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小伙伴/李进仁

【重点书评】《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小伙伴/李进仁

written by 邓九云 2018-07-10
【重点书评】《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小伙伴/李进仁

外甥女问我人性本烈是什么意思? 我说,听过人性本善,人性本恶,就没听过人性本烈。舅舅啊,烈字怎么写? 我写给她看,最后四点点得特别认真。她的「烈」发音发不准,有时念成「亿」有时像「夜」。我问谁跟妳说的,她说旁边胸罩店的姊姊。指的应该是陈太太的女儿吧! 允恩是我的外甥女,跟着我摆摊卖糖炒栗子,嘴甜得每个客人不分年龄都是哥哥姊姊,客人听得心花怒放,我也乐得开心。不过,教一个才刚上小学的女孩做个烈女,也期望太高了。她坐在一旁的小凳子,把作业垫在大腿上,在空白处练习写着烈,那四点点得比我还用力,一股狠劲。我心一寒,这小妞学习力真强,跟着我,这下肯定完了。

当初我妹来求我,说,带着女儿不好工作,那种环境,女孩还没长大就先熟透了。我也实在不忍责备,娃都站在眼前叫舅舅了,能怪她当初干嘛生下来吗? 无济于事的废话就省了吧。我说,跟着我卖栗子,夏天热,冬天冷,在路边也是受苦。不过至少那条街对面就是第一学府,每天看着全台湾最会读书的哥哥姊姊,我们期许她未来成为一个大学生好了。这是玩笑话,我妹没笑,开始哭,说每月休假会带她回去,每个月给我几万块。都好都好,但拜托别再生一个了,小心啊

卖胸罩的陈太太吃了我一袋栗子后,偶尔会来跟我说几句话。她说,让你女儿在我店里写功课吧,里面光线好,有桌子。我也没客气,就把外甥女放到她店里。第一天回家,她就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穿胸罩。我说等需要的那天叫妳妈给妳买去,不要问我。她没料到有问必答的舅舅这样打发她,小心灵可能受创了,扁著嘴喃喃说著,人家也想穿胸罩。

过了几天,外甥女又回来说,陈阿姨的店里有老鼠,会咬胸罩。我不解为什么鼠辈连胸罩都想吃。阿姨很害怕,都不敢从仓库里找货了。那妳怎么不怕,还挤在仓库门口玩? 因为老鼠怕人啊,舅舅。

隔日我带着捕鼠器老鼠药,去帮陈太太抓老鼠。她看见我像看见神一样,说,午觉都不敢睡呦,怕老鼠爬来啃耳朵,听说蚂蚁从耳朵爬进去,把脑袋都吃了一半的新闻。没事没事,明天就抓到了。我在捕鼠器上面放了根香蕉,她看着我说,到时候这老鼠真会夹在上面,恐怕半死不活吧? 我看看她,还真是怕的一张脸,跟她的样子一点都不搭。那种打滚来的江湖味,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又是个单亲妈妈,怎么怕老鼠怕成这样。不如明早我来陪妳开店,捕鼠器夹不死老鼠,恐怕就是夹着肚子头啊哀哀叫。她一听脸都白了,一脸不好意思又惊恐,拜托了,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一双手抓上了我的手臂,掐得紧紧的。

老鼠抓到后,两个人好像突然变得很熟,常一起坐在街口吃饭。同时看得到我的摊,也顾得到她的店。她女儿喜欢带着我外甥女跑,教她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没管孩子听不听得懂,说自己从小在菜市场长大,什么都学会了,现在去哪都自在。妹妹长大也得这样,不要让人欺负了。我管不著,心想大学生教的总比我或我妹教得好,女孩子家能保护自己就阿弥陀佛了。我说,陈太太妳把女儿养到读大学也真不容易。她抓了只鸡脚,正准备要啃,手悬在半空中说,就不是我的基因啦,聪明伶俐多了,你不觉得别人的孩子比较好养吗? 养好了积阴德,养不好也算仁至义尽。说完开始啃鸡脚。我每天剥一包栗子给陈太太,有时允恩也帮我。起先陈太太不接受,久了就只管道谢,晚餐帮我一起买一份。

「对了,你上次怎么知道那女孩是小偷?」

「小偷? 我没说她是。看她魂不守舍请她吃了颗栗子,她连壳都不剥往嘴里送,又吐了一地。」

「喔。是吗? 她是拿走了我一件内衣,不过也算了。」

「怎么算了?」

「因为她偷了一件比她『大』很多的。」

「她偷那干嘛?」

「不知道。可能想留着『长大』穿吧!」

「哎,妳这样会害了她。」

「是啊,只是她看起来不坏嘛。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现在偷内衣以后偷钻石珠宝,再来还要偷什么?」

「偷人吧。哈哈。」

「那妳还就让她走了。」

「哎呦,内衣卖了一辈子,看人很准,感觉她不坏。反正那件内衣也卖不出去了。」

「我栗子炒一辈子,只懂栗子带大刺,熟成要火候,什么人都看不懂。」

「栗子带刺啊?」

「你不知道啊,像刺猬生气那样。」

「都带刺了还有一层硬壳。」

「刺是防动物昆虫,壳是防爱吃鬼的人类」

「你知道的还真多。」

「没有啦,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呵呵,好久没人剥栗子给我吃了呢。小时候我妈最爱吃栗子。」

「我妹也是,从小吵着要我剥给她吃。我太宠她,结果连她女儿都得我来喂。」

「有个小伙伴,热闹啊。」

「是啊是啊,有个伴,一起说话吃饭很热闹。」

最初看似新奇的东西

作者: 邓九云
出版社:南方家园
书籍介绍:

认识一个人,然后,自己的一小部分变成了那个人。
最后你是你所遇见的人的总和──
相爱不过就是一种漫长的剪接。

这样说吧,蒙太奇根本不是什么新东西,人类的记忆就是蒙太奇。
记忆画面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排列组合,
故事就如我们所愿地被留在大脑里了。
这样讲有点俗气,但确实我们都在自编自导,
整个世界不过是配角。

邓九云
演员、作家。
政治大学韩文与广告双学位,英国 East 15 表演硕士。
表演作品涵盖影像、剧场,遍及台港中。
文字作品《Dear you, Dear me》、《小姐狗与流氓猫》、散文《我的演员日记》、短篇小说《用走的去跳舞》、《暂时无法安放的》。
希望走到时间的最前面时,我们还能继续一起做梦。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