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联文选书 【联文选书】《我杀的人与杀我的人》:寒冬中的盛夏烈阳

【联文选书】《我杀的人与杀我的人》:寒冬中的盛夏烈阳

written by 杨 胜博 2019-03-14
【联文选书】《我杀的人与杀我的人》:寒冬中的盛夏烈阳

「如果你不想起我们,我们就无法和你在一起。」——东山彰良《我杀的人与杀我的人》

这部小说,是寒冬中的盛夏烈阳。

小说开头,身为律师的叙事者,顶着底特律的寒风,前往探视他的当事人。对方是他的儿时玩伴,现在则是诱拐杀害七名少年的连续杀人犯。从标题就设下的核心谜团「杀人魔是谁」、儿时玩伴如何成魔、友谊为何不再,所有的答案都源自于三十多年前,那个友谊仍未崩坏、羁绊无比强大的盛夏时光。

东山彰良说过,他的台湾记忆都来自于盛夏,无论是天气的炎热与暑假的自由,他想把这些感觉都写进书里。于是,我们看见了一个在广州街周边发生的台北故事,看见一个中华路仍有铁轨运行,将左右两侧的本省人与外省人社区隔开的旧日台北,社会普遍无法接受多元性别认同,情欲高涨却又有所压抑的时代。

因此,时间也成了小说的重要刻度。从一九八四、一九九六、二○○八到二○一六,对小说角色来说,从友谊的崩坏、人生的转变、事业的拓展到友谊再展开,是他们人生的关键时刻,也是台湾有了重大转变的时刻,从第一次总统民选与飞弹危机,二次与三次政党轮替,都在这三十年之内发生,中华路的铁路和中华商场都早已不再,不再是各奔东西的少年们所认识的那个故乡,而当初的少年也已经是半百的中年人,各自有着不同的职业与人生。然而,三名少年的友谊,却让这些失去的东西全都再次浮上台面,让早已停摆的齿轮再次转动。一如书中所说,「这三十年来,我们三个人都一直被困在同一个地方,我们的少年时代如此强大,无论在任何意义上来说,我们之间的羁绊都很粗壮、牢固,不会因为任何事受到影响」。而正是有着这样的信念,让这篇没有奇蹟发生的小说里,少年们的回忆变得如此动人的原因。

回忆之所以动人,或许是因为时间带来的距离感。而东山彰良身为侨居日本的台湾人,那种地理与心理上的距离感,或许也让他能用不那么贴近的角度,看待过去的台湾的变化,小说虽然置入许多与剧情有所关连的历史典故,但他并不卖弄悲情或过于强调历史,将小说的焦点放在人物与事件上,完成了一篇跨越三十年,从台湾到美国、从盛夏到寒冬的生命成长物语,也让人看见了友谊或是历史叙事的可能。一如寒冬中的盛夏烈阳。

更多资讯:《我杀的人与杀我的人
东山彰良/著;王蕴洁/译
尖端出版

令人震惊的真相!四名台湾少年,究竟是谁会在三十年后变成震惊全美的连续杀人犯?继直木奖一致通过得奖作品《流》之后,东山彰良再度献上以台湾为舞台的青春成长犯罪小说。

延伸阅读:四季奇谭
史蒂芬·金╱著;施寄青、赵永芬、齐若兰╱译
远流出版

美国作家史蒂芬・金代表作,收录四篇中篇小说。分别是象征希望之春的〈丽塔海华丝与萧山克监狱的救赎〉、沉沦之夏的〈纳粹追凶〉、成长之秋的〈总要找到你〉和重生之冬的〈呼-吸-呼-吸〉,前三篇作品都曾改编为电影。其中〈总要找到你〉一篇,主角戈弟以后见之明,回顾某年夏天和三名友人寻找尸体的冒险行动,以及那个改变人生的关键时刻。那不是一场热血刺激的冒险,而是一场从纯真少年转变为世故大人的成年礼,也是一道令人黯然神伤的人生整理魔法。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