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联文选书 【联文选书】多物种共生的历史回返-伊格言《零度分离》

【联文选书】多物种共生的历史回返-伊格言《零度分离》

written by 林新惠 2021-06-11
【联文选书】多物种共生的历史回返-伊格言《零度分离》

在《人类大历史》,哈拉瑞提到,距今两百万年到一万年前,地球上其实有许多物种的人。就像狮子、老虎、美洲豹,都属于生物学上的「豹属」,当时地球上有许多「种」人,被归纳在「人属」之下:例如直立人、尼安德塔人、鲁道夫人等等。而我们所身为的「智人」,只是当时众多种人的其中一种。换句话说,曾有一段时间,是「智人」和其他许多「和智人相似的人」共存于地球。

这段历史让人联想到《零度分离》所构想的未来,一个许多「类人生物」共同存在的未来。在《零度分离》的世界中,人类和生化人、AI,以及众多由「类神经生物」演化成的各式各样「类人」共存。「类神经生物」是能够模仿特定生物中枢神经的一组系统。小说中,鲸豚学家Shepresa(人类),为了和虎鲸沟通,而在自己脑内植入模仿虎鲸神经系统的「类神经生物」。从此,Shepresa的人类神经模组和虎鲸的神经系统相互缠绕,使得她也不再是「很纯」的人类,而是介于虎鲸与人类之间的「类人生物」。

又或者,当类神经生物模仿的对象是人类,它也将演化出类似,甚至超越人的思维模式——这正是小说中的Phantom。Phantom不是AI,不是一组程式,而是一团神经系统。这团神经系统演化出意识,并且尝试创造更多像它自身一样的意识体。

当人类不再是地球上唯一一个「人模人样」的物种,伦理问题便随之而来。相较于大量科幻着墨于「人和仿人的差异」,《零度分离》更着墨于「罪恶的艰难」。例如前述的Phantom被人类「定罪」,原因是它集结多个意识体「谋反」人类,但是Phantom的自白却逼着我们反省「犯罪」和「谋反」的依准是如何地人类中心。又或者,如果人能借由类神经生物而进入另一个梦境般的世界,在其中犯下的窃盗和诈骗,到底算不算犯罪呢?

或许我们正不断逼近这些难解的问题。就如同《人类大历史》最末,哈拉瑞指出,人类未来将与基因改造、赛伯格、以及人工智慧共存。这是历史的回返:多种类人生物共存的未来世界,就像百万年前尚存多种人种的地球。然而不同的是,智人并未创造出直立人和尼安德塔人,但是从今而后将与我们共存的类人物种,都是由我们创造的。而如此开展的历史,或许将是《零度分离》所言的「于神意之外造史」。

⊕书籍资讯:

《零度分离》,伊格言,麦田出版

「噬梦人宇宙」来了!
神秘的事件、难以靠近的心智、不可思议的犯罪……
一部荡气回肠,重新划定小说疆界的小说

《零度分离》从人的终末到物种的纠缠,都碰触广义的后人类问题。令人着迷的是,他的大哉问一面质疑、解构人的存在与意义,但同时又指向一种古典的关怀,那就是如何度量(后)人类时代的亲密关系,如何辩证爱与亲情及其逆反——背叛——的定义。恰是在这样的主题上,《零度分离》的后人类叙事带来了对自身零度分离的挑战。

⊕延伸阅读:

《我,机器人》,艾西莫夫/著,叶李华/译,猫头鹰出版

《零度分离》的访谈录形式,让世界观退为远景,近景则是类人物种和访谈者的交辩。这种形式让人想起《我,机器人》,其中也以一位机器人心理学家的访谈串连所有故事,并让读者无法直视未来世界,只能从人和机器人的互动中略窥一二。沿着访谈的轴线,《我,机器人》带出的,是机器人(类人物种)的演化:从笨重而不会说话,到介于人机之间的模糊地带。演化拉出了历史的轴线,而当轴线到达端点,我们也许都会记得那受访者的感叹:「故事讲完了。⋯⋯你将会看到下一波的发展。」

新书资讯员|林新惠

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博士生。著有小说集《瑕疵人型》。硕士论文《拼装主体:台湾当代小说的赛伯格阅读》获台湾文学馆年度杰出硕士论文奖。曾任《联合文学》杂志编辑。研究主攻科技人文、生态人文。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