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十一月编辑室报告|改留长发的她开怀地笑着

十一月编辑室报告|改留长发的她开怀地笑着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8-11-02
十一月编辑室报告|改留长发的她开怀地笑着

t与l是青梅竹马的好友,国小国中都唸同样的学校,因为是小学校的关系,要嘛不是同班,要嘛就是隔壁班同学,感情好到相当老套,每天会一起吃便当,也会一起上下学,别的同学会开他们男生爱女生这类一般性质的玩笑,不过这没什么大碍,一来是因为他们两个功课都非常好,都当过全校的模范生,而且要嘛是班长要嘛是副班长,几乎学校老师都疼他们疼得要命。高中没办法在同个学校唸书了,因为两个人分别考上男女生第一志愿的高中,有三年的时间很少能见面,毕竟是高中生了,不可能像孩子似的一直腻在一起不被说闲话,想起对方的时候,只能写信,虽然没有很固定地写,但三年下来两人都集了厚厚一本活页簿。正是因为写信的关系,特别花心思锻炼文笔,每天看报纸副刊,也买了课外的散文集和诗集回家读,结果高中毕业前两个人都变成了热爱文学的文艺青年。

我是唸大学时,在一个跨校诗社里同时认识他们的,我跟t是同一间学校,l读另一间国立大学。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个鸟不啦叽的文学菜鸟,但他们一个已经得过全国级的小说奖,另一个则是,呃,也是得了全国级的小说奖,还是报纸副刊特别介绍的新锐诗人。他们那么相亲相爱,聚会时总是坐在彼此身边,为对方挟菜添茶,有虾子的话,t一定会为l细心剥好虾壳,而我呢,没有人想要我为她剥虾壳。但奇怪的是他们却从来不是情侣,l的男朋友是同校的商管科系学长,有时会来一起聚会,接她回宿舍,即便这样,t还是会自然而然地为l剥虾壳,l也会自然而然地把他放进碗里的虾子吃掉。大四那年,t努力准备考试,一次就考上本科系的研究所,但很少来诗社了。l也很少来,听说被男朋友甩掉,不知道是不是有因果关系,她得了精神分裂症,在我的大学的附属医院里进进出出,严重的时候自杀未遂几次,有段时间住院住很久。我只去看过她一次,和t一起去的,那次她看起来精神不错,大概是过几天就可以出院的关系吧。她准备了些日常用品,拜托t去帮她探视已经去南部工作的男朋友,另外也说了她母亲前两天来探望她的事。但很遗憾,她母亲在她唸小学时已经过世了,t后来没有见到她男朋友,只把l准备的东西,留在那家公司大门口的警卫室。

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和他们早就没有连络,不过这两年偶尔我会去他们的脸书看看,t是追踪我的脸友,研究所毕业后就不再写作,结了婚,有一个国小三年级的小女儿,现在是个热衷三铁竞赛的3c产品经理。l不是我的脸友,她的脸书大都是分享各式各样艺文资讯,个人资料简单地填了小学到大学的校名,感情状态填了已婚,个人照片只有一张大头贴,(或许因为不是脸友,所以无法看到其它照片)不知何时改留长发的她开怀地笑着,有一点点疲惫的样子,穿着红色格子衬衫,背景是一片青绿山丘。她得了精神分裂症之后也不再写作,而我多么喜欢她以前写的小说,我常想要是自己有她一半的才华就好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