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日用写作阅读推荐 【阅读推荐】孙梓评╳陈柏煜〈欢迎来到月球背面〉DAY.5:精灵帕克的道别

【阅读推荐】孙梓评╳陈柏煜〈欢迎来到月球背面〉DAY.5:精灵帕克的道别

written by 编辑部 2019-09-16
【阅读推荐】孙梓评╳陈柏煜〈欢迎来到月球背面〉DAY.5:精灵帕克的道别

孩子气之为物学不来藏不住若有模仿孩子气之必要已是世故的明证试图掩藏孩子气一事又显得非常孩子气我想孩子气应是你的琥珀核」,而非唯一成色你一向能特技般执行繁复的头脑体操也绝非懵懂人情与江湖有内建黄金之(童)心,才可能写出〈跟上他〉这样的诗主题是欲望勾引一见钟情将要发展成一个吻或一夜情或一段十年爱恋的起始点仿佛旁观眼睛般拍摄两人的肢体探戈。动作同时,且有一出可爱内心戏,把英文字母当作象形字:A 是「用两只脚/支持一颗头,在路上行走」,一起睡过的 W 成了 M(睡相很差),而 O 是行走中偶遇的水洼,也是「无预期无法停止的吻」,但如果(谁感到)不满足,O 即成为有缺口的 C,如果(谁)被(命运)狠狠打击了,O 又会变成被揍扁的 D……试问谁读到这儿还能忍住不笑?那位心照不宣的「mini me」,仿佛手中有英文字母积木,看似随意实则结构严谨地堆玩着,这是继韩波把五个母音涂上颜色之后,我所读过最有趣的想像了。

第一次读你的诗,后来成为《吹动岛屿的风》专辑第八首〈小琉球〉。你长期参与的木楼合唱团邀请你写一系列组诗,经多位作曲家谱曲,在中山堂首演时,我去了,听见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你。想像中〈小琉球〉或该更轻快些,更甜一些,才跟得上你诗行中那「一支高速的蓝色的箭」,但绵密的钢琴和吟咏不断涌来,一道又一道长长的前往耳边的浪。另次华山演出,我拉着亦绚一起去听,你且一人二役,又唱又弹。四处巡回表演是你日常的节目。练唱练弹也是你生活的装备。那么,当你写诗,你如何感受歌的影响?你的诗,不与你的同代人弹同调,是因为云端上「来来去去的大师」?让我来猜猜他们的名字吧,你的精灵透露了莎士比亚,你的引言且有谷川俊太郎,可还有其他女士、先生?

我们居住的城市,离休眠的活火山群不远——有时我觉得你也像活火山。大概只是认识你不久(六年前的事了……),你便以〈初冬〉等诗使我惊艳:充满象征诗魅力,美的企图如此专注,且很快就不满足单一种叙述声音。常常一个夜晚,你可以喷发许多质量兼具的字。那时你喜欢把诗写得很长,该是肺活量很好吧。收入《mini me》的,有些还保留原状,有些却削短,如此「温柔缩小之事」,是否正因为你说,「我也在长大」?

最后再谈一下《TABOULÉ》。我喜欢导演把场景设于天台。一道垂直梯子能通往的天台,略高于城市,是两个人与尘世相连,却又不被打扰的独立空间。我感觉你的诗也有类似气质:一只有声音流出的水龙头、一道载负著未知疼痛的桥、一个门被反锁的房间、一趟假装返回的旅程……暂时,把(需要被拯救却无能拯救的)世界关在外面。在那亲密的说话中,mini me 开始转动。

《Taboulé》
《Taboulé》,2011,Richard García

(终于来到最后一信了,欢迎来到月球背面。)

在那里,「来自地球的电波干扰会被遮蔽,学者建议在月球背面安置一架大功率电波望远镜。」(维基百科);那里,「密密麻麻挤满神祇/以及祂们在后台排队的椅子」,「背光的我蹲著吃石头」。

写诗的时候,无论身处何处,我都感到自己隔离在一具电梯中(不压迫,有舒适的亲密感),像个小外星人,在月球的背面想像地球的样子,薄薄的大气层裹着它:“mine me”是一张想像的写真。)

这原先是我写第一信时假想的目的地。没有告诉你,你却不约而同走到置高处,把我想说的讲去,就像有人要深呼吸、预备揭晓答案时,把他眼前那份空气偷走,真是坏透了。不过我还是开心的,并且打开许多水龙头庆祝,因为我喜欢你的天台,(厌恶自己像卫斯理,走投无路时就遇到外星人),我喜欢它「略高于城市」。

我想是的,就算再天兵,天上一日地上十年,我也势必以某种速度长大著。我感谢你暗示我是阳明,但实况更逼近伍佰〈火山〉:「让你紧张、非常嚣张、岩浆快要满满满满满了出来。」然而乱喷的火山是不道德的,再怎么会,最好还是问问天空的意见;更何况,还可能粗手粗脚压垮了美丽的庞贝宝贝。现在的我并没有比较短也不会比较长毕竟人长大了开始能掌握场合以及理想的深度如果可以我希望岩浆能够像神奇的光束不惊动其他直达奇异点

我的公车就要进站,没时间解释了,既然你也没有空间抗议,就让我偷懒地掠过歌的问题吧。

至于大师们,我满怀敬意,因此仍要妥善交代。那些来来去去的大师,就像月亮背后密密麻麻的神祇,列出来得像电影映后长长的演职员表,我很想将他们列出来,可惜无法拨放好听的配乐,因此我想还是趁早停手好了。(我对圈内人的雷达有足够的信心,就让他们来发现:希尼、特朗斯特罗默、辛波丝卡、阿多尼斯……。)唯一要多提的是莎士比亚。写诗的人都应该好好地读莎士比亚。他的音乐性、想像力是如此灵活,却一点都不妨碍内在逻辑的丝丝入扣。

最后要十二万分的感谢你,写了如此耐读的信,鼓励我那为数不多、却个个聪明可爱的读者来到这里。就让我从《仲夏夜之梦》,召唤精灵帕克替我收场吧:

「先生女士们,别苛责呀。若承蒙您原谅,我会补偿一切。……所以,晚安了各位。若我们是朋友,就请替我鼓鼓掌,精灵帕克在此补偿赔罪。」

In Puck, by Sir Joshua Reynolds, for the Boydell Shakespeare Gallery, the once-dangerous figure is rendered harmless

mini me》,陈柏煜,时报出版

柏煜的首部作品就是那本偶尔会被误认为小说的散文集《弄泡泡的人》,曾获小说家林俊颕、张亦绚专序推荐肯定,而成形时间其实更早的这本《mini me》,则是他真正的处女作,也是第一本诗集。学生时代即陆续夺下政大道南文学奖三种文类首奖,不论是诗、散文或小说,对陈柏煜而言都是驾轻就熟以文字丈量与世界距离的美好方式。这部诗集时而闪现著孩子气的甜,或来自大自然的灵光神思,同时,又召唤大量跟身体和触觉有关的隐喻,读者可被深深触动或者逗乐,获得语感的妙趣,以及可能让身体通电的惊艳。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