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观察2.0|政大帮:我还是要继续伤害他,继续得奖

【当月精选】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观察2.0|政大帮:我还是要继续伤害他,继续得奖

written by 杨 隶亚 2018-07-23
【当月精选】新十年作家群像野生观察2.0|政大帮:我还是要继续伤害他,继续得奖

过去,要成为一名「被看见的创作者」,最传统的方法就是参加比赛。想当歌手就参加超级星光大道超级偶像歌唱大赛,想成为被认可的作家,就参加三大报文学奖,或是投稿各县市政府的地方性文学奖,有些厉害的参赛者,还能靠文学奖环岛游台湾,从基隆文学奖一路写到屏东文学奖。

我想起大学时期的小周末夜晚,总是买好脆皮鸡排外加一杯多多绿茶,打开电视机、拿出遥控器,转到超级星光大道看杨宗纬、林宥嘉,或是超级偶像看张芸京。欸!你支持「星光帮」还是「超偶帮」?不同电视台的歌唱节目,培育出两大帮派的歌迷粉丝,各有一票死忠的支持者。

各大帮派   文坛入场券

多么巧合,星光帮vs.超偶帮时期,似乎正好也是文学奖在七、八年级学生之间相当兴盛的时光。东华帮、东海帮、台大帮、政大帮……,这些名词称号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我努力回想,模糊的记忆却出现萧敬腾的身影,PK踢馆大魔王,他是位于赛制以外的独立人物,完全不需透过比赛,靠个人魅力取得出唱片的机会,一鸣惊人,歌艺远播两岸三地,连星马百姓也被收服。

然后,我想到林立青、林奕含等作者,他们登上舞台、备受瞩目的模式,似乎正是处于文学奖赛制以外的(PK大魔王)他者。

倘若依照赛制,东华帮、东海帮、台大帮、政大帮的路线,是从属传统文学奖赛制而诞生的群体吗?

似乎是,但也未必。

陈柏言认为,文坛在哪?他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有所谓「入场券」吧!他说,「最基本的就是文学奖,当还没有获得某些文学奖以前,会被认为「只是对写作有兴趣的人」。这几年文学奖的神圣性降低了,文坛反而变得没有界线,这也可能是未来趋势。」

萧诒徽说,以往讲到「文坛」会觉得好像是一个很大的集体,很多作家彼此都认识。「我觉得好奇怪喔,为何某人与某人会是朋友,如何认识的?」他疑惑。

「不过,目前为止,我也幸运认识了一些文坛的朋友,他们的个性我也很喜欢。但严格讲来,至今我仍不觉得自己身在文坛,入场券的话……嗯,可能还没有取得耶。」(尴尬笑)

楚然明确点出,帮派、文学奖赛制、网红三者之间的关系,他说明:「文学奖项其实就是摔角赛啊,也是无差别格斗,更像某种表演,想要打的人就上去PK,观众就是读者,在台下看选手出招。」比起入场券,获得文学奖更像是获得厉害的兵器,愈大奖被分配到的武器就愈强,比如:大锅盖(笑)。「但是,总是有些意想不到的状况,例如:林立青。他不是文学奖脉络出身,也不是文学相关科系背景,却自备『锅盖』,打爆所有人。」

道南文学奖 残酷的起点

与文学本科无关的课程,反而开启更大的想像空间。

陈柏言大四时期修习一门鲸豚保育的自然通识课程,每周上课欣赏海洋动物影片时,都处于朦胧昏睡的状态。半睡半醒之际,授课老师在耳边说:『现在,要进入到鲸鱼的身体里拆解构造。』奇幻的感受反而引发更大的想像空间,后续创作联合报文学奖小说大奖〈我们这里也曾捕过鲸鱼〉。

他说:「一开始我写诗跟散文,大二之后才转变成小说创作,原因是周遭的朋友都写小说,创作历史也长,都对小说有狂热。我也想一起分享、竞争,我们有相约投稿。后来,我得了全国学生文学奖,我的朋友楚然当时也有投稿,但他没有得奖,结果非常崩溃,就把无名小站跟其他网路通讯都关闭。」

面对陈柏言的发言,楚然不但不甘示弱,反而笑得很轻松,说:「那么,我决定来出卖熊一苹。」

几个大男孩,开始聊起政大的校园文学奖──「道南文学奖」。楚然说,「那是我第一次现场听见文学奖评审过程,「强者我朋友」的作品入围决赛。当时,有某一位作家评审不喜欢我朋友的小说,用奇怪的理由拒绝了这篇作品。」萧诒徽听了,也表示对此事印象深刻。

几个大男孩说,现在回想这件事仍感到生气。

小说作品被拒绝的原因?

『我也有小孩,我知道现在的小孩在想什么,这不是现在的小孩在想的事情。』评审说了这样的话。接着,「强者我朋友」原本获得高分,却忽然从决赛中被踢除了。原本预期评审之间的评论角力没有出现,倒是留下不愉快的心情。

不过,楚然也表示,直到自己几年后也获得其他文学奖,才逐渐理解文学奖运作的机制,也许换一批评审,名次都会不同。「以前会想要讨好评审,但评审顶多也不过几位,与其如此,何不去讨好读者,创作出真正想要传达给读者的作品。」

年龄最长的廖启余,聊起自己近年的身份转变,已从文学奖参赛者变成评审。回想自己写作的年代,那时文学奖仍是有效资本,「大概十年前吧,当时文学奖有很大影响力的。」现在,比起年轻时的参赛过程,他更能够去反省自己得奖欲望或者欣赏同侪作品。

 

这几年文学奖的神圣性降低了,文坛反而变得没有界线,这也可能是未来趋势。YJ/摄影

帮派出品 品质保证

东华帮、东海帮、台大帮、政大帮,哪个听起来最强大?

萧诒徽认为东华帮的创作意识强烈,楚然认为台大帮凝聚吸收最多学生,政大帮也被吸纳进去;陈柏言则认为恐怕东海帮最强大,因为周芬伶老师会为学生写序,学生之间也会互相连结,似乎养出一门徒子徒孙,譬如杨富闵、周纮立、包冠涵等人的书序,见到周芬伶描述与学生一起写作的状态,甚至周芬伶自己也加入写作的群体,凝聚力相当强烈。

聊起「政大帮」的创作,萧诒徽欣赏陈柏言的小说《球形祖母》,找到建构世界的独特方式。陈柏言却选择杨佳娴的散文集《云和》,虽然内容写的是师大、台大附近的地理空间,但索居城市中的各种灵光乍现,是他喜爱的书写类型。楚然喜欢小说家贺景滨《速度的故事》,「他真的是很有幽默感的作家。」廖启余推荐熊一苹的作品《超梦》,「在文学上,追溯废人形象的演变,如此乡土、而且贯彻废物对世界的想像,非常哀伤而动人。」

我还是要继续伤害他 继续得奖

面对文坛、帮派这些话题,「轻痰读书会」的成员们,感情多好,多开得起玩笑。不只是亦师亦友,还能互相竞争、分享。

面对文学奖没获奖的窘境,一边囧脸笑,一边说:「我还是要继续伤害他,继续得奖。」

最后,楚然呵呵笑说:「政大帮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时候,就是找家教的时候。」

也许文坛、神坛、花坛什么坛,在他们心里也比不上「轻痰」读书会,文学让朋友们团聚在一起,不是因为比赛,而是出自于对各种文字的喜爱。

分享愈多,愈接近文学的本质。

YJ/摄影

编号:001
学名:萧诒徽
俗名:地瓜(幼体)/徽徽(成体)/唒唒(伴侣间)
生年:1991
习性:穿女友的衣服、好色、椎名林檎、马铃薯炖肉、食量酒量极为巨大但无法将营养留在身上因此体重约49公斤。
分布:石头火锅店、居酒屋、人间茶馆、可以免费无限加饭的餐厅。
出没:Tumblr、Facebook Page。
生于台南,成年前居高雄,后赁居台北,现为出版社编辑。曾获林荣三文学奖、高雄优秀青年文学奖、政治大学道南文学奖等。著有散文集《一千七百种靠近》、《苏菲旋转》。
编号:002
学名:廖启余
俗名:恐怖份子
诞生年:1983
习性:嗜食理论,已排出诗集《解蔽》、小品文集《别裁》,兴趣是惊吓读者。
分布:各图书馆阅览架杜威十进位编号180周遭。
出没:批踢踢ID是monarch918,上站达4025次。
台湾打狗人。作品散见各大报副刊与文学杂志、年度诗选与《台湾七年级新诗金典》。2013 年获选前往美国佛蒙特艺术中心。著有诗集《解蔽》(2012)、《别裁》(2017)。
编号:003
学名:陈柏言
俗名:似乎没有……啊,有时会被认成陈栢青(?)
诞生年:1991
习性:年轻时(?)写过诗,今转战小说,并且不得不入坑论文。最近的工作是阅读唐代佛书及博物志。
分布:公馆一带书店,以及楼下小七。
出没:私人噗浪。不久前尝试经营medium(但失败)
高雄凤山人。政大中文系毕,目前就读台大中文所博士班。2013 年联合报文学奖短篇小说组大奖(最后一届)。连两年入选《年度小说选》。出版小说集《夕瀑雨》、《球形祖母》。
编号:004
学名:不详
俗名:楚然
诞生年:199X
习性:把动物看成人。
分布:国家图书馆。
出没:没有公休时间的绿洲。
就读台大台文所,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成员。真相只有一个,但文学内涵不只唯一解。推理小说真是矛盾。曾获教育部文艺创作奖、林荣三文学奖。

大人说.吴佩珍,政大台文所副教授。

1.在文学创作领域上,学生具备哪种特质最能吸引你的注意?
在日常生活中,能见人所未见处,对于题材的切入能出入意表,同时能打破框架,自由思考者。

2.如果有所谓的「文学帮派」,你认为入帮仪式会是什么?
缴交一篇作品作为入会申请,由「帮内成员」匿名点评,达到门槛者,便予以入会资格。挑战次数不限。

3.认为理想的文学社群应该是什么样子?
社群成员对彼此作品评价需开诚布公,最好创设同人志,以提升创作水平为最终目标。

4.学校所能提供学生创作的环境应具备什么条件?
刺激学生灵活思考以及理论与逻辑的训练,以厚实学生创作的养分。

杨隶亚
1984 年 10 月生,台北人。东海大学中文系,成功大学现代文学硕士毕,曾获林荣三文学奖散文首奖,联合报文学奖散文评审奖等若干奖项。作品散见各报副刊、《印刻文学生活志》、镜传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汉》。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