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驻站作家 【四月驻站作家】小说 online 接龙:连明伟/张亦绚/邓九云出题!

【四月驻站作家】小说 online 接龙:连明伟/张亦绚/邓九云出题!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1-05-24
【四月驻站作家】小说 online 接龙:连明伟/张亦绚/邓九云出题!
《欢迎光临锡尔帕夏车站:2021 多向文本小说协作计画》3 位参与创作作家:连明伟/张亦绚/邓九云出题!
 
邀请读者一同进行「小说接龙」,创作你的极短篇!选择其中一位作家题目,将作家题目当成开头的第一句,完成一篇 300 字极短篇。由编辑部进行初步评选,再由三位作家评选,各自选出一篇。

「你可以先往前走,没关系」——连明伟老师出题

「你可以先往前走,没关系。」

K 选择让女儿尽快逃离H城,政府宣布容许市民离城期限只剩下十天。

H 城竟被军方改造成全天候智能监控,进行大规模搜捕守护良知真相灵魂,H 城里有六百万市民准备逃离,情势急剧恶化。

K 是呼吸自由空气成长的人,他决定用毕生积蓄买了一张单程车票。

「不要回头看。」K 对女儿说。

K 不能再见女儿哭着笑着木无表情且漂亮的脸,他没机会再见女儿,K 心想目送她安全离开。

「爸。」

女儿渐哭成泪人,她在K眼前竟幻化成已离世妻子年青模样,他已分不清幻象与真实,时空停顿半响,K 让她抱着那无力软弱躯壳。

「爸。我不走。谁照顾你?」

「我会找办法,相信我。」

天空转为暗橙色,女儿已知道那是白色谎话。

文|Koto Toi

危疑之词,拉扯之心,作者在极短的篇幅,承接欲辩难言的缠缚情境,建立一个远景科幻却也如实既视的背景,借由别离,完成深刻的情感。一个家庭,父与女,驻守与逃亡,现在与未来,我们仿佛势必在某一时刻,觉察捏造的谎言,其实是最为沉重的信物。
连明伟
短评

「我是锡尔帕夏车站大厅其中一块的地板,我有话要说……——张亦绚老师出题

我是锡尔帕夏车站的一块地板,我有话要说,但近日积累的鞋印使我狼狈,一片地板必须显得无垢,人们才愿俯身倾听。这里已经很久不被清理了,清扫的工人曾和我熟识,他总在夜里将我刷洗干净,我则为他提供夜归无处用以栖居的板块。理清我的必定先感受我,这是我唯一能予的餽赠。工人总在第一位旅人踏进大厅前离去:双眼扫过地面,身躯弯进暗处。夜里我任凭他将自己的四肢散落,日出一一拾起。

那日工人再无苏醒,经过的人们指责他的失态、却不向前探查。他在我身上蜷曲、僵硬、显得黯淡与沉重。远方鸣笛如雷,人们再也不得知悉,每个深冷的夜晚,他如何用双手把一片与他无关的平面抛光,使得一块大厅地板在人海之间,也有着草地的价值。

文|Square Lee Hemuy

「以地为床」、「倒卧受责」与「为人作嫁」都深有传统,故事的三重性不难理解。但作者赋予了这(不正常地)「见怪不怪」现象,最汹涌的感官性。「四肢散落」代替「躺下」等,给予「地板」奇特适合的「异感」位置,更不要说「抛光」(镜面、工艺)与「草地」(大自然或私产)带来的「颤栗」。这是「所有的普通都被再考虑,所有的夸张都有新意义」的作品,真够地板。
张亦绚
短评

「整晚我们都喝着带有小猪标签的葡萄酒,等着他们终于开着一台崭新的货车来⋯⋯——邓九云老师出题

整晚我们都喝着带有小猪标签的葡萄酒,等着他们终于开着一台崭新的货车来。酒杯早不知道被封在哪个纸箱里,所以索性直接对瓶口喝。

「你以前曾不曾为了想要吸光最后一口珍珠奶茶,很用力用吸管吸那不到一口的量而头晕?」我试着干掉最后一口红酒前时问。

「以前会啊,但几次之后就知道那些都是本来就会有的残余,就不太努力了。」

「本来就会有的残余。」我重复。

他沉默,他不是不说,只是在想要说什么。

「酒就不会吧?酒精就算没喝光,也会自己挥发掉。」

我们坐在铺了白布的沙发上,没有再说其他的话。那瓶有小猪标签的红酒已经见底,瓶底的沟槽中还有残余的红酒。搬家公司重新派的货车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要半小时才会到。对已经搬离彼此配偶栏的我们来说,这三十分钟也是本来就有的残余,正在随着我们的呼吸慢慢挥发掉。

文|宋宁

喝过珍奶的人一定都干过这种事。「红酒」成功平移到「珍珠奶茶」,再道出两人婚姻关系的终点,把「残留」的意象处理得绝妙。
邓九云
短评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