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四月编辑室报告|用文学的方式理解更多

四月编辑室报告|用文学的方式理解更多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9-04-03
四月编辑室报告|用文学的方式理解更多

几年前打算要买房子的时候,去了一处捷运尾站的附近看房子,那里最大的卖点是有某个超大型企业体总部与工厂进驻,光是提起这家公司的名字,就好像使那地方闪闪发光似的,原本少人居住的郊区,规划得相当完善,景色宽阔,街道新颖,生活机能日渐强化,非常适合首次购屋的青年小家庭。房仲业务员这么侃侃而谈,在他干净凉爽的冷气接待室里,户外令人面目身肢黏腻渍汗的炎夏离得远远地,脑中不禁浮现了美好新居生活的景象。或许怕我还不够心动,业务员接着说:「这里因为有很多外劳,所以价格上比较便宜。」「不过晚上他们都会被关在厂区里,所以很安全,不会有问题。」像是又怕我太担心了,他刻意开朗地说,「我们公司有规定,如果哪个地方有外劳的话,一定要告知客户喔。」

就像是否为凶宅、地震受损、下雨漏水或「嫌恶设施」一样,「外劳」在那家房仲业者里是一种对客户的「必要告知的规定」,也就是说在房屋买卖市场是必要的商业行为,并不仅是房仲业者单方面觉得应该这么做,而是必定有许多买房子的人有这样的需要才会产生的。我想起更早之前,我曾为某本杂志采访过「外籍新娘」的仲介业者,他说明如何保证她们是处女、如何训练、如何便宜,也对我说:「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帮你量身订作喔,大学中文系毕业的⋯⋯」

同样是几年前,一位检察官看到台北车站「外劳」聚集,说了:「台北车站已被外劳攻陷」「政府再不处理,有碍观瞻」等话,而最近有政治人物失言的「玛丽亚」新闻,则提醒了我们,即便现在不说「外籍新娘」而说「外籍配偶」或「新移(住)民」,不说「外劳」而说「移工」,但在玩笑之间,在日常生活之中,在商业行为里面,那根深柢固的什么直到今天还是广泛地存在着。
小时候,我们那个以「本省人」为主的郊区集合住宅,也混住了许多不同族群的人,明明是很好的邻居、同学,平常相处愉快,但私下开口就是:「客婆」、「老芋仔」、「蕃仔」、「外劳仔」,我因为长得又黑又瘦,有几次被同学叫「蕃仔」和「外劳仔」,还气到流泪,跟人家打架。即使到现在,我都不相信自己能片刻皆不动摇,不会突然愤怒或讥刺:「啊,他们就是×××才会这样!」那根深柢固的什么,使我不敢侈言眼中未来的世界会有多么大同美好,坦白说,我也不太相信正在读这本杂志的您能多么义正辞严。

这次专辑并没有高度专业的文学性。当然有许多专家、东南亚文化的工作者为我们撰文、座谈、采访,您可以读到从台湾这边看出去的东南亚视角,但更重要,您可以读到在我们身边,国籍不同、身份殊异的东南亚写作者,如何在笔下素朴地展露心绪,呈现台湾或各自的家乡与人们,用文学语言告诉我们一些陌生的事情,经由我们熟悉的文学方式,使我们可以理解他们更多。

不对,事实上是理解我们自己更多,以便映照我们常常自以为了不起的可悲模样。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