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三月编辑室报告|可怜兮兮地 drive my car

三月编辑室报告|可怜兮兮地 drive my car

written by 王聪威 2022-03-03
三月编辑室报告|可怜兮兮地 drive my car

滨口竜介的《在车上》于台湾正式上映前,举办了一场试映会,电影公司邀请各大媒体和许多作家,朋友 k 也去了。他大我几岁,出版过两本自费诗集,在这个圈子里算不上有名气。

散场后,他打电话约我出来喝酒,一边喝兑滚水的烧酌一边说:「村上春树这家伙大概是中年危机持续得严重,你知道他以前在哪里写过,他年轻时其实是不爱开车的,还说了很多开车的坏话,所以在日本根本不打算考驾照,是为了要去国外旅行,才勉为其难地考了驾照,在义大利买了辆二手飞雅特一类的,没想到后来变得很爱开车,然后才有资格摆出一副『Baby you can drive my car』可怜兮兮的感觉。」

老实说,我觉得 k 才中年欲求不满,他老借着看试片把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话说回来,要说开车的话,女人真的是很会开车,我这辈子遇过最会开车的三个人,全部都是女的,以前不是流行开改装的喜美小车吗?」k 说,「有一次其中一位,大概 20 多年前,载着我在高速公路狂飙,下著密密麻麻的雨那时,大概差五公分就会死的能见度吧。」

「她干嘛载你在高速公路上狂飙?」我说。

「我跟她说,我失恋了啊,载我去跑跑,去哪都行。当时我爱上的女人是一个瘦瘦高高,全身散发妖艳气息的女人,不幸的是,刚好是朋友的新妻。」

果然不出所料,他真的从以前就是烂人。

「懂得开快车的女人真是温柔啊。」像一句废话似地,他下了这样的结论。

■ 2022 三月号|449 期  ■

人的日常与表演,诉说与聆听,向来是滨口作品里的母题之一,本期特别以近六十页的庞大篇幅,探究这位导演的电影语言与影史定位,剧中剧《凡尼亚舅舅》读法,《在车上》的语言与角色分析,专访该片台湾演员袁子芸,更特邀日本作家柴崎友香谈及对作品改编的想法,并延伸探讨《偶然与想像》、《欢乐时光》等过往作品。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