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永远的美丽少年——陈俊志:我们要抬头挺胸

永远的美丽少年——陈俊志:我们要抬头挺胸

written by 陈俊志 2019-05-17
永远的美丽少年——陈俊志:我们要抬头挺胸
陈俊志一生都在为台湾同志运动努力,到生命最后,仍然有形有款,人见人爱。现在,他曾推动的期待,真的发生了。联文编辑部将琪姐写过的文章重新上刊,在这样的时刻,这位美丽少年一定与我们同在——

那一年农历过年期间,连续来了寒流,整个台北城是无人鬼域。我实在太无聊了,混到彩虹去,蹭一口人气。 果然彩虹亦空城,我索性好整以暇底蒸焗烤箱,泡冷热水大池。舒服的几乎睡着了,水声哗泼,两个黑皮利索台到爆的大姐姐浸到池子里,斜睨了我一眼心想,又是个撞号的死妹子。两个姐姐立刻放得很开,跟着浴室扩音机传来的凤姐的歌声,在大浴池里开起凤飞飞三十五周年演唱会。

波光潋灩,歌声恋情,他们就著浴池的水面,节奏有致的打起拍子。他们唱的是人生。我几乎可以看见,两个可能住在芦洲五股的落翅姐姐,这一世窝在果菜市场扛菜砍猪肉,或在赤焰日头的工地,日复一日做着泥水粗工。他们肯定从少女时代就是彪悍的太妹,人生辛苦,被男人骗了一次又一次。

两个姐姐歌声越来越温柔,载满了时光的爱与痛。 彼此叠声,伴和,宁馨唱出这一世那样难走的同志路上, 谁也忘不了的姊妹情。

三温暖外头,街巷里此起彼落传来爆竹声。像那一年和平东路上2F早趴,警察倾巢而出,开来三辆大警备车,开灯抄场,比当年美丽岛暴动现场还要惨烈,一百多个同志舞客,头上罩着外套遮掩,一个接一个手牵着手鱼贯而行,被押上警备车。和平东路上警车鸣笛凄厉,竟像一串一串索命的爆竹声。

行列中,两个桀骜不逊的妹子,坚持不肯做任何遮掩,一拐一拐互相扶持向前走。 我听到做姐姐的跟妹妹说,我们做女人的,在外面行走,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都要抬头挺胸。从旧Texound到新Texound到2F到Jump,总在最high的电音国歌响起之际,我看到燃烧的火焰,青春无悔著,灵魂燃烧着。

我几乎是颤栗著进入狂喜的状态,就要泪流满面。我是费城里的汤姆汉克斯。我的耳朵,我的身体,就是卡拉斯。Maria Callas。La Mamma Morta。

所有环绕你的事物岂都是血与污泥?
我是神性!我是宽赦!自天堂降临人世 并将人世变为天堂。

我转着转着,转动着这让人晕眩的世界。神的世界。

 

★全文刊载于联合文学杂志389期《情热同志文学史》


文|陈俊志
一九六七年生,纽约市立大学电影研究所毕业。纪录片导演、作家与同志运动参与者。一九九七年以 《不只是喜宴》(与陈明秀合摄)广受瞩目,作品包括《美丽少年》、《玫瑰战争》、《幸福备忘录》、《我的爱滋朋友》、《无偶之家、往事之城》、《酷儿舞台》等多种,筹备十年的巨作《台北爸爸,纽约妈妈》更横跨散文、舞台剧与电影等异质文本。陈俊志长期关注性别议题与人性解放,为当代独立制作纪录片之代表人物。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