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专栏 写山小诗?不如去拉屎|写给新手作家的没用指南(十六)

写山小诗?不如去拉屎|写给新手作家的没用指南(十六)

written by 三岛中尉 2019-03-15
写山小诗?不如去拉屎|写给新手作家的没用指南(十六)

诗的面目多变,有的抽象唯美、梦幻甜腻,也有艰涩难懂又忧郁虐心的。但有一种诗比较尴尬,难免怀疑「到底看了山小」。例如前阵子被乡民拿出来酸的诗人唐捐的作品〈难道这就是爱〉:

你一会儿看山/一会儿看我/为什么/你看山小/看我时却很火大

细数身边写诗的朋友,通常不会先写这种(补充说明,就算因为好玩写了类似作品的人也鲜少承认,诗人多有偶包仍是个谜)。甚至以这种诗为耻(酸民曰废到笑),不禁使宅宅如我怒打:「难道只有美美的才是诗?废到笑有错逆?」认真说起来,都是课本跟考试害的,谁叫课本里都把作者写成圣人才子、灵气满溢,不是爱家爱国就悲天悯人,害我都想在诗人家里装针孔摄影机了。从神秘到神圣,无尽的造神运动反映了时代的集体焦虑;没钱就拼经济,文学一定要对社会有贡献。「废」要能励志感人,成功之母才有本钱失败。 

强者我朋友认为,诗的本质跟冷笑话很像,它们都是乍看有趣、后劲很强、好恶鲜明的东西,虽然自称爱诗的常常人在玩手游,好像没那么热衷「写诗」,但不写诗,至少会做点「像是诗」的事。如强者我朋友办过「没有诗的诗刊」,还开玩笑说要弄一整本只有推荐序但「没有诗」的诗集。认真说起来,现代诗多少带有当代艺术的气质,所以身为诗人做点行为艺术就跟身为汽车维修员随身携带扳手一样合理(吧)。 写诗,到底在写山小?强者我朋友说他当年为了把马子而且还把到(怒),强者我朋友说当年觉得寂寞觉得冷,强者我朋友说很帅的学长写诗所以……糟糕了,全都只想到自己。就跟天底下「说爱你」的恋人一样,更爱自己。爱之深责之切,忍不住笑了,才会靠北「废到笑」。不过由爱生恨、由笑到怒又是另外一件事。 

诗不能「太好笑」或「太废」恐怕来自多数人活在刻板印象底下,诗就是要有内涵(但纵观诗人口中的诗论矛盾尽出,也说不清楚什么是『诗的质地』)就算不能发大财,起码也要教化人心、提振善良风气、拉高美学素养等正向价值。如强者我朋友说该诗并不肤浅,看得出唐捐向诗人顾城致敬就很有素养,就不废了。可悲的是批评与护航者都各有立场、各有焦虑;诗人们焦虑乡民无知不懂诗(什么是诗,一定有标准答案吗?)酸民们对该诗的反感展现于必得有用的焦虑。有这么严重吗? 

我认为重点还是,你爱不爱它。像我身为被屎之神眷顾可以一天拉三次(以上)的人,若对拉屎没爱一定会很痛苦。当恶意降临或迷惘时,请提醒自己放下对诗的矜持、非得有所为的焦虑。回归初衷,写山小诗不如快乐的拉屎。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