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厭世求生指南:負能量才是求生王道

厭世求生指南:負能量才是求生王道

written by 陳博臻 2018-11-30
厭世求生指南:負能量才是求生王道

陽光和煦的星期天下午,台北難得毫無令人厭世之感,咖啡店卻坐著以厭世能量維生的黃麗群與豬大爺。黃麗群宛如厭世代表,對談厭世言論的語調高昂,還時常翻個白眼輔以說明,豬大爺則不時因黃麗群的舉動而哈哈大笑。兩人從太宰治的厭世一路展開連結至當代的厭世,進一步討論厭世成為年輕人價值取向的意義。對談過程中,兩人貫徹厭世精神大吐口水,最後還互相分享了厭世片單,共同勾勒厭世時代的求生指南。

遇見太宰治的契機

豬大爺(以下簡稱豬)太宰治的作品是我大學以前在讀的書,有這麼厭世的目標出現在青春期是很酷的事。但過了大學之後,因為生活本身已經夠厭世了,所以不太需要這麼厭世的能量陪伴。我最初看《人間失格》,不過我覺得《津輕》比較有趣,因為那算是他轉變風格前最後一部作品,內容寫他看待故鄉的複雜心情,如果對照他後來的人生,就能連接到他的厭世狀態。

黃麗群(以下簡稱黃)當初開始接觸太宰治並沒有特別的原因,我讀過《小說燈籠》、《御伽草紙》、《人間失格》、《津輕》。我剛好跟你相反,我沒有很喜歡《津輕》,因為我覺得內容有些瑣碎,因此相較於太宰治其他作品,我比較不會重讀那一本。不過《津輕》台灣版封面很漂亮,放在書架上感覺很美。我覺得《小說燈籠》跟《御伽草紙》都不錯,可能是距離產生的美感吧?一個人整天到晚講自己的事情,你卻不覺得特別討厭,這大概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不過如果太宰治是我認識的人,我會覺得很煩。他要是活在臉書時代會非常吵,大家若不理他,他還會標籤你來看。(笑)他如果是我朋友,我會一直跟他講很多正能量的話。希望他加油,有夢想一定能活得很好,這樣他就會更想去死,完成他想快點去死的心願。

 如果太宰治是我認識的人,我會很討厭他。我不會跟他講任何話,我會想說:「你趕快去死!你死了那麼多次都沒死成,你怎麼還不死?」(大吼)你只要想像有人每天在臉書上說要去死,結果都被救起來,你會不會覺得他超級煩?不要再鬧了。我現在冷靜想一想,如果他是我所知道的人,我會對他非常嚴苛。

 確實距離跟年代可以產生美感。現在如果有人一直在臉書發文,看久了很討厭。(笑)

 但也不一定,有些人講自己的故事,你也會覺得津津有味。我們常說太宰治自溺,對我來說,他的自溺帶著對自己很嚴厲的審視,但他無法改變性格與際遇帶給他的困擾,我覺得他的痛苦在這裡。他對自己很嚴厲,但又對自己沒辦法。他是自己的鞭策者,也是自己的縱容者。這兩件事情反覆出現在他的作品中,所以他才會有趣。他不厭惡這個世界,他要解決的不是世界的問題,而是他自己的問題。

 他對自己很嚴厲啊!自我要求的人容易厭世,他是極端正能量而產生的厭世,因為他要一直往前走。

 他矛盾的核心是他自己,他無法讓性格裡的兩個角色握手言和。不過,現在的厭世真的是討厭其他人。

 (笑)因為其他人太可惡了。太宰治的獨特在於他把自己看得很深,每一部作品裡都有他自己的事情或語言,但因為他很了解自己,所以寫出來的作品會讓人產生共感與連結。你不只連結自己的生活,你也可連結太宰治真實生活的樣子,這是有趣之處。

臉書上的厭世風潮

 我覺得現在的厭世有兩個原因。首先,全球的日子都很難過,生存的壓力很大。以前的厭世很多是內因,像我們剛剛談到太宰治無法處理私人生活跟內在的衝突,但我覺得當代厭世的外因也很嚴重。我們面臨經濟萎縮,台灣就業機會跟產業基本上是停滯的。環境機會沒有膨脹,代表年輕人要蹲非常久,才有機會進到下一個階段,不管是就業或生活。

 其次則是社群媒體。很多人認為網路讓人際關係疏離,但我覺得網路讓人際關係過於黏稠。以前人們相處的圈子是分散的,圈與圈之間由節點輕微連結。比方說,我跟你平常生活沒有交集,我可能只會聽到共同朋友說:「我認識一個朋友,他每天都在抱怨。」但臉書出現之後,我們的關係一下子變得很近。我非自願地被黏在關係中,原本相安無事的圈子非自願性地扣合在一起。我們以前不會看到那麼多讓你討厭的人,即使這些討厭的人一直都在:懶惰的人、炫富的人。如今,臉書將所有人打成一鍋,大家互看不順眼。

 這也是臉書有炫耀潮的原因,包括打卡、上傳美食照,大家都在平復這種心境。也就是說,我們面臨一個萎縮的環境,大家卻活在不斷膨脹展演式的生活裡。人不是那麼堅強的動物,你需要花很多修煉跟自我約束,才能夠控制那些負面情緒,否則很容易產生忌妒。我覺得厭世來自於現代人無法處理過於黏稠的人際關係,因此他寧可躲在桌子底下,也不想涉入那種黏稠狀態。

 還有一個原因,這一代生活很困難,但是上面的人會告訴你:我們曾經更困難,為什麼你做不到?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為什麼這麼喜歡吃苦?如果吃苦很棒,我們還在用人力車好嗎?人類進化的本能就是不想吃苦,所以我要發明更好用的工具,更有效率的能源使用。我覺得吃苦這件事情根本就是迷信。

 正是因為這麼荒謬,所以只好厭世。

 還有一件事情:溝通愈來愈無效,因為我們太相信語言跟文字,我們活在充滿符號的環境中。如果我僅透過臉書的文字認識你,那你在我的世界裡永遠是一個懶鬼,但事實上你是一個害羞而謙虛的小孩。有人很常用抒情、呼告的語言表演自己,我們可能真的相信他是這麼地熱情,但事實上那其中卻有其他企圖。我們愈來愈無法分辨了,因為我們愈來愈習慣文字,在漫長的歷史中我們尚未接受這般訓練。

分享私藏的厭世片單

 我真的不想跟任何人講話的時候會腦袋放空地看《神隱少女》。人喜歡在重複的經驗中尋找安全感,所以我會重複看喜歡的東西,不會看新的。另外,我也會看各種恐怖片。沒記錯的話,這是有科學根據的。恐怖片的壓力會轉移掉其他的壓力源,所以我會很快樂地看恐怖片。像《沉默之丘》電影第一集裡面充滿了仇恨,厭世的時候可以感覺一下裡面的超級負能量。

 我是從看了會厭世的角度出發。男性若要看了會厭世,可以看強調女性自強的日劇,比方說《王牌女行員花咲舞》。日本編劇為了強調女性在特定場域很厲害,通常會把所有的男性角色寫成智障,所有的壞人都很蠢。男性看到這些片子會感到厭世。女性如果要厭世的話,可以看催婚片,篠原涼子演了一系列。對我來說,坂元裕二《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是一部很厭世的日劇。劇中角色不只身世很慘,即使他們不斷以正能量地活下去,人生中還會遇到其他困難,這就是最大的厭世。另外,厭世的時候也可以看深夜劇,非常療癒。不過我厭世的時候喜歡看美國影集,日劇有種在上班的感覺。

 對啊,深夜劇《白天的澡堂酒》的天氣永遠都很好,從來沒有陰鬱的下午。

厭世人生的正面思考

 我覺得厭世的反義詞似乎不是正面思考。對我來講,正面思考是假議題,它是表演性的、自戀的、自我沉溺的「入世」。負面思考能力強的人比較適合進化,如果你是一個太正向思考的人,你會暴露在很多危機中。比方說,明明聽到老虎的叫聲,正面思考的人一出去馬上就被老虎吃掉了,但負面思考的人則會想:我還是不要出去好了。

 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這次對談的主題為負能量才是演化的王道。

 對啊,我們現在講的正面思考很常是無法面對現實的自我催眠。

 不過我們需要正能量的人出去給老虎吃,不然老虎就會進來。

 對!好棒喔!我喜歡這個結論,我們需要正能量去餵老虎。

 

黃麗群
政大哲學系畢。曾獲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著有小說集《海邊的房間》、散文集《背後歌》、《感覺有點奢侈的事》,與郭英聲合著《寂境:看見郭英聲》。

豬大爺
以看日劇、寫劇評為副業(但沒賺錢)的平凡上班族,專長是等待下班。經營臉書粉絲專頁「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已長達三年,一事無成,並持續推掉出書邀約,因為懶得寫。最新的座右銘為:人生多苦難,不如躺而安。

紀錄撰文|陳博臻

攝影|陳怡絜


陳博臻
一九九二年生,嘉義人。論文寫不完的厭世研究生,現就讀政大傳播碩士學位學程。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