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甜焦味/陈玉蓉

【重点书评】《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甜焦味/陈玉蓉

written by 邓九云 2018-07-10
【重点书评】《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甜焦味/陈玉蓉

真想不通他怎么知道那个女孩是小偷呢? 李先生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台小推车,至少我没看过。他就愣愣地捧著一小包栗子走来,说,刚炒好的尝尝看。好像我们每天都这样说话一般。他低头呢喃了一句,小心那女孩。就甩著拖鞋走了。我转头看他说的那女孩,披散著长发盖住了大半张脸,手里紧抓着七八件胸罩,还继续往花车里头翻。

「要不要先试穿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看。」
「33A 吧? 这件卖得很好,试试看。」
「这样看就知道了?」
「阿姨卖胸罩卖一辈子了,什么胸部我不知道。妳进去试,穿完我帮妳看。」
「啊? 看什么?」
「看妳有没有穿好啊。」

小姑娘手上的胸罩堆,有一件E 罩杯的,我正准备开口说拿错了吧,她顺势把它叠进怀中那几件里,我就不说话了。她背着包包进了更衣室,我在外面随手读起中午吃饭垫在桌上的报纸,一块红烧鸡的汤汁沾上女明星的大长腿上,标题写着,某某名模甩开家暴前夫,桃花开满地。

「阿姨,我好了……?」
「好,我进来了。」

女孩的胸型就是标准的清纯贫乳,我正准备上前帮她调整,她往后退了一步,拨了拨披散胸前的头发。

「我不喜欢人家碰我。」
「要不要阿姨找一些有衬垫的,会看起来丰满些?」
「干嘛要丰满,我只是不想看起来没穿内衣就好。」

墙上挂着她刚脱下的内衣,黄黄皱皱的学生型号。是啊是啊,无论大小都有自己的市场。什么市场? 语气里那股不悦。真不懂啊? 妳胸型漂亮,不穿最好看啦。我退出更衣间,她继续在里面耗。我把报纸翻过来继续看,百货周年庆抗皱商品大集合。她探出头,用帘子裹着身说,阿姨,我只要一件,特价的那个,其他的我都留在更衣室里。

她走后,直到下一个客人来我才进去收拾,果然那件E罩杯大红蕾丝的不见了。她要偷给谁穿呢? 她妈吗? 有这么大奶的妈妈怎么生个33A 的女儿呢? 我边想边随手抓起桌上那袋栗子,打开一看,每个全光溜溜的,皮都给剥好了。李先生说对了,小偷啊! 怎么不小心点呢?

心里就这么结著一个疙瘩直到天黑,女儿来给我送晚饭了。汤面在塑胶袋里全糊成一坨,她说早知道应该买干面的,只是怕我想喝汤。我说算了,也不饿,还是吃一点不要浪费。用筷子使劲把面分开,挑起葱啊肉末的尝尝味道。她从包里拿出一盒沙拉,抓着手机爱吃不吃的。

「光吃些草怎么能饱?」
「就是不要饱,我胖了嘛。」

这姑娘哪里胖,手脚细细的像发育不良。妳没遗传到我,不会胖的。她歪嘴笑了,说,想遗传还遗传不到呢,我妈要有妳那么丰满的屁股遗传给我多好啊。她是我前夫的女儿,五岁跟着我跑,她爸真不知死去哪,反正活的死的也没人想知道。她从小跟我在菜市场卖内衣,看最多的就是婆妈们松垮的乳房,还有对面的鸡肉摊每天现场杀鸡。

「对了,今天被偷了一件内衣。」
「小偷? 男的?」
「一个女孩,看起来跟妳差不多大。」
「有抓到人吗?」
「没,就让她拿走了。」
「拿走? 为什么啊? 要报警啊,内衣贼!」
「我看她也不是自己要穿的。」
「啊? 偷就是偷,管她要不要穿。」
「我就一直想啊,不需要的东西偷来干嘛?」
「我怎么知道。」
「所以我看她怪可怜的。」
「妈妳脑袋秀斗了。」

她敲了我的头一下,我勉强再吃了一口面糊。别吃了,我帮妳去买咸水鸡好不好? 不要,咸水鸡好老咬不动,下午我吃了一包栗子,不饿。

「栗子?」
「嗯,栗子。」
「糖炒栗子?」
「嗯,糖炒栗子。」

「买的?」
「送的。」
「门口那个李伯伯啊?」
「嗯。」

女儿鬼祟地难得放下手机,走到门口张望了街角的栗子摊。一下又大摇大摆地晃回来。妈,我们这店舖有两年多了吧? 嗯啊。妳和李伯伯是不是从没讲过话啊? 要讲什么,满山满口堆著奶罩,大男人怎么好意思靠近。这么说也是,不过那个李伯伯我看得蛮顺眼的,炒栗子炒得很带劲,门口花车上的内衣是不是闻起来都糖糖甜甜的啊? 我懒得理她,自己都顾不好了还管我,上了大学也没见过有男同学一起玩,她的说法也是,到处都是胸罩,男生怎么敢来找我。那你们不会去外面玩啊,去去去。妈,妳怎么知道我没有在外面玩呢? 去去去,帮我买咸水鸡,多一点青菜啊。什么糖糖甜甜的。

「不过啊,我有几次看见那个李伯伯带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小女孩。是不是他的女儿啊?」
「如果是女儿也太有福气了,老来得子耶。」
「还那么小有什么福气,麻烦死了。像我这样长成了亭亭玉立才好,还可以帮妳买晚餐呢。」
「诶,我新进了几款内衣,花色比较好看,先去挑挑,妳的尺寸很快就卖完了。」
「妈⋯⋯」她往花车里面翻了翻,「妳说我的胸部还有机会再长大点吗?」
「不用长大! 妳没听过最美的胸部比例就是34B 吗? 这件,妳拿去试试。」
「这件?! 大红色蕾丝,妳要我穿这么性感给谁看啊?」
「谁说要妳给别人看,自己看得开心不好吗?」
「女为悦己者容嘛。」
「听不懂。」
「哎呦,好啦好啦,我去穿看看,人生第一件性感内衣呢。」

她甩著马尾进了更衣室。时间真快,就这样女娃变女人了。每帮她换一次内衣,我就想感叹一次,她嫌我烦,撒娇要我少说两句。我说跟着我妳命苦,她说苦一起吃就稀释掉了。我不敢说自己是她妈,只爱说她是我女儿,我女儿呦。没拉着她长大,谁陪着我从菜市场走到这个小店。那时看见这街角有个糖炒栗子摊,就把店给顶了下来。小时候,我妈妈特别爱吃栗子,剥了壳掰一
半丢进我嘴里,一口接一口不小心还会噎著。长大后我就不吃了,吃着想她难过,栗子又贵,不吃也不会少块肉。只是那股甜焦味,糖糖甜甜的,每天闻着都好。

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

作者: 邓九云
出版社:南方家园
书籍介绍:

认识一个人,然后,自己的一小部分变成了那个人。
最后你是你所遇见的人的总和──
相爱不过就是一种漫长的剪接。

这样说吧,蒙太奇根本不是什么新东西,人类的记忆就是蒙太奇。
记忆画面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排列组合,
故事就如我们所愿地被留在大脑里了。
这样讲有点俗气,但确实我们都在自编自导,
整个世界不过是配角。

邓九云
演员、作家。
政治大学韩文与广告双学位,英国 East 15 表演硕士。
表演作品涵盖影像、剧场,遍及台港中。
文字作品《Dear you, Dear me》、《小姐狗与流氓猫》、散文《我的演员日记》、短篇小说《用走的去跳舞》、《暂时无法安放的》。
希望走到时间的最前面时,我们还能继续一起做梦。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