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十二月】鄭進耀

【手寫日記|十二月】鄭進耀

written by 鄭進耀 2019-12-02
【手寫日記|十二月】鄭進耀

點我看今日日記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

2019.12.1

整理日本旅行的行李,發現買了一堆垃圾小物。
像是防花粉噴霧,噴起來冰冰涼涼的滿消暑的。(但不知是否有效?)
也買了防打呼貼布,把上、下唇黏住。結果,隔天早上發現,貼布黏在門牙上了。

日本藥妝店的商品就是不斷在生活裡找碴,每一件商品就是一道生活難題的解答。
我被這種想像召喚了,買了一堆小物回家,解決那些本就沒有困擾我的生活難題。
最後,它們一個一個成了垃圾,在歲末年終時,被拿來當作交換禮物。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

2019.12.2

我喜歡文具。
參加手寫日記有個私心:終於可以展示我收藏的各種筆記本了!
可是,乏味沒營養的生活寫在紙質講究的筆記本上,像是在諷刺自己。
如果,寫在廢紙上那就是藝術了!
( ikea 的說明書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 “廢紙”了!)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3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3

2019.12.3

下午聽了一場色情黑膠的試聽會。
帶著古風的台語旁白配上嬌喘女聲,激不起一絲性慾。
性慾的本質也許沒變,但不同年代、不同媒體形式,撩撥情慾的方式卻相異甚大。
試聽會尾聲,主辦人整理了形容性器官的台語用詞:膦鳥、屄。
我一下就說出相對應的台語。
從小說髒話、看A片總算有回報了。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4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4

2019.12.4

今日訪談錄:C先生,60 歲,前電視製作人。
「我以前做一個繪畫節目,突發奇想,找辣妹做人體彩繪,收視大好。我還把辣妹拉到海邊做人體彩繪,結果,頭一轉過去,海邊軍營裡的阿兵哥全趴在牆上看我們的辣妹。」
我說,你們這樣算勞軍,功在黨國。中華民國國軍謝謝你們!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5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5

2019.12.5

最近通勤時間都在聽 podcast,台灣的 podcast 節目跟電視節目一樣,主持人和來賓漫無目的鬼扯。
有的閒聊還算有料,大多就是純閒聊。
台灣人是多愛聽人聊天?
新科技的發展並不保證垃圾量減少。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6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6

2019.12.6

天冷,按摩店也擠滿人。師傅堅持要幫我開電毯,他說:「反正,不用加錢。」
躺了一陣便入睡,醒來,翻身。
翻身才發現,房間冷氣好強。師傅呼吸有些喘,想必已是滿身汗。
開電毯可能是為了這麼強冷氣,不能讓客人感冒吧?
「上班很辛苦吧?」師傅問。我心想,你比較辛苦吧?
一個又冷又熱的房間,二個互覺得對方辛苦的人。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7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7

2019.12.7

下午,參加 openbook 頒獎。
吃便當》今年得到美好生活類的好書獎,其實,書賣得並不好。
5、6 年前,在週刊工作,一則五、六百字的短篇人物故事,總能輕易引來流量。
不過,時至今日,讀者更容易在 Dcard、爆料公社、戀愛婚姻社團裡,讀到更多、更生猛的人物故事。
人們打開手機,就等著被感動、被震撼,然後,再滑向下一則故事。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8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8

2019.12.8

和家人吃完飯,散步到華山的路上,遇到移工在民進黨部前抗議。
今年秋鬥停辦,倒是移工們走上街頭。
民主的可貴不是在投票而已,而是社會終於長出一個可以協商衝突的公民社會。
政治才不是找回初心那麼簡單,那是一個妥協、說服的過程,一點也不愉快。
回家到 7-11 取貨,是網路買的文具店家附了這張小紙。
在這個時刻,政治稍微可愛一點。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9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9

2019.12.9

訪談錄:H先生,電影行銷。
「我高中就看A片,不喜歡藍光片,太清楚,器官看得這麼清楚,也太噁心了。所以看A片的人有一群是偏愛有碼的。無碼一下子全看光光,沒意思啦!」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0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0

2019.12.10

到仁愛路採訪,想從捷運站騎 U-bike 過去。
結果,整條仁愛路二段沒有 U-bike 停放站。
想來也是合理,往仁愛路誰需要 U-bike?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1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1

2019.12.11

「他為何要這樣做?這麼做對他沒有任何好處。」
「就像被著蠍子渡河的青蛙,蠍子在河中央忍不住螫傷青蛙,一起沉入河裡,青蛙不解,問蠍子為何如此損人又不利己?蠍子答,這是我的天性。」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2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2

2019.12.12

自從發現衣櫃裡,被各種廉價品牌的衣服佔滿空間之後,我開始有意識少買衣服。
今年冬天,難得看上一件好看的飛行外套,穿在路上,都覺得路人看我的眼神不一樣了。
有一天,打開電視,我才找到路人眼神是什麼意思。
我的外套跟民進黨募款的草綠色外套,幾乎是一模一樣。
這比穿 Uniqlo 有人撞衫還要尷尬,我是要安慰自己說:「好險不是跟韓國瑜同一件。」嗎?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3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3

2019.12.13

早上起床,右腳隱約有些異樣。
冬天,交稿前夕,右腳踝,應該是痛風發作。
這病來得神秘,我沒有大魚大肉,也固定運動喝水,當壓力大、身體過累,就會沒事發作一下。
每回出遠門,都會帶上抗痛風的藥,雖然沒有在出遠門時發作過,但是有一回因為沒有帶藥,整段旅程提心吊膽。
還好,今日是在家裡的床上醒來,跛腳走到冰箱拿藥只需 10 秒。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4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4

2019.12.14

右腳不知名疼(非昨日以為的痛風)到醫院看骨科,預約 11:30 的門診直下午 2:00 才進診療間。
往來的病人,約兩類:一為血氣方剛各種意外受傷的少年,一群 8+9 就在門外喧囂;另一大類則為老人,各種年紀、樣態、性別的老人。
骨科是老人的科別。難怪看診速度這麼慢。也因為老人多,骨科醫生好友耐心,很懂得安撫人。只是,今天的骨科醫生應該體重破百吧?他安慰我,右腳只是拉傷,不必擔心。
反是我,有點多事,擔心他這麼胖又這麼累,會不會不健康?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5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5

2019.12.15

Bourdier 說的「習癖」,habitus,用來說貓不知適不適合?
老貓精妹每回偷偷蹭我的鞋子,被發現時,會扭著肥屁股跑開,並在貓抓板上假裝磨爪子。
阿掰偷咬塑膠袋被發現時,他會邊叫邊跑開。像是碎嘴抱怨。
萬物皆有習癖,改不了。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6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6

2019.12.16

ikea 今天來安裝廚房櫃子,為了一片強化玻璃佔據的牆面,跑了好幾趟 ikea,和規劃專員及丈量師傅來回討論多次。
結果,多次討論終於找到避開玻璃的安裝方式。
豈料,師傅安裝一個微微的震動,整片玻璃應聲碎裂。
之前的繁複規劃都是徒然。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7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7

2019.12.17

在跑步機上看《派遣女醫 X 》,想到多年前的《庶務二課》、近年的《房仲女王》,日劇的職場劇很愛這種霸氣、自我的角色。偏偏這是日本職場最不可能出現的員工性格。
就好像韓劇的愛情戲,不時出現大女人的角色。而真實世界裡的愛情根本不會有這種女主角。反而是不時出現姦殺案的《Signal 信號》可能還貼近一點韓國真實社會吧?
戲劇「再現」真實。被「再現」的那個「真實」,有時卻是社會的集體匱乏與想望的狀態。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8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8

2019.12.18

整理新廚房的雜物。發現買了好多碗盤、杯子。
一開始,是成套買,幻想要常常接待客人。然而,當朋友來訪,我常以家裡亂回絕,最後也沒招待幾次。
之後,節制購買慾,成雙成對的買。
最後,一隻杯一個盤,單獨買。直到櫃子擺不下了,終於放手不買了。
可是,新廚房多了新廚櫃又有空間了,怎麼辦?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9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19

2019.12.19

北京限狗令太可怕了。
可怕到,我都懷疑不是真的。
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政治是權力分配的過程。
但是,政治從不關動物們的事,動物只是被處理的物件。
低端人口都可以集體被驅趕,殺殺狗也沒什麼。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0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0

2019.12.20

新廚房換了新的瓦斯爐,火力極強。
以前,邊做菜還能同時分心滑手機、沖咖啡、餵貓。
現在,爐火不等人,炒菜如作戰。
做一頓飯神經緊繃,連肩膀都硬了。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2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2

2019.12.21

已經很久沒看電視了
每次吃飯,配的是 YouTube,尤其是沒什麼特別,也不知名的 Youtuber 拍的流水帳 Vlog。
看著他們做一般般的菜色,過著一般般的生活,有種莫名的療癒感。
不過,近日 YouTube 上發燒前十大竟有三則是歌手謝和弦暴走的新聞影片。
網路上,還是有很多人看著別人發瘋來療癒自己。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2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2

2019.12.22

逛花市,買植物。
我偏愛長相怪奇的空氣鳳梨與鹿角蕨。
這兩類植物已在陽台上不斷繁殖,佔地為王。
看到許久不見的馬鞭草,這是陽台上唯一存活超過 5 年香草植物,去年夏天出國,沒有澆水,最終陣亡。
今天,帶回一盆馬鞭草再續前緣,佔地為王的空氣鳳梨與蕨類都失寵了!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3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3

2019.12.23

一樓荒廢超過 10 年沒住人。
公寓位在山邊,雜草藤蔓全長進了一樓院子裡。巨大的藤蔓像童話裡〈傑克與魔豆〉一路爬上了五樓。
近日,一樓突然有人打掃。原來是屋主的朋友來借住,鄰居好奇詢問為何屋主遲遲不處理這房子,如果人不在國內,不如把房子趁好價格,賣一賣吧!
新房客轉述屋主的想法:這位台大法律系教授、公平會委員的柯姓女屋主,退休後全家移民美國,不賣房的理由是:生活不缺錢,如果突然多出幾百萬或一千萬,她會很困擾。還要想怎麼安排這筆錢。
有錢人跟你想的果然不一樣。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4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4

2019.12.24

交友軟體情境。
「你是什麼型?」
「我異男樣。」
「所以是像柯文哲還是像韓國瑜?」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5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5

2019.12.25

搭火車去採訪,收集到一堆光怪陸離的故事。
結束時,又搭火車晃回台北。
如果一路搭著慢車,搖晃到南台灣,會是什麼景況?
高中偶而搭火車上補習班,一直覺得搭火車很浪漫。
現在沒這種情懷了。
一路晃到南部,腰大概會斷掉。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6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6

2019.12.26

早上,師傅來安裝玻璃。
年長的那位,眼神稍有不對,或輕嘖一聲,年輕的就立正低頭道歉。兩位年紀差距不大,看起來不像師徒,兩人的短T袖口露出相仿的刺青,推測應該刺了「半甲」。兩人可能是道上的「兄弟」吧?
冬日早晨的內心推理小劇場。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7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7

2019.12.27

看到一群 youtuber 合拍「回家投票」的影片有些感動。
除了這群網紅之外,許多色情直播主也不吝在自己的平台上表態支持香港運動,這很有意思。
不管是網紅還是往網黃,都必須仰賴一個自由的社會環境,才有存在、壯大的可能。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8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8

2019.12.28

到醫院看病。
大廳牆上掛著各科別醫生照片。
其中一個,看起來面善,再看名字。
喔,這位醫生你的照片與「實體」實在相異甚大。
我想起來當時不知道選哪位醫生,只好滑網頁看他們的照片。
選了這個看起來最帥的,但人最後與「實體」不符的醫生。
帥照還是有用的,因為一直有像我這樣膚淺的病人。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9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29

2019.12.29

今早去北美館看「行墨」,董陽孜的個展。
展中的影片,她說,創作是一個人的事。
多年前,曾在誠品的展覽空間看她的展出,空間很大、沒什麼人,董陽孜帶著毛帽,手持保溫杯坐在空間一角,果真是「一個人」的事。她在另一部受訪影片,談用不同筆具寫大幅作品,寫到肌肉拉傷。現場看到這些作品,有些令人震撼,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古靈精怪的線條,偶而暈墨的字,有不同的趣味,奇異的平衡感。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30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30

2019.12.30

折了 3 個 Ikea 的 Billy 書櫃,1 個書櫃要分 3 次搬到一樓等清潔隊來收。
3 個書櫃走 9 趟,我住在 4 樓,所以今天爬了 36 層樓。
比健身房還累。today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31

手寫日記|12月|鄭進耀|12/31

2019.12.31

2019 年的最後一天。
好像應該做點來年的計劃清單,想來想去,最希望明年多點有趣的事發生。
寫有趣的題材,做有趣的事。財富、健康當然也重要,但「有趣」這種事是無法靠努力得來的,只能靠「許願」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