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題特輯 編輯室報告:如果你反對婚姻平權,就是反對自己人生

編輯室報告:如果你反對婚姻平權,就是反對自己人生

written by 王 聰威 2019-05-17
編輯室報告:如果你反對婚姻平權,就是反對自己人生

幾年前我們做過一次同志文學專輯,也是請紀大偉拍攝雜誌封面。那是非常暢銷的一期,很短的時間內就賣光雜誌。封面設計非常搶眼,我們參考了男性時尚雜誌的攝影風格,拍出了號稱「正太變大叔」的紀大偉,有種渡邊謙的成熟魅力,另一方面,我們把「同志文學專門讀本」封面主標八個大字直接打在他漂亮的額頭上,怎麼說呢,嗯……相當敢做。至於內容本身則四平八穩,概覽地介紹了同志文學的發展與特色。那時候,如今風風火火的同志平權或婚姻平權運動,雖然還沒躍上媒體焦點版面,但同志文學早就不是什麼禁忌,許多優秀作家也早寫出花團錦簇的各式作品,雜誌裡做相關議題或刊登文章時,也幾乎為所欲為,就算少數讀者有不妥的回饋,我也都稟持著「管你的」心態,有禮貌地回覆。那些大型而堅硬的迫切危害一望可知,但我想大概是因為在自己長年的職場環境或朋友圈子,太習慣與同志友人一起生活一起工作,我很少意識到對方是否擁有跟異性戀一樣的權利義務。
在同運擴大,婚姻平權草案剛要浮上檯面之前,我跟一位年輕能幹的民進黨立委在某個宴會同席,他說某團體一天到晚打電話到他辦公室罵他,我本來還一副「搞什麼啊這些人」的無聊表情,但等他談到有可能另立專法時,我不解地說:「為什麼要另立專法?直接修民法不就好了?」他有點為難地苦笑。即便後來通過一讀的增訂條文草案,例如:「同性婚姻,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也像是混了個小專法在裡頭。我搞不懂這些事有什麼好爭執的?不管用什麼宗教理由、法律見解、人生觀點來反對,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好像他們在討論與他們完全無關的人生。但這明明是我們所有人的人生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又不是在臉書上封鎖對方就完事了。類似另立專法或貼標籤這樣的事,不就是在切割我們自己的人生嗎?切割我們的工作伙伴,切割我們親愛的同學,切割我們的朋友,切割我們的子女父母,切割我們本來出於任何原因的愛?這其實不是反對同運與婚姻平權,而是反對自己的人生。

★全文刊載於聯合文學雜誌389期《情熱同志文學史》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