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我香港,我街道》里的小说香港

【重点书评】《我香港,我街道》里的小说香港

written by 杨 佳娴 2020-04-17
【重点书评】《我香港,我街道》里的小说香港

由香港文学人民间营运的「香港文学馆」,一向以书写和阅读戮力保存本地文化记忆,二○一六年起执行「我街道,我知道,我书写」社区书写计画,结合文学与艺术,不但广邀香港作家,也有不少台湾写作者参与其中。《我香港,我街道》以此计画为基础结集,香港作家作品为主,散文、诗、小说兼收,涵盖不同世代,个个性格十足,彰显了香港文化、香港生活与香港文学的繁富。同时,它的出版在台湾完成,并且受到读书界欢迎,和梁启智《香港第一课》、韩丽珠《黑日》、多位记者合著《烈火黑潮》、徐承恩《香港,郁躁的家邦》等书前后紧接出版,也显示出雨伞、反送中以来「台港共识同命」此一趋势。

本书收小说共十六篇,或专注一条街,或随人物脚步与出行工具纵横几条大小道路;有些篇章探索所谓的城市进步怎样摧毁人情连带,有些篇章并置两种以上地理经验与想像,比如香港与台北,比如来港新移民的饮食旧惯和本地帮佣带来的新滋味。街道是舞台,渠道,界线,认识地方的起点与指引,因为对老树、旧墙、一碗艇仔粉或一个人的感情,日历忽忽翻过,幽灵仍看守着那里。

图片提供:ingimage

图片提供:ingimage

黄怡〈根深〉写般咸道上,两棵石墙树见证「妳」如何幻梦成真与失落。「妳」不过想嫁个还算体面的丈夫、做白领家庭的主妇,除却这一桩既定「前途」,对任何事情没有想法与热情,最后却落得男方悔婚。记忆深深根植如墙中树:「要是这两棵树可以被砍掉就好了。人类确是很健忘的,只要改变地景,一切就能忘记……。」「女结婚员」如何忘掉失败?只能仰赖铲旧立新的价値观。两棵树终于由政府派人砍了,消灭了证人,「无法杀死每一个记得的人,但妳可以等待他们遗忘」。小说通篇使用第二人称,感觉很近,像有个人坐在跟前质问著,逼出鳞癣般脱落的真相。

陈慧〈不是流金其实是锈〉写金巴利道、柯士甸道、山林道、广东道,各有其阶级地景,换了条路走就好像能换个命运。主角沈大凤重回旧地,楼盘间徒劳寻觅光阴,昔年贫女曾在江湖声色劳动中找到归属,最后失望远走,但她的歌声却留在别人心中成为恒久安慰。这是不是一部长篇小说的片段?赵家安,沈师母,杜小龙,身世痕迹尚未补完。无论如何,过去与当下,在地产经纪那里获得了接点,也算典型香港故事。

余婉兰〈月亮破裂〉以不同景深的段落拼写弥敦道,游民文大仙、惶惑的穆斯林、女同志爱侣、重庆大厦,如何在抗争运动受鎮压时水砲车喷射蓝迹下斑斓破裂。尤其那对女同志爱侣,平常根本负担不起半岛酒店,却因为运动长时间进行、旅游业下滑,使得六星级酒店竟释出前所未有的低价,得以拥有一小段时间、一处高贵隔离空间,包覆着她们不被社会主流接纳的情与欲,自玻璃窗遥遥俯望地面生与死,催泪烟与爆破如沉默庆典。

王証恒〈时光凝滞〉,历行梅窝、靑山湾码头等地,关于两名男子「在校」与「返校」的故事。重逢的两人,普通的交谈,然而往事汹涌,曾有过一段恋情,不能曝光;从前在试探,重逢后仍有试探,当年肯定过的,现在是否还肯定?回到当年结识而今荒废的旧校,记忆弥漫烟雾,微绿的泳池,暑雨,生活昏沉重复时的诅咒与玩笑,如沉水证据般一一浮起。作者擅长以短对话来烘托一条欲隐未隐的边界,所有景色与感官都不是闲笔,像色纸衬在棉絮底下,一层一层暗示人物心理,曲折差池。全燃烧的瞬刻已经发生过了,但那不是小说要写的;压抑里渗透幽情,小说所写无非一场余烬。

查映岚〈梦回塘尾道〉写塘尾道,心境太峻切,昔日为弱势请命者之后官运亨通、终于与国家机器暴力站在同一侧一节,已近乎报导与论说;张婉雯〈礼芳街的月色〉写葵芳两个世界,新都会广场新颖亮丽,过了天桥即为葵涌广场、礼芳街,「由仙界贬落凡尘的过程」,㓥房内一家子柴米油盐礼乐;陈苑珊〈男人街〉摊开鹰谷街市集里游民与摊主的乱中之序,风尘肮脏,竟能安身;李智良〈房门内妳底肌肤如精灵的闪光〉与多种文字来源(公众人物脸书、诗作、小说等)互文,缝缀出「四百年的渔农墟市与殖民新界战场与『花园城市』的规划重叠」下,做皮肉生意的女子吞吐着他人的皮肉,恶的透明无始无终纠缠。

这批小说,多数视角从街道生活者如何体验街道与创造街道体验切入,小部分自时光与意识断崖处俯瞰,小部分贴地鼠窜⸺好几篇小说都出现了老鼠,天生知道自身不受欢迎似的,巷弄里再三观望仍然难免噩运,当面冒犯人类,例如梁莉姿〈鼠〉写深水埗北河街外卖饭店与午夜墟,小夫妻林怀与明微,磕磕绊绊过活,也许比街鼠好一点罢,然而当一只倒运老鼠被街坊围住暴打,人们「踩在那摊小小的血上买菜、闲聊」,明微感受到压抑的悲伤正逐渐溢出,然而,眼泪落过,还是回到了吃饭洗衣的日常,有那么一厘米余裕,像还没被捉到的鼠。

《地图集》,董启章,联经出版

《地图集》,董启章,联经出版

一九九七年,董启章出入虚实,以小说拟仿历史,完成其代表作之一《地图集》,街道就是太虚实境;而《我香港,我街道》则可看作香港作家共同完成的另一部《地图集》,重点并非按照系统指示,「说好香港故事」,而是体现张爱玲所说,「现实这样东西是没有系统的,像七八个话匣子同时开唱,各唱各的,打成一片混沌」,从「不可解的喧嚣中」提炼「清澄的,使人心酸眼亮的一刹那」。

《我香港,我街道》,香港文学馆/编,木马文化

本书源自香港文学馆历时三年的「我街道,我知道,我书写」计划,收录五十四位香港作家书写香港街道的文章,内容依地区划分为港岛、九龙、新界三章,文类涵盖小说、散文、诗,不仅写街道故事,更写香港的历史、集体记忆与常民生活,建构出一个风貌繁复的香港,让读者得以深入认识这座城市的表象与内里。

文|杨佳娴

杨佳娴,台湾高雄人。清大中文系副教授,台北诗歌节策展人。著有诗集《屏息的文明》、《你的声音充满时间》、《少女维特》、《金乌》,散文集《海风野 火花》、《云和》、《玛德莲》、《小火山群》,另有论著与编著数种。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