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看到每个人的样子,彩虹就是最温暖的颜色

看到每个人的样子,彩虹就是最温暖的颜色

written by 萧诒徽 2019-05-17
看到每个人的样子,彩虹就是最温暖的颜色

经过这么多年,我们读《孽子》到《独舞》、看邱妙津也看叶青心碎的诗句。直到今天,同志婚姻终于在台湾上路。在同婚宴前夕,跟着联文一起拾回初心,回顾「同志的过去」:看看六位名人曾经如何说文学,聊性别,外加一点点心内话——借由一些爬梳跟回溯,更清楚此刻的幸福得来不易。

Q 对于日益蓬勃的同志运动,你的想法是?

 我们必须面对同志内部的异质性。无论是同志或LGBTQIA,都不是铁板一块,有人守贞的同时有人多P,有人想进入正常,有人却坚持变态。族群的高度歧异性,就是最为宝贵的本质,却也难免受到既有社会框架的限制,如忌性、厌女、崇尚男子气概,使得在继续复制套用这套逻辑后,造成对其他性少数的歧视与伤害。而若持续去忽略这件事(例如「相忍为OX」),我们依然很难脱离制造压迫的位置,我们真的不如想像中的在乎平等与爱。

Q 你制作了许多与性别相关的作品,有什么特别的回馈吗?

 我最开心的就是他们说「从此入了剧场坑啊」。能增加剧场观众的基数应该是我最开心的事,这是剧场的层面。身为同志的部分,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人跟我说,他们在看剧场的时候,呈现了他们无法说出来的感受跟经验,让他们也想要做点什么。不管是各种私密的欲望,或者是你身体的欲望被伴侣拒绝,或者是一个T爱上男性,这些暧昧模糊的感受,让少数找到对应的位置。

Q 身为教师,在学校里实践性别教育时,遇到最大的阻碍是什么?

 我比较不会遇到这种问题,因为我挺同色彩鲜明,反同者找我麻烦反而会引发反效果。但全国有二十万位教师,有些人当然想要做性别教育,但他们只要提到这类事情,很快有些家长的投诉就来了。可能打到教务处,或者向校长施压。
校长当然会说「我们尊重你的教学方法」,因为教学自由是规范在教师法,他不能明著干涉。但经过这种施压的过程以后,老师通常不会再上了。这就是目前反同团体他们最知道的事情,是他们最大的武器。也是目前校园内权力的结构性问题。

Q 在直播上,想必也曾遇到对你的同志身分做出反应、而非关注议题的网友。你会怎么处理呢?

 如果是质疑,像「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这类问题,我一向不予回应,某种程度上是在表现「这个问题不关你的事」,没有人有义务要让你知道他的生理性别是什么。
有些人觉得这样问可以造成「羞辱」的效果。这种更无须去回应它。一来我并没有被羞辱到的感觉,二来我的关注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奖励。不需要给予他们这种奖励。

Q 如果把同志议题和艺术作结合,你会关注的面向是?

 我希望能够展现身为同志的不平凡跟平凡。不平凡的部分,也许是同志艺术家做出的惊人作品;但我更想展示的是平凡:同志也有人是送快递的、是卡车司机、是鹅肉店老板,不是每个同志都打扮得漂漂亮亮。我想要让大家知道,同志就是路人,路人即同志。同志不是全部都是发型设计师。

Q 印象深刻的同志文学作品?

 《童女之舞》。高中的我还在混乱的同志认同阶段,那时候看了这本书,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同志的故事,感受到被理解、也看见自己,这是从小到大很少出现的感受。多年后,《童女之舞》再次重新出版,我人在雪梨念硕士,朋友还特别空运寄来一本。重新再阅读,我已不是当初青涩的我,对同志运动和性别研究都有更深的理解,也更能从不同的角度去阅读故事中所要传达出的那种美好却难以再回来的爱与遗憾。

★ 完整文章刊载于联合文学 389 期《情热同志文学史》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