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专栏 拿不到文学奖,是因为不够文青?|写给新手作家的没用指南(十八)

拿不到文学奖,是因为不够文青?|写给新手作家的没用指南(十八)

written by 三岛中尉 2019-05-23
拿不到文学奖,是因为不够文青?|写给新手作家的没用指南(十八)

今年东吴大学的双溪文学奖,有一位自称入围的参赛者,在脸书「靠北东吴2.0」粉丝专页匿名发文抱怨复审评审人选女性人数有两位。在几篇谩骂、暴力恐吓、性别意识低落的发文中,有那么一句:「阳刚一点的作品都很难入围,一定要文青风才合你们的味口吗?」因为前后值得吐槽的槽点太多了(还有错字,应是胃口或口味),中尉我就挑文学奖的机制与风格来谈吧。

文学奖在台湾的主流制度,是由评审们阅读征选来的匿名稿件,依据自己的判断来选择要鼓励哪些作品。文学风格跟美学百百种,评审了不起六七人,奖项也只有个位数,要怎么样才能在一次文学奖中让每种文学风格都获奖呢?答案是──当然不可能啊。作为流变中的文化现象,无法真的拥有一个不变的标准来列举美学或划分光谱,说谁比谁更远离中心。而既然从来没有进入光谱里,文学奖也就从来没有排斥阳刚,看看贺景滨、黄凡、舞鹤、骆以军、袁哲生、王小波、黄崇凯这些夺过大奖的小说家,哪一个人作品不是异男味满满。有这么多鸡鸡难道还不够鸡鸡吗?

先不说(明明有海量鸡鸡却又被排拒在「阳刚」之外的)文青风到底是三小诸位有志于投稿参赛的新手们必须要意识到的是,文学奖评审并不能只依据「合自己的口味」来选择作品。支持作品的理由必须能在文本上被检验。就算是特性相异的评审也不会让彼此之间的美学偏好有高低之分(不然就不是文学奖而是作家擂台了),所以像是「美学」、「企图」这种抽象的特性,除非对方已经感觉到了,否则很难用来帮自己心仪的作品拉票的。而实际上有意义的拉票,都必须基于文本的细节来说明,才有机会说服本来意见不同的评审。光是「依据文本」的这层影响,就极大程度地影响了文学奖的文本价值观。对终端消费者或评论家来说,一篇很有实验性但文本破绽极多的作品,跟一篇严丝密缝却缺乏新意的作品,可能是没有高低之分的,喜欢的人能说出个理由来就好。

但对文学奖来说,文本破绽极多的作品就是会让支持的评审无从辩护起。

文学奖的本质跟文学的可能性有何差异,这是其中一个部份。但都说明到这样了,再白痴应该也能理解这不会是透过批评评审人选能改变的现象。除非让文学奖退化到评审之间比辈份,或者悖离文本实际证据打高空的状态。其实能让评审喜欢的作品,真的非常稀少。尤其是在初复审阶段,那种想像中的「反正风格没有高低之分,我只挑合我口味的就好」现象其实是不存在的。这并不是高预算高门槛的电视歌唱比赛,评审们可以听着明明就都很好听的歌来鸡蛋里挑骨头。在校园文学奖等级的小说复审场景更像是,四十个参赛者中有三十五个人严重走音(或者同等级存在感的失误),剩下五个人中有三个人忘词,但是评审必须选出十个人进入决赛。又不能乱选,万一漏了好原石,可是有点羞耻的事。所以复审评审为了自己的业界信誉,就会在心底拟好一个明确的评分标准,耐著性子,回去那三十五篇崩坏的演出中,再耗上半天来翻翻拣拣,想像每一篇文本本来最好的样子。哪怕只在一整篇烂泥中发现一根发亮的小鸡鸡(骆以军语)都会如获至宝,欢天喜地把它送上校园文学奖决审的舞台。

这个过程,距离「合自己的口味」非常遥远。比较像是修行,并期待某种善念循环。知道社会培育一个小说家就是要花费这么多的资源,新手要听到自己的作品在专家眼中的评价是如此困难,所以能多给一个名额就给,能多说一个建议就说。点一盏灯,等一个人。

如果怀疑评审们失职的话,可以直接去报名文学奖工作人员,他们肯定很缺人的,里头会有个专门收发参赛稿件的职位。担任那个职位就能合法地拥有文学奖的全知视野,读到所有稿件,那时就可以角色扮演一下,揣想一个评审如何才能尽可能地公正,而不是只依据一己好恶。理解这件事,也就理解文学奖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