再重新設完後竟然又出現錯誤,即將鎖住危機。打客服電話到一半。對方聽不到我的聲音(早先,他也無法理解我的問題)

算了,今天鬼門開。


2018年8月12日 晴

周末回家處理雜事,弟弟一家也回來,平時很怕和小孩相處的我,這時得善盡姑姑的責任,例如放水讓他們洗澡。

這時弟妹發現牆上有蟑螂正在交配,害怕蟑螂的她,這時一邊尖叫一邊讚嘆,還拿手機來拍。我則猶豫是否該拿水沖這小倆口,不知他們受精沒?「這活春宮啊!」因為我們倆都無法殺生,便拿塑膠杯裝起,打算去放生。

卻說,他想讓姪女看蟑螂交配,但姪女才3歲,根本不知蟑螂更不懂交配,只是在我們這些大人的恐懼興奮中,她學會了:蟑螂是可怕的東西,But why?


2018.08.13 晴(午後雨)

最近時常覺得什麼都沒做──應該是說,只做一兩件事,時間就過去了。忙到連讀訊息或看信的時間都沒有,不知是否徒勞,但至少每刻都對得起責任,使命和良心。

晚上去配眼鏡──用眼過度,感覺視力退了。

驗光師很認真,解說得很仔細,但沒說話又慢又溫,我幾度想睡,買東西從來速戰速決的我,花了一個半小時在這裡,真餓啊。


2018.8.14 雨

因為工作,暫停韓文課,但仍繼續看韓劇。我喜歡看不太動腦,也不用常動情緒的日劇,因為看日劇只是練聽力。但是我會看的韓劇通常很嚴肅,有議題,甚至夠寫實。於是下班後,想邊吃飯邊追劇,我就會造成一個後果,不是看著屍體吃飯,就是看著手術中的內臟吃飯,在這方面韓劇真沒有在客氣。


2018.8.15 晴

不知出於何種默契,辦公室同事輪流看牙醫,每天都有人下班趕著看牙,而今天就是我,因為需要根管治療,所以打麻醉,過程中雖無感覺,結束倒有顏面神經失調感。不巧又與人類學後輩有約,於是前半小時,根本望菜興嘆完全無法動筷。

我們吃馬來菜,店員打斷我們談話,認真解說,我忍不住對後輩說:唉,真是多此一舉,雖然你長得像菲律賓原住民,但仍是東南亞專家。

 


2018.8.16 晴

為了放療,今天要開始禁食2周多,幾乎什麼都不能吃,餓到我身心空虛。

聽演講時,忍不住放空,惟獨一個時候清醒,高俊宏說,他去花蓮銅門時野狼機車壞了,太魯閣族巫師說,他身後跟著7個大豹社祖靈,說到這段時,我身邊的感應門突然在無人進出的狀態下打開,真是嚇死我了。


2018.8.17 午後雷陣雨

禁食到了第二天,雖然不斷吃小饅頭喝粉圓冰,仍止不住飢餓,更別說今天工作量有點大,為了彌補生理的餓,我去看了與神同行2,以喝可樂的方式來填補。

雖然bug很多,可是我還是很喜歡故事概念,只是女真和契丹人何以會說現代中文呢?其它問題可以視而不見,但這點不行。然而我還是喜歡梗埋最後的驚喜。


2018.8.18 雨

原本要準備專欄的資料,但昨日工作太累(直到10:00pm還在傳訊)今天根本爬不起來,想辦法覓食後,只想再回頭睡覺(禁食後才發現,什麼食物都加了鹽or奶or蛋,到底怎麼回事,怎麼連超市的罐裝紅豆湯都加鹽?到底讓不讓人活啊!!)

看完牙醫後,騎Ubike亂騎,發現一小吃攤,碰碰運氣,阿姨願意幫我煮用「自來水高湯」做的蔬菜粥,我終於有可吃飽的東西吃了。


2018.8.19 午後雨

有時候常覺得生命中各種莫名的牽引,後來會導向某種路徑,我的各種書寫和工作都是這樣,實在無法說是自己決定的。

不只如此,今天早上在Starbucks讀日文書,才被某些句子困住,想求救時,後頭傳來日文的聲音。原來身後認真讀書的青年是日本人,他正在視訊。

想到前兩天追韓劇,默默想著何時還有時間再學韓語,走出門洗衣服,發現隔壁搬來的室友竟是韓國人……天啊!不要一直受理這種小訂單……我要大的……


2018.8.20 晴

因為生病需要保險,雖然每次扣健保費或繳保費時很痛,但真正需要時,才知道健保的好,保險的重要。

只是我的其中一個保險員非常天兵,她可以每天傳10個長輩圖,但保險資料總是東落西落,永遠需要時間補問、補資料,若不是媽媽的朋友,真想換人。


2018.8.21 晴

因為工作的事,今天和胡淑雯見面,她很關心我的身體並覺得修養很重要,但劈頭卻是問:這工作有那麼重要嗎?意即現在沒什麼比身體重要吧?我想了很久。

昨天半夜修新書文案,傳照片給編輯,雖說被書稿折磨太久,其實對稿子麻木,但看到文案有些不敢相信:啊!這真的是自己寫的東西。


2018.8.22 晴

大部分藝文界人士、媒體人都是貓奴,像我這種愛狗的很少。

我是真愛狗,臉書、IG只追蹤狗消息,半個媒體or名人的粉專都沒,我享受只要上網就能看到狗的喜悅。

但這有好,也有壞,會看到狗的可愛,也會看到他們走失、被傷害。

今天看到被定為搶先看的浪浪別哭的更新。吐司(LuLu)不見了,我記得這隻狗,去年,他失去女主人和狗姐姐,沒想到今天失去男主人還受傷,並成了分屍案的「目擊者」,真不敢想像,希望他早點被找到。


2018.8.23 晴

今天同事做了超好吃牛丼便當給我——起因是同事們絕今天中午訂拿坡里happy一下,但因為我禁食不能吃,同事便為我做我能吃的特製便當,不料,太忙大家連吃飯時間都沒有,只能吃泡麵,而我還是美味的特製便當,真不好意思~


2018.8.24 雨

以前當記者,颱風假從來就與我們無關,當freelancer更不在乎,但現在當上班族就跟著計較這件事。

今天早上到某政府單位排隊進電梯,聽到某人對某人說:「妳怎麼不決定放假,好多縣市都放了!」我一聽轉頭狠狠看著他:「就是說!!」

但他是誰啊?為何有權限?下班回彰化。喔!雨真的好大,看到臉書上豬和狗場淹水真難過。


2018.8.25 (彰化大雨)

今天狂睡一整天,晚上得陪姪子姪女玩,小孩子記憶力很可怕,且會建立某種認知基模,如:乖乖吃飯=姑姑會帶我去便利商店買餅餅,幸好今天下雨。
今天三歲姪女煞有其事將我床邊的玩偶都貼上OK繃並餵奶,讓我噴淚的是,看到我待機畫面上的狗叫出:「小七」,並瘋狂親吻(我的手機),小七走失已快一年,她還記得她——


2018.8.26 雨

因為種種delay,我要在1天半之內校完我21萬字的書搞。

今天的日記就這樣了。

The End.


2018.8.27 午後雨

公司有兩個警衛輪班,只要A上班,我就會收到去便利商店取書的訊息,B上班,我就會收到寄來的書,因此,A說不懂我的書為何不直接寄到公司,而B則每次看到我都嘲笑:「下次會不會來一卡車的書?」有次我說生病了,B回:你看看,就是書讀太多。而A則是只要沒事就在讀書,這是公司櫃檯的風景。


2018.8.28 微雨

從大學開始我就習慣住在台北盆地以南,只要往北車以北移動就覺得自己出了「國」。

每次到榮總看病就有這種感覺,長途跋涉,不知是心理距離遠or生理距離遠,真正的南國人啊我。


2018.8.29 微雨

今天要到榮總,一個閃神在劍潭下車,發現怪怪的(我已經第n次將石牌和劍潭搞混)

看到一輛往榮總的公車立刻跳上,不料卻是反方向,過了長長的高架橋——回到台北城——

只能說,我的方向感真驚人…


 

今天朋友載我到醫院前先上行義路晃晃,還沒上那條路,先提醒我南越的總統阮文紹就住在上頭。

他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前n個月才在轉角國際完成越戰系列文章,尤其著重南越的部分,能這樣意外和歷史之地相見,確實開心。

住院服藥後,沒有什麼副作用,希望保持下去。

today


2018.8.31 陰 微雨

今天有一個人被處死刑了,沒有多少人在乎,我的同溫層裡,讀的是另一個人的死亡。昨晚,
在新聞出現前,我已聽聞,急問:那女兒呢?女兒救到了嗎?而後放下心。那人是在一個充滿愛和溫暖中離開這個世界的吧?從電視上看來,實在太疲倦,這不是他要的生活吧?!

我永遠記得才來上班不久的你,桌上立刻堆滿書,還淹到我們這裡來,我們還說好要合寫香港⋯⋯但這是無法實現的心願的吧?

你知道嗎?我對HK失去興趣囉,我猜你也移情到庫克島吧!它因你而變為我們大家的記憶。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