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短篇小说首奖】你好,我是外送员

【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短篇小说首奖】你好,我是外送员

written by 江柏学 2021-07-01
【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短篇小说首奖】你好,我是外送员

卢韦志以〈广告人〉这篇短篇小说获得二〇二〇年高雄青年文学奖十九岁至三十岁组首奖,在颁奖典礼上,说自己是在外送之余获取的灵感,因而完成这篇小说,当然档案夹里还有更多小说仍处于未完成的状态。

外送途中的灵感来源

「广告人」是什么?卢韦志说〈广告人〉的剧情设定,是来自那些路边拿着广告招牌的「招牌人」,他们通常举著建商的广告招牌。台湾因法律缘故,不让建商在各处就地放置广告,否则就会被当成大型垃圾处理,因此促成了这份工作,这一群人为了糊口面临成天的风吹日晒。外送员因工作性质常会在路边看到招牌人,多数人首先会注意到广告上的讯息;不管是被上面的标价吓坏,还是受到漂亮的房产吸引。他发现很少人会在意那些在路边的人,「我有时候会想着这些人在想些什么,或许就是促成〈广告人〉这篇小说诞生的原因。」

此外,他坦承「广告人」其实是自己另外一篇未完成的长篇小说角色,那是一个全身凌乱刺青都是广告的角色,只要有人使用手机、相机对其拍照,就会中一个病毒,以此发动一个恐怖攻击。但卢韦志还未能利用这个角色做些什么,结果那篇小说就胎死腹中,现在想想觉得非常可惜。

 

热爱阅读科幻悬疑类作品

卢韦志平时有一份固定的设计工作,外送是兼职,他十分珍惜停车时一边等餐点做好准备领取,一边读书的时间,通常工作回到家已非常疲累,为了避免自己耍废太久而怠惰,他设计了一个小程式,能在固定时间强制关闭电脑,限制上网时间。

他总为生存而忙碌,宣称自己生活体验非常少,对于文学的理解大多建立在阅读上,闲暇无事就会去图书馆借书来看:威廉・布洛斯《裸体午餐》、雷.布莱伯利《图案人》、乔治・威尔斯《时间机器》、以撒・艾西莫夫⋯⋯等,随口举例都是当代名家的经典之作。他特爱科幻、悬疑类的作品,比如Cyberpunk,尤其推崇威廉‧吉布森,卢韦志欣赏他的创作风格,认为《神经唤术士》系列(台湾目前没有翻译全系列)是科幻创作的转捩点,这位大师作品的诞生,让科幻作品原本象征科技为人类带来幸福的未来,转向科技反而为人类带来不幸的谕示。

他嗜读小说,会把喜欢的段落摘录进笔记本,而他选择以小说作为文学表达方式的原因:「曹雪芹《红楼梦》直接把食谱写进书中,威廉‧布洛斯的《裸体午餐》有细腻的幻觉和吸毒过程的描写,大多数我们已知的世界名著也多半是小说。小说本身就是一种包容性很高的文学体裁。」除此之外,他尝试写过一些短诗,自嘲内容不忍卒睹。

 

文字是故事的载体之一

卢韦志从国中开始尝试创作,养成每天至少书写一至两小时的习惯。写作对他而言,比起漫画、电影、动画等载体,几乎能说是满足故事型创作最简单的形式。如果有一天不写小说,也许会回头重新学写游戏,游戏和小说都是透过说故事的方式让人获得乐趣,只是小说叙事多半是线性,游戏的剧情则是呈现碎片化,或许后者更适合现代人受到网路速食化结果的需求。

他自谦过去的作品都不算成熟,即使现在以〈广告人〉得到肯定,依然不够自信认为自己能完全掌握到创作小说的精髓,他对于小说的样态有自己的理想呈现,认为失去「故事」的小说,难以算是小说,因此他为了精进创作能力,加入一些创作社团,可惜有的社团多半只是在讨论写作技法,对于作品的讨论很少,即使是非常优秀的创作者,他们的作品也不太有人回应,寻找读者似乎变成写作者一件沉重的事情。

 

跳脱同温层的深入观察

而这样「边缘」的状态也像是他在〈广告人〉里的处境投射,「我察觉到广告与人类的联系,其实已经逐渐超越人与人的联系了。」卢韦志观察社群网站演算法,会根据人的搜寻和关注的粉专,推荐共同朋友关注的东西,借此传送适合你的广告资讯,如此引来的对象多半都是所谓的同温层,对于人的联系反而愈来愈疏离,于是渐渐的更无法从同温层跳脱。

或许就是这个缘故,小说中的主角被演算法认定是那样的边缘人,所以被授予了广告人的工作,尽管主角是一个在社群网站中拒绝广告出现的人。故事角色变成一个行走的活动广告,失业多时突然得到一份被强制规定的「工作」,这对他的人生到底是好还是坏?即使是创造小说的人也没有头绪。

 

无止尽的创作欲望

除了轻科幻这样的创作类型,卢韦志也很关注骇客和资安的题材,希望有天能创作出一部以骇客为元素的架空历史小说。他发现,或许受限于创作者本身的经历和读者需求,关于骇客资安类的作品极少,即便有也多是出现在电影、影集之类。他定期蒐集资安方面的资料,当作写作参考,虽然蒐集资料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写作本身了(笑)。

至于写小说的目的,卢韦志并没有试图借由创作来达成什么目标,写作动机最初都是单纯的创作欲望,只是后来在过程中专注于修复小说细节,致力完成一部作品,最后有人读过且喜欢就令人满足了。他的终极目标是创造出没有人写过的作品,里面有令人反省思考的东西,要是能顺便换取粮食就更好了。当然这个距离这个终极目标还很遥远,多数人的写作也都是一条漫漫无止尽的道路。

✒ 109年高雄青年文学奖︱19-30岁组︱短篇小说类︱首奖︱西门剣圣〈广告人〉

得奖作品欣赏:https://reurl.cc/MZ9pRL

【109年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之一】

高雄青年文学奖是专属于年轻创作者的文学奖,参赛类组有新诗、散文、短篇小说与图像文学类,每年皆网罗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在这一系列的企划中,我们将带大家认识四位不同类组的得奖者,听他们聊聊自己的生活与创作,谈谈在这个变动的时代中,书写对于每一个人的独特意义。

采访撰文|江柏学
现任《联合文学》杂志资深编辑。

✒ 110年高雄青年文学奖热烈征件中!

专属于青年的文学奖开跑啦,今年主题「异质边界:创作的想像空间」,邀请大家用创作突破极限,开展更辽阔的文学旅程。

即日起至9/30(四)止,欢迎年轻的创作好手踊跃投稿!

■ 征件详情:https://www.ksml.edu.tw/ksylaward/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