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是我的海〉/〈白日出没的月球〉/〈蓝眼睛〉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是我的海〉/〈白日出没的月球〉/〈蓝眼睛〉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11-16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是我的海〉/〈白日出没的月球〉/〈蓝眼睛〉
track04
album_苏打绿同名专辑 2005

〈是我的海〉

被取消的一年,听〈是我的海〉

你知道我不想离开 你知道我有多无奈/如果时间一直走得那么快/我怎么对你依赖
——青峰〈是我的海〉

二〇二〇年或许可以称作被取消的一年。聚会被取消、旅行被取消、日历上填满的行程一一被划上叉叉。此时此景,十分适合回味苏打绿在二〇〇五年的作品——〈是我的海〉,词曲创作皆是青峰。这首歌诞生于SARS期间,而那年也是金旋奖被取消的一年,历史总是意料之外的相似。那时担任第二十届金旋奖总监的青峰,眼看筹备多时的盛会停办,于是写下这首作品。这首歌曲便以无法挽回的心情为基底,青峰的唱腔从一开始的呢喃,到最后的狂吼,完整地呈现出力挽狂澜后的疲惫与绝望。

歌曲的开头以钢琴单调音符的重复,形塑出失落的氛围。歌词写着

这些日子以来 突然间变成一片空白/这段日子是否 沉睡中忽然哭醒过来
太多意外 没想要勉强我感慨/太多困难  会让人害怕看未来

日子呈现空白,正如被取消的事物,呈现出苍白颓惫。哭着从梦里醒来,这样的方式,无疑是一种最心碎的唤醒。首段的歌词,有如直球被最柔软的捕手承接,所有的情绪都没有了掩饰,只剩下无力的失落。之后青峰写着:

是我的海 阳光的下午慢慢感染/当海不蓝 飞起的梦想都变尘埃

海洋一望无际的质地,像是把一切事物都消融了。青峰将日子里的一切都填入这片海中,于是他说「是我的海」,海里的浪涛伴着音符拍打在耳际。阳光看似光明的特色,也被这片海洋慢慢感染,逐渐瓦解、消失。于是起飞的梦想都幻化成尘埃,值得特别说明的是那一届金旋奖的主题是「梦想金旋」,蒙上尘埃的梦想,成了不舍的遗憾。

在最后一段,青峰将一切收束起来,但留下一点体温,我们在疫情中以彼此的温度取暖:

是我的海 寂静的下午默默离开/海也不蓝 转过身不能再宠爱
我多想大声喊 我多不想明白/我只想唱来一些温暖 在我们心里不会腐坏

疫情看似摧毁了一切,许多人事物因此而耽搁甚至不再复返,但青峰用歌声来给这毁坏的世界一些温暖,好让人们心中的信仰不致腐坏。

文|林余佐
嘉义人。国立清华大学中文所博士,现任东海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曾获教育部文艺奖、林荣三文学奖、国艺会出版、创作补助。出版诗集《时序在远方》、《弃之核》。

track05
album_苏打绿专辑《无与伦比的美丽》2007

〈白日出没的月球〉

明明都是浪费

要在青峰写过的百首歌词里择一珍重爱之,割舍无疑是一种困难,偏心又太合乎情理。

但我几乎没怎么犹豫,选了十三年前发表的〈白日出没的月球〉,第一次听,为它神秘宏大又纷忙缀满饰物的剧场感所迷惑,尤其中间一段独白衬著吟唱,超拔于我当时世界观中的「流行歌」,听着也跟着唱,行事历本子后面的MEMO栏都是歌词摘录。后来才知道,里头藏着小王子与他独一无二的玫瑰,狐狸说,你为你的玫瑰花了那么多时间,它才变得那么重要。

其中仿佛化约了一项等式,黑石子般粗砺的语言,穿透萤幕像全身覆满砂纸,但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他唱:「是你浪费在我身上的时间使我变得 如此珍贵 守护得如此珍贵」。

然后他将变得珍贵,很吊诡,明明是浪费。差一点就歪成警世名言,励志宝典,但是青峰只给出隐喻,不让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死去,隔着一层,坏的尽管去坏,他都晓得。

密度,是青峰歌词的一个强特色。而在他这里,密度与朦胧同时发生。

若说他写词如写诗,多是由于他很少走逻辑那条路。余佩真获颁金曲最佳作曲人时说:「我太喜欢你的词了,可是我又不知道你在写什么。」所有看过青峰歌词的人都笑了,至今我也没把握能将「度秒如年难挨的离骚」解释清楚,但是朦胧不可知正成了其中的深邃与层次——即使它有时是修辞性的。

也曾对〈迟到千年〉、〈蝉想〉倾心过,回顾起来总少了点芒刺和复瓣,还是这首写给黑粉们的霸气宣言,能体现苏打绿(亦能延伸至现在的青峰)从地下到商业舞台的一路磕绊曲折。

你听他唱:「没错 你说的全都没错/别顾 哪个谁怎么说/你就 照自己愚蠢过活/这样 走下去绝对不会错 」,鼻腔共鸣那么圆熟,字又那么挑衅,我嫉妒又羡慕他的真假音宛转。那时我在合唱团里错误的进入高音部。那时音乐还没开始串流,实体就是全部,我在西门町五大唱片买了《无与伦比的美丽》。也是文青们都私下偷练青峰手写体的集体经验时光(但「手写」直到我不再练习之后才成为流行),虽然,再听的时机已经有点偏移,无论这首歌究竟说的是回避或迎击,那深信自己将变得珍贵的样子,都太惹眼得招摇着手要我反复播放。

文|李苹芬
有诗集《初醒如飞行》, 生于晚春,现居木栅。

track06
album_苏打绿专辑《陪我歌唱》2008

〈蓝眼睛〉

地平线

其实诗常常很像泡面,把情感事件浓缩后再泡开,那些原始成份被拆分为调味粉及油包,底下一层油炸过的面体,开水一倒,却忽地传来不知何时闻过的香气。

我喜欢〈蓝眼睛〉这首歌,因为「蓝眼睛」一开头就被换成了海,情感对象先被浓缩至眼睛,眼睛又再被海所置换,连续两次的转移。我写诗的时候,越是亲密的对象,我越是迂回;情感越强,越无法直接描述。透过不断的意象转移,原有的强烈情感也好像被慢慢泡开,不再那么个人,有了经转化过后的香气,并让闻者能有各自的感动。

〈蓝眼睛〉以海与海相的变化譬喻情感的波动,虽然有「暴风雨」三字出现,但直到副歌出现之前,词及曲搭配予人平静又抑制的感受,海是「太安静」、「闪著泪」、「闪烁」、「平静地叹息」,种种压抑的动态搭配海洋广大无尽的形象,制造出一种深沉的反差,逐步引导至那「累不累」的结论。

「累不累」后开启了高昂的副歌,在相对华丽的譬喻及修辞间,忽然插入口语式的文字,其实可以有很相辅相成的效果,也可以让读者/听者自晦涩中忽然得到一片清明,而能对整首作品更有体悟。

副歌宛若自海面起飞,以各种方式向前述那片无奈的疲惫之海告别,「冒险」、「走过」、「远走高飞」、动作性的词句让压抑的情绪终于流淌而出,海不再是被直接描写的主角,而是要被离开之处。画面逐渐抽离对海的凝视,我们看到了云烟及彩虹,并且在终于落下的雨中领悟到无边的海「没有地点可以搁浅」。

副歌里,或甚至是整首歌中,我最喜爱的是「地平线」三字。记得宫崎骏曾说《神隐少女》的高潮是千寻与无脸男搭乘海中电车那一段,我想「地平线」就是〈蓝眼睛〉里的海中电车,这三个字孓然出现,没有沾黏任何形容词,在整首歌低沉的静海与昂扬的起飞冒险中画出一道无语,用「地平线」三字本身的力量收纳所有情绪,并接受最终彩虹的一闪即逝。

文|王姿雯
台南出生,台大外文系毕,曾获林荣三文学奖新诗首奖,出版诗集《我会学着让恐惧报数》,是个急性子,但写诗很慢。

■ 2020十一月号|433期  ■

「放一颗星球/在你的眉头/等你开口/再长出宇宙」从第一首作品〈窥〉到苏打绿乐团,再到个人专辑《太空人》与《册叶一:一与一》,同时也为多位歌手作词谱曲。歌手青峰创作诗歌的时间已超过二十年,其诗意之锻造,歌词之崭新,无疑是当今台湾乐坛最独特的声腔。
 
本期重启两天一夜访问形式,邀请青峰的大学教授,现任教清大台文所的诗评家李癸云,与青峰静心做最深入的文学谈话。以及由十二位当代青年诗人自选青峰作品,进行全方位的歌词分析。说著「写出每首歌的当下,我已经死了」,将内心诗意幻化为歌的青峰。或许连他本人也不知道,那些他细心接枝结果,人们热爱着,歌颂著的诗词里究竟藏匿了什么。
 
【本期杂志介绍】

《联合文学杂志》NO.433:青峰两万字长访谈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