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性意思史》的启蒙呼喊:朝向自己的身体,勇敢挺进!

【重点书评】《性意思史》的启蒙呼喊:朝向自己的身体,勇敢挺进!

written by 潘怡帆 2019-10-15
【重点书评】《性意思史》的启蒙呼喊:朝向自己的身体,勇敢挺进!

在萨德《茱丽叶,或喻邪恶的喜乐》的调教、霍桑《红字》的血泪教训、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的渎神狂想、DH 劳伦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的出走、乔伊斯.蒙丝(Joyce Mansour)《呐喊》里暴风雨般的表白……与同婚合法的今天,张亦绚致少女们的《性意思史》,欲作为性启蒙读本是否反到成为复古议题?

「不」,一如两百多年前康德在〈答何谓启蒙〉里,针对人是否「已经启蒙」所提出的坚定回复,但是,「我们的的确确活在一个启蒙的时代。」张亦绚亦借摇滚杂志标题给出同等的答复:「人们都以为性在我们社会无所不在,其实只是裸女图像无所不在而已。」

生在启蒙时代并非已启蒙的保证,裸女图的日常化并非性的解压缩,即使现在女生可以轻松的说出「那一根有什么了不起」,张亦绚仍提请我们注意一种出自于没有洞察力所招致的危险。那是一种自愚,女人把男人去性化,看成是「好爸爸」,与知「性」划清界线,将自我陷落于未成年状态的无知∕辜。由是,启蒙尚未发生,诚如康德所谓「启蒙是人从自我招致的未成年状态中解脱出来。未成年状态指的是缺乏他人的教导,便无法使用自己知性的那种无能。这种未成年状态之所以是自我造成的,原因不在于缺乏知性,而在于缺乏他人的教导就缺乏运用自己知性的决心和勇气。要勇于求知(Sapere Aude)!要有勇气去运用你自己的认知!--这就是启蒙的箴言。」

未启蒙不因缺乏知识,而在于自套「未成年」的枷锁,由于缺乏求知的勇气,张亦绚说:「知识不是重点,只要心智不被打压,求知并不难,我希望完成一个『反打压少女心智』的性心理基础。」这使小说中处处可见知识与知「性」间的对立,不无挑衅地点出知识对性的所知甚微却屡占上风的荒谬:被「软玉温香抱满怀」的词句弄得神魂颠倒的小路易对抱呀吻呀充满反感,认为俗气。懂得自我结扎,摆出身体自主权姿态的母亲其实未登「性的识字班」的殿堂,她用半好不坏的恐怖电锯音,厉声截断路易口无遮拦地开「保险套」的玩笑话。路易与阿仪对A片丝毫不投以异样的眼光,并非因为她们「自由开放」,而是她们事实上从未看过A片,因而毫无概念。国中小女生懂得勒索同学乐捐朋友的堕胎费,她们用自己所知,天真地保护彼此,看在路易的眼底:

「无知,仍如铜墙铁壁围得她们密不透风─做一事哪里等于懂一事?」

「妳有胸部,不见得有胸部意识」

「我们都有乱说的时候。当我们不知道实际上,发生什么事。」……

张亦绚将知识与知道一切二分,让我们看清自己如何用知识掩护无知。当知识被错误地等同于自我认识,成为畸形的人形塑架,最终将取消自我,让知识牵着鼻子走,排除知「性」的可能。这正是苏格拉底通过「美诺疑难」给出的启示:人不会去寻觅他知道的东西,因为他既然知道,就没有必要再寻觅。一旦把A片、保险套、结扎、堕胎等字眼错当成知「性」,便扼杀了继续求知的可能。在这些与快乐无关的知识监护下,只要提及「下面痒」或内裤走光就足以把「性」做掉,换来的是母亲对孩子「往死里打」,公司阿姨对上司小孩面露惊惶且避之惟恐不及。挨打与嫌恶连通了性与不可言,那一刻,路易「听从大人界,不需解释,她就自动驯服,无关对与错,大人对小孩来说,就是权威,是『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的权威。」知识将我们圈捕在「无性」之墙内,讳莫如深的去性化,于是,男人用盒子想像女人的性器,「盒盖可以从脚踝或是膝盖打开」,「有些女人则直到白发,被问及阴蒂,仍然四顾茫然,浑不知它在何方。」

路易精确地感受到围困自身的那道「金色的线」,从而感知言说性的威力,以及反制它的暴力。压倒性的力量使人产生错觉,认为抱紧性知识,将有助于获得无与伦比的权威,与无限度制裁他人的权柄,就像对儿童有意无意的性游戏而横眉竖眼、大呼小叫的炽怒母亲们,对性别拥有绝对分配权的教师,与开性玩笑撩妹的父亲。然而,并非人拥有了性知识,而是性知识监护了人。知识宰制了操弄语言者的想像,掏空他的身体,让他在语汇交替空转的幻影残象中自嗨。由是,言说的暴力不仅向外侵袭,亦向内酸蚀,路易反省:「岂有可能,逃脱语言的电击铁丝网?」

学会保密的路易放弃了对表达的依赖,却察觉沉默处在语言底下的哨兵,她的身体,由是展开了一场自我开发的奇幻之旅。就像斯宾诺莎曾经给予我们的暗示:一旦摆脱束缚,我们甚至不知道身体能做些什么。语言缚绑意义与对象间的教导离形后,路易的身体可比拟最高端的科学研究,在她日复一日的实验与演练中,锻炼出触觉的雷达性与手的稳定度,造就驾轻就熟,上天下地「一点灵」地悠游于宽广无比的众妙之门。路易勇于叩问身体,摆脱知识对她的教导与宰制,察觉关于性的言说「在在显示了我们对性有多么不专精又有多么不准确」,而且还成为绑架身体认识的语言权威与暴力。唯有逃离语言知识的判定勇于向身体求知才能使我们回想起前语言的原初认识,那是当小女孩拽住了妈妈,欢天喜地地说:「妈妈妈妈妈妈!摸妳下面,它会啾啾,啾啾,像小鸟叫一样。摸摸看,妳知不知道妳下面会啾啾啾?」

在语汇进驻之前,在犹豫不决于「快感」或不知该怎么形容而困囿于意义的苦思之前,曾经存在一种直白而纯粹,澄澈且清明的认识的欢愉。那一刻,启蒙已经发生,小女孩冲破未成年的界限,摇身化作自己母亲的教导者。

日后,小女孩或许会走回未成年的「无性」之墙内,就像路易或其他人一样。切勿沮丧!请打开《性意思史》,随它一同敞开身体,逐步卸除缚绑在身上的知识安全扣带,感知小说中的疑惑、狂喜、不屈不挠、挠痒、浮升,让人吹胡子瞪眼睛的不爽,令人滑行无阻却又无一丝寒气的「暖冰」等细腻情感所谱唱的身体礼赞。那将使人一次又一次地鼓起勇气,响应着康德的呼喊,Sapere Aude!朝向自己的身体,勇敢挺进!

幸亏,我们有张亦绚。


《性意思史》,张亦绚,木马文化

《性意思史》,张亦绚,木马文化

性意思史》,张亦绚,木马文化

张亦绚:为什么强调「性」呢,主要是我发现,许多事物,仍因为「性」卡住,但也有另一种相反倾向,所谓「性大于一切」,又造成对其他事物的贬低忽略——这个倾向的副作用,就是例如认为胆怯不可以、保守就坏、羞耻必逐、不确定就不耐烦、哀伤太低级——简言之,就是「感情不可」。我想克服的确实就是对性与感情「两者必择一」的这种方便惯性。——摘自附录〈在性意思间继续摩擦:如果妳我本是双头龙〉

关于性,我们都复杂,也都单纯。

几乎从来没有人提醒我们,注意妳的性在哪里,记得它为何发生,看见它的许多形状、死灭或光亮。我花时间记录过绿豆与黄豆如何长大、有阵子每天都得观察蚕宝宝吃了桑叶没有……为什么,没人用一种说「嗨」的方式让我知道,妳当留意……。妳生命中没有一个性,是与另一个性,一模一样的。它们从不重来,一朝一命。

本书收录四篇小说,成篇最早的〈淫妇不是一天造成的〉,是应《金瓶梅同人志》的邀稿写成,是一篇以兰陵笑笑生《金瓶梅》人物为底的新小说。小说里的潘金莲与白玉莲,都是原来《金瓶梅》中就有的人物。〈四十三层楼〉则是应「字母会」的企画写成,〈性意思史〉既是12篇文本也是一个作品,原是刊在《联合文学》的专栏。〈风流韵事〉延续〈性意思史〉的笔调,算是〈性意思史〉的第二部。张亦绚:「出现在这本小说集中的,是我在心里放了非常多年的素材,也是我非常在乎的东西。」


文|潘怡帆
巴黎第十大学哲学博士,科技部人社中心博士后研究员。研究当代法国哲学与文学理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