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福尔摩斯宇宙的源起 六大必追案件(暴雷注意!)

【当月精选】福尔摩斯宇宙的源起 六大必追案件(暴雷注意!)

written by 路那 2022-05-09
【当月精选】福尔摩斯宇宙的源起 六大必追案件(暴雷注意!)

首部福尔摩斯登场作品 血字的研究

今日已成侦探代名词的福尔摩斯,首次登场即是在《血字的研究》中。本篇亦引介了福尔摩斯助手兼传记作家约翰.华生、两人的住居「贝克街 221B」与苏格兰场警探雷斯垂德与葛雷格森等固定班底。此外,华生亦对福尔摩斯的侦探方法与知识范畴提出了初步的描述,可以说是奠定福尔摩斯系列作相关设定的基底。加以故事本身引人入胜,有鉴于此,本作的历史地位可说难以动摇。

小说分为两部,第一部由华生医师以回忆录的形式,讲述他与福尔摩斯相识,并在苏格兰警场的邀请下,联手侦破劳伦斯顿花园街三号空屋血案的故事。此案特殊之处,不仅在于死者为美国人,更在于案发地点的墙上以死者的血写着「RACHE」一字。福尔摩斯巧妙地运用其演绎法,大体勾勒出犯人的形貌,并在第二名死者出现后,设下陷阱,逮到真凶。第二部即为凶手杰弗逊.霍普自述他为何奔波迢迢千里,由美国到英国犯下这两起凶案的理由,而这则牵涉到霍普在美国的冒险经历。换言之,以双重回忆录的形式写就的《血字的研究》,实际上包含了两则故事:侦探与冒险。研究者普遍认为,这个泾渭分明的段落区分,展示了推理小说由早期的短篇转向中长篇发展的轨迹。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柯南.道尔在写作当时,贝克街尚未出现 221 号的门牌号码,然而他在作品中却详尽地介绍了 221B 周遭的环境,使得日后 221B 到底位于何处,成了福学家与相关团体争执不休的焦点。另一方面,也有福学家好奇于推理史上最重要的引介人,也就是在本篇中介绍华生与福尔摩斯认识的史坦福,之后到底干什么去了?你觉得呢?

打败福尔摩斯的那位女士 波西米亚的丑闻

福尔摩斯与华生这对搭档在许多层面上截然相反。举例而言,福尔摩斯以逻辑自诩,而认为华生正是「普通人的典范」。在涉及异性时也同样如此:福尔摩斯不只一次调侃华生对美丽女性的「欣赏」,而华生本人在坦然承认之余,则忧心于福尔摩斯对异性兴趣缺缺,且颇有侮蔑之意的态度。

华生的担忧,在一八八八年得到了缓解。三月二十日晚上,自称为冯・克拉姆伯爵的波西米亚国王来到贝克街,要求福尔摩斯为他拿回在艾琳.艾德勒手上「不谨慎的照片」,以免危及他的婚约。在华生的协助下,福尔摩斯制造了几场意外,借由「人在危难时会确认自己贵重物品」的心理,查明照片的所在。然而福尔摩斯此后却在艾德勒手上大败而归:他不仅没有拿到照片,艾德勒更早已查明其计谋,并与新婚丈夫先一步离开英国,可谓大侦探的彻底失败。

由于此一失败令人印象深刻,导致许多人认为福尔摩斯之所以将艾德勒称为「那位女士(The Woman)」是因他难得的被击败了。然而若细究福尔摩斯探案,他在〈五枚橘籽〉、〈黄色脸孔〉与〈工程师拇指案〉中都难称成功。换言之,艾德勒之所以令福尔摩斯难以忘怀,不只在于她「打败」了他。事实上,由福尔摩斯对国王意有所指的「就我所了解,她的确与陛下您的阶层完全不同」一语,可发现他对艾德勒品行的评价也较国王为高。无论如何,福尔摩斯对艾德勒的另眼相看,使得她成为福尔摩斯系列人物中罕见的只在单篇中登场,却在每一部改编/衍伸作品中均占有一席之地(同时形象也被疯狂魔改)的角色。

身为英国政府的名侦探哥哥 希腊译员

在本篇中,福尔摩斯向华生引介了哥哥麦考夫。由于此前福尔摩斯绝口不提他的家人,因此华生还以为他是个孤儿呢!奇怪的是,华生没有追问福尔摩斯为什么到了现在才提起他的家人,反倒质疑起福尔摩斯说麦考夫的观察力比他更强一事。对此,福尔摩斯解释道,尽管麦考夫的观察力比起侦探本人更为细致敏锐,但他却极端地厌恶耗费精力以查证的步骤,因此他不像福尔摩斯般以侦探为职业,而为公众所知。之后,福尔摩斯带着华生散步到麦考夫常驻的第欧根尼俱乐部。这个以安静与隐私为最高宗旨的俱乐部,发起人之一正是麦考夫。

三人碰面后,福尔摩斯兄弟一搭一唱,再度表演了一次惊人的观察术,从而使华生承认福尔摩斯对其兄的赞誉并非空穴来风。此时,麦考夫提到邻居的希腊语学者涉入了一场神祕事件,希望能请夏洛克帮忙查出事件真相。

尽管故事的主体围绕在希腊语翻译遭遇到了什么事件上,然而本篇作为福尔摩斯故事,最有魅力的地方却是夏洛克的哥哥麦考夫的登场。小说中福尔摩斯难得地自叙身世、兄弟俩人斗智,以及令人向往的第欧根尼俱乐部等桥段,在日后的各式改编中无不被发扬得淋漓尽致。麦考夫另在〈最后一案〉、〈空屋〉与〈布鲁士-巴丁登计画〉三篇中登场。在本篇登场时,夏洛克介绍麦考夫「在英国政府担任小小的职位」,到了〈布鲁士-巴丁登计画〉时,才坦承麦考夫「偶尔就是英国政府」,并解释他当时和华生还没有熟悉到可以透露麦考夫职位的地步。相信麦考夫应该会很满意自家弟弟的谨慎态度吧?!

牠那张著的嘴里向外喷着火,眼睛也亮得像冒火一样……那个突然由浓雾中向我们窜过来的黑色躯体,那张狰狞的狗脸,就是疯子在最奇怪的梦里也不会看到比这家伙更凶恶、更可怕和更像魔鬼的东西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福尔摩斯的毒瘾及华生成谜的婚姻 四签名

一八八八或一八八九年,玛莉.摩斯坦小姐抵达贝克街,讲述奇特的故事:一八七八年,她父亲在伦敦神秘失踪;一八八二年,玛莉回复了一则神秘广告,此后每年会收到一颗珍珠。现下,她又收到了一封要求她前往赖森剧院会面的信件。接二连三的神秘事件,让福尔摩斯深感兴趣。一行人在指定时间抵达指定地点后,得知了关于珍珠的真相。原来,玛莉的父亲和同僚薛豆少校在印度发现了宝藏,珍珠正是宝藏的一部分。发信的则是薛豆少校之子赛弟奥斯,邀请她来分配宝藏。然而当一行人前往宝藏所在地、赛弟奥斯双胞兄弟巴萨隆谬的住所时,却发现巴萨隆谬已被害身亡。谁是凶手?为了什么?玛莉能顺利取回她的宝藏吗?

本作最为人熟悉的便是引出了「百分之七的溶液」,即福尔摩斯注射古柯碱与吗啡的恶习。此外,福尔摩斯对华生已逝兄长的推理,与他所撰写的烟灰等专业论文,亦是令人津津乐道的名场面。至于后来成为华生夫人的玛莉.摩斯坦小姐,则自此成为福学中一个难解的谜:举例而言,从本作中,可得知两人的婚姻缔结于一八八八或八九年,然而在一八八七年发生的〈单身贵族探案〉中,华生却表示这个案件发生于「我自己婚礼前的几个礼拜」;同年的〈五枚橘籽〉案中,华生则说他妻子前去探往母亲,因此他又回到贝克街旧居。然而从本作中,可知玛莉的父母均已双亡。那么,难道一八八七年的华生夫人不是玛莉?又比如,我们熟知的华生名为约翰.H,然而在〈歪嘴的人〉中,华生的妻子却叫他詹姆斯。华生到底有几位妻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这些都成了福学家迄今仍孜孜矻矻研究的谜团。

比莫里亚蒂更想杀死福尔摩斯的作者 最后一案

一八九三年十二月,热爱福尔摩斯的读者陷入了震惊之中:华生沉痛地宣布了其挚友在一八九一年五月的死亡。为了与有「犯罪界的拿破仑」之称的莫里亚蒂教授对决,福尔摩斯与华生远行至瑞士。最终,华生在莱茵巴赫瀑布的山径上被支开。他返回时,只看到福尔摩斯留下的书信、手杖与搏斗至双双落水的痕迹。

尽管莫里亚蒂教授在本作中才首次登场,然而甫登场便一鸣惊人的「功绩」,使他一下子便超越了所有福尔摩斯曾对决过的恶棍与凶手。最大的疑点在于,假使莫里亚蒂教授确然是这样一个顶级罪犯,那么为何福尔摩斯此前的探案中从未提过他?对此,道尔给出了一个精彩的理由,那便是莫里亚蒂本人从不犯法,他只提供巧妙无比的计划,因而就连福尔摩斯也难以肯定此人的存在。本作中福尔摩斯与莫里亚蒂仅有的两次会面,为日后无数的改编奠定了基础。

众所周知的是,即使道尔因福尔摩斯系列探案而声名大噪,然而他其实愈发痛恨这个盖过了自身的伟大形象。道尔在本作中杀死福尔摩斯的执著,堪比莫里亚蒂教授本人。在实际动手前,道尔曾写信告知母亲他的渴望,老道尔夫人的回应则是「你不会!你不能!你不行!」。显然,老道尔夫人的激烈反应不过是读者的先行。本作出版后,英国有两万《海滨杂志》的订户取消订阅以表抗议,美国则组织了「让福尔摩斯活着!」俱乐部。柯南.道尔抵抗了整整十年,终于在一九○一年发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让华生再次登场,回忆他与福尔摩斯仍在世时一同侦办的神秘案件。尽管本作堪称福尔摩斯系列的经典,但读者并不全然满意-他们要的不是侦探昨日的幻影,而是奇蹟般的复生。

回归的首次案件 空屋

一九○三年,广大福迷们的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在美国出版商捧著五千美金换一短篇的重金恳求下,道尔终于顺应民意,指出尽管华生悲恸不已,但他毕竟未曾亲眼见证福尔摩斯的坠落。作为福尔摩斯从死亡中回归的重要短篇〈空屋〉于是现身了。

在这篇小说中,华生回忆了一八九四年春天发生的艾德尔命案。尽管距离福尔摩斯的「失踪」已近三年,但华生依旧怀有对奇特案件的兴趣。他像一般好奇的民众一样,下班后走到命案现场观望。此时,他撞到了一个抱着书的老人,老好人华生当然连连致歉。没想到,之后他竟又在自己家中看到那位老人。当他询问老人来意时,不过稍稍一个视线的挪移,福尔摩斯竟就在他眼前现身了!挚友的死而复生太过刺激,华生当场晕倒在地。

福尔摩斯为何突然现身?他又是如何死里逃生?原来,福尔摩斯在搏斗中侥幸胜出,而他之所以假死的理由,则是希望能自由行动,以剿灭莫里亚蒂的同伙。此次现身,除了艾德尔案引发他的兴趣之外,也是想再次和华生一同行动。当日晚上九点,两人结伴到了贝克街旧居的对面空屋进行埋伏,最终成功地捕获莫里亚蒂的左右手莫伦上校,同时指出他正是该为艾德尔案负责的凶手。到了〈空屋〉,福尔摩斯宇宙的重要人物业已登场。此后,福尔摩斯除了不吝于让华生泄漏更多他与莫里亚蒂的交手外,也能愉快地「再一次自由献身于研究调查复杂的伦敦生活中所充满的有趣小问题」了。

文|路那
台大台文所博士、台湾推理作家协会成员、疑案办副主编、推理评论家。投身推理小说研究多年,导读与评论作品散见书籍与网路。热爱谜团但拙于推理,最大的幸福是藏身于故事里,希望终生不会失去阅读的热情。

插画|61CHI

■ 2022 五月号|451 期  ■

本次「伦敦杀人观光」导览,敦请登场人物带路导览,走过《福尔摩斯探案》中的伦敦地景,您无需花费大量时间自己找出这些传奇案件发生的地点,只要您订购本导览,即可体验诸多犯罪手法、侦查技巧,并欣赏大量福尔摩斯的改编作品,聆听东西方的福尔摩斯对话,更可沉浸在维多利亚的时代氛围里。一起追随神探的脚步吧!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