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驻站作家 游艺焦谈|苏打绿阿龚 vs.焦元溥(下):一期一会,纪录时代

游艺焦谈|苏打绿阿龚 vs.焦元溥(下):一期一会,纪录时代

written by 李鑫 2019-10-09
游艺焦谈|苏打绿阿龚 vs.焦元溥(下):一期一会,纪录时代

《游艺黑白:世界钢琴家访问录一~四》中,1963 年出生的瑞典钢琴家潘提纳(Roland Pöntinen)中学玩乐团,是重度约翰·柯川(John Coltrane)跟大卫·鲍伊迷(David Bowie),现在跟女儿一起听 Spotify、交换每周新发现;法国钢琴家巴佛杰(Jean-Efflam Bavouzet)过去帮流行歌手弹琴,最近迷某个英国爵士音乐家到废寝忘食。前些年访台在中部演出,排练空档与妻子看到歌仔戏彩排,两人好奇地一直追问剧团大小事,焦元溥还临时充当了转译,更因为表演撞期无法观赏而扼腕……。

「我认为好的艺术家是不会带着成见的。」

焦元溥如此说,尽管自视甚高的音乐天才,也罕有将世界拒于门外,闭上眼就贴标签的。

阿龚:创作,是生活心得的诠释

自古典乐跨入流行音乐的交锋讨论,焦元溥想起妹妹安溥曾帮黄乙玲写〈你的新衫〉,鬼灵精怪地怂恿阿龚往后独奏演出要找黄乙玲、黄妃等台语唱将来跨刀才够「跨界」,还真让阿龚认真构思了一阵。阿龚坦言近几年的确开始注意到台湾声响,如 2017 年由钟兴民老师谱写的世大运闭幕演出曲,受震撼后便以中提琴创作临摹唢呐的曲子,尝试以民俗器乐基底换上流行外衣;他更想在表演时同样加入八家将与阵头演出,民乐与古典交织想必会非常有趣。

他坦言,因为自己的家庭信仰比较不同,以前不敢听或排斥,在长大后投身音乐产业便不能把耳朵关上,现在就喜欢街头偶尔出现很热闹的合奏氛围,希望能在这样的主题上多做尝试。

阿龚与焦元溥聊起了坊间罕见、以恐怖为主题的演奏曲,为了尝试谱写,阿龚甚至回头听《骷髅之舞》、研究起史蒂芬金的复刻惊悚电影《》与近期热门的《返校》配乐,将和声技巧与音色技法纳为己用。

由焦元溥的引导,聊起创作的阿龚眼神特别闪亮,他说现在如果顺手就能弹出的音乐,好像没有写下的价值;所以现在总会自找麻烦,编写一些自己要练十天半个月的谱,强迫自己成长也逼自己练习,而且近几年的创作,其实都是围绕着休闲——打电动。

阿龚:「我从没有做过电玩的配乐,但最近这几年还蛮常看喜欢的动漫,好像活在二次元的世界,喜欢人工智能与人性之类的冲突、有戏剧张力的作品。我不会用文字纪录,就会将想表达的以音乐旋律记起来。」

之前玩游戏《秘境探险》写了首中提琴曲;这次独奏会主题《人工幻境》,也是由观赏日本动漫作品《A.I.C.O. -Incarnation-》谱写下的音乐创作〈人工岛〉而来;虚拟世界喜爱取材的印度、香格里拉,就算从未到访也带给了阿龚许多想像,更听人工智能编曲音乐听得津津有味,在现实生活中自然景观同步牵动作曲动机,音乐创作就是他的读书心得、赏析报告。

也许因为是演奏组、非作曲组出身,阿龚说自己从不排斥临摹,不陷入故步自封、不能跟什么相似的思维,彼时似演奏家上身那般说道:由我自己诠释便是全新作品。」让我们听得热血沸腾。

摄影|YJ
摄影|YJ

焦元溥:记下走过时代的人,看看走过时代的事

不久前来台湾的日籍钢琴家横山幸雄,热爱料理,开了义大利餐厅,还因为喜欢红酒考了品酒师执照,家里还蒐藏着几千支红酒;布雷利(Frank Braley)饱读文学作品,比喻措辞恰到好处,神色谈吐均跃然纸上;罗文涛(Jerome Lowenthal)甚至引用阿根廷作家波赫士的短篇小说〈皮耶·梅纳德,《唐吉诃德》的作者〉,来讲述演奏家与原作曲家间的微妙关系;防空洞里学钢琴的邓泰山花了二个月,每天从山里的家走到河内国家图书馆,只为了把柴可夫斯基《音乐会幻想曲》谱抄完……。

焦元溥说故事的功力了得,逗得阿龚与在场的我们哈哈大笑。

这些故事横跨 1912 至 1990 数代人,放眼古典乐发源地,更回到亚州乃至故乡台湾,收录享誉乐坛的前辈王靑云、陈必先,林肯中心室内乐协会音乐总监吴菡和新世代的王羽佳,最后也载入了焦元溥自己的访问,讲讲 12 年心路历程,自 2007 至今的改变与心得。

一聊三个小时晃眼过去,焦元溥说自己从二十四岁初生之犊,死皮赖脸地访问演奏家,借口破英文让对方不厌其烦地解释,碰上说得好的是运气,因为问题太笼统,演奏家只会现场弹给你听。他说访问难就难在问的实际、讲得仔细,挑战即是一期一会,开口得点题但不破题那般精准,十二年后续写压力山大,至今学巧劲也学权衡人与人的距离,实事求是外在进退间更显细腻。

尽管在不同的半球、不同的文化,吃不同的食物、讲不同的语言,却都会被古典乐吸引,着迷于萧邦、巴赫,甚至被影响一生。撇除谈论音乐,《游艺黑白:世界钢琴家访问录一~四》还有很多实在的故事,与台上风光的钢琴家形象大相迳庭,他想分享给读者这些光鲜亮丽是在什么环境中被酝酿,这些音符与触键是怎么被炼化撰写…焦元溥很自信,开卷即会充满启发与感动。

摄影|YJ
摄影|YJ

后记:到此艺游不再增订,八十岁出「八卦黑白」

焦元溥说,某次安德拉斯‧席夫(Andras Schiff)提到最近来台湾、自苏联解体后便迁居德国的安纳托.乌果斯基(Anatol Ugorski)的趣事。有次两人聊天,席夫觉得乌果斯基的德文虽然流利,却使用古老措辞和文法,讲著有如文言文般从圣经照般的句子,他甚至觉得自己是跟马丁路德对话。一问才知,以前为研究比巴赫还早的清唱剧作曲家舒兹(Heinrich Schütz),乌果斯基到圣彼得堡图书馆找书,但因为不准外借只能手抄,抄完也会说德文,只是那是四百年前的德文。

听了这么多故事,他笑说现在更理解人性也更理解艺术,共感演奏家早早空前绝后的没落与晚年剑走偏锋的痴狂,是柴米油盐也是自家花园,不如认分地做个说书人,也承诺在此搁笔,不再改版增订。

他笑说:「我有克制没有写八卦,如果我要写这本书写到八十岁我一定全部写出来!」

采访撰文|李鑫

摄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