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栏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

written by 江鹅 2019-10-01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

2019.10.1

昨天雨还没到的时候,公园的树已经掉了满地碎花。我踩过花地去买粮,感觉树木也预备着要迎接风雨。
今天放晴,踩过满地断枝落叶,我忽然明白他们无从预备。他们不预见、不预备、不后怕,只是活。
人才把活得想那么复杂。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

2019.10.2

希望电信业者可以开发「号末注」功能,在每个电话号码里面藏一个暗码,储存到智慧手机里就能显示完整注句,让对方在拨打前看到。例如:
江鹅 0912345678(接通一次她死 7%)或(非失火勿拨打)或(通话故障请传讯)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3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3

2019.10.3

自从经常需要手写艺名,才发现「鹅」字笔画非常多。也就是说,当时如果取名叫「江龟」,每次签名就可以省下 2 划,但「江鳖」不行,那会多 1 划。
弄明白这种事情其实没什么成就感,反而有点懊恼脑袋又跑了一圈枉然之事,但我就是这样了。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4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4

2019.10.4

想起一个墨籍同学。
朋友聚会,她带来自烤马芬:「烤干了,但还是很好吃」说著拿起一颗督到我嘴边。
是硬到刚好咬得动的程度,鸡蛋奶油面香都对,但已经不是马芬。「味道很好,对吧!?」墨裔眼睛瞪起来真的好大。我点头,就事实而言味道的确没错。
最近用新购的水波炉加热包子,实验各种设定参数,屡败。过干的包子其实味道还是很好,如果不执著包子必须像包子的话。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5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5

2019.10.5

自称会计的女人来电确认原买家是否真同意精油订单连续扣帐 12 次,我惊喜赞同,问怎么称呼。木子李,她李玉惠。我缜密关切怎么不像其他同事用洋名,怎么订单不由业务部门的 Clair 负责,怎么前几天告示小花茉莉缺货现在却能连供 12 回?每月几号出货?
李玉惠悄声离线。
人在无处发作时,诈骗电话是一场短暂的及时雨。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6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6

2019.10.6

久没整骨,昨天朋友尝试介绍的师傅,像参与一出武侠喜剧,我的角色是沙包。
诊疗室装潢古典,两个魁梧男子(一个横向一个直向)轮番登场,以出其不意的技法搬弄拗折我的上下肢,伴随节奏新潮的呼喝。
偶而会问:「你还好吗?但我问这个也只是假装有在理你」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7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7

2019.10.7

交通相关的莫名愉悦有:

  • 骑到很新的 ubike。
  • 搭乘对号列车。
  • 被载。
  • 走很远的路却不累。
  • 从五杨高架进台北,在 40 km 左右处开始放开油门高速下坡,直到路面回复水平之前都不必踩煞车添油门。( ← 一定不只我吧 !?)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8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8

2019.10.8

仅存的智齿又作动。十多年前牙医说太深不好切,得等它长出来,长到现在还在长,心血来潮想出头的时候,就撑裂一点牙肉,痛几天。
今晨收到爱心密报得知我觊觎多时的短靴近乎对折而且全球免运,进去一看却没有我的尺码了。牙痛心也痛。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9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9

2019.10.9

脸书的广告运算令我苦恼。只是网购过一次内衣,脸书从此不断喂食同类广告。
刚滑过香港林郑的傀儡发言,读完南方澳断桥后续报导,忽然接着或清纯或美艳的女子穿着或简约或华丽的胸罩摆弄性感,很烦。
「免费的最贵」就是这样,但如今也不是肯付钱就买得到替换脸书的地方。马克大概很得意吧。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0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0

2019.10.10

炖牛蒡腰果汤。
每一次切牛蒡,明知道垂直纹理来切,最有利于最后的嚼食口感,但一想到从小到大从南到北,吃到的牛蒡十有七八斜切成片,又觉无趣。
偏不愿从俗,于是直剖成棱柱,于是厚丝,于是后悔。
教示是,下次再切牛蒡得换个手法叛逆。(没,还没打算从俗)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1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1

2019.10.11

窄路上等待左转的时候,被一辆积极前钻的机车刮到车身,在我以为他要肇逃的两秒间,他似乎终于不敌良心,在前方五米处停下来等我。
我靠过去降下车窗,问他严重吗,他说看不出来,但要我下来看看,一脸打算负责的潇洒样。
我于是比他更潇洒地挥手说算了,把车开走。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2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2

2019.10.12

人生第一次与知名麻油腐乳相遇,是在一片凉拌大头菜上面,当时惊为天乳(?),却一直懒得去买。
今天意外获得一罐,非常开心,急急就现有的竹笋炊饭配来吃,和南部惯见的甜酒腐乳滋味完全不同,很喜欢。
并且发现产品的正名其实是「乳腐」,好可爱。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3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3

2019.10.13

路灯熄灭的瞬间有种藏匿感。
尽管路灯点灭在实务上,是根据日出日落时间统一控制,照表断电公开磊落,但是因为都发生在天色亮得不必在意路灯的时候,目睹整排光明在更大的光明里熄灭得无关紧要,还是难免心生惊异:「给我看到你偷偷摸摸下班了齁!」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4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4

2019.10.14

为了执行人类图解读业务,不得不重拾睽违四年的微软系统,它的样貌变了不少,但骨子里不让人轻易办好任何一件事的精神,丝毫不改。
完全记起当年上班的时候,一按下电源看到开机画面就万分疲惫的心情。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5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5

2019.10.15

喜欢一个人一件事的时候,特别感到富有,时间力气大把大把挥霍在上面也不觉得有所损耗。
鄙弃一个人一件事的时候也是,任凭他怎么心焦意气渴向我投掷而来,也蒸不散我的水位一分毫。
死生无关是大富裕。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6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6

2019.10.16

原本想说,善良是最重要的,但善良太大了,到头来能指望的往往只有关键一刻的心软。无论暗怀多少忿怼,握有多少筹码,最终结束在一个下不了手的叹息。人生最可贵的智慧,之一,是学会在还不必仰仗心软的时候,就明白软心之人的珍贵。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7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7

2019.10.17

国道沿途看见栾树红遍南北。
每年这个时节我都想,那个从来不曾知晓台湾用路人在春夏秋冬各为什么道路树景心生暖意的邻国,凭什么以为做得了我的祖国呢? 凭想象力就是你的超能力吗?
台湾是台湾。
香港是香港。
中国其实可以自己好好做中国。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8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8

2019.10.18

有个显而易见的因果逻辑,很少有人注意到。我其实不太在意头衔、身家、人脉、声名,首先看见的经常是个体裸活在天地间的当下样貌。拿上面那些国王的金羽毛来压我引诱我没有用,有用的话就不会放弃原来的职场和年薪做江鹅。
怕的是,对方拿个人意志灌倒我。非常怕,怕到必须转身就跑关门放狗。
汪汪!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9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19

2019.10.19

前后对不同友人提起新买半年的戴森吸尘器无法充电,迟迟没有报修,因为不想为此和陌生人说话。
友一说,好吧不要拖到保固过期就好。
友二说,哈哈哈哈哈好任性好好笑。
赫然发现身边的朋友组成对我越来越处变不惊。能够敦促我及时抢救吸尘器的人,可能只剩自己。戴森前景堪虑。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0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0

2019.10.20

有些时候需要红色指甲,例如某些荐骨回应得很曲折的事,还没做就知道要累。
人生是各种过场,过场可以随意可以认真,可以自主可以不得不,也可以登台前涂上血一样醒目的红色指甲油。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1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1

2019.10.21

亲团团会一脸一嘴毛,更别说吃他。「吃」的意思是,张大嘴罩住他的头脸一角。即使唇舌口牙没有丝毫动作,放开时也会沾上满满的猫毛,抓不完呸不尽。
这么辛苦还是要吃他,我从小就苦心教育团团,别误以为长了长毛的猫不能领受母亲的爱。不会的,他妈非常有爱。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2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2

2019.10.22

到文昌宫还愿,先在旁边巷子买花。挑中一把染上紫红的菊花,想要看起来热闹开心,老板一听慷慨拿出据说每张成本十块钱的金色包装纸,为我扎成一束「让你更开心」。见我欢喜道谢,他多问一句:「小姐你是不是要生小孩了?」
「没有。」
我极其冷静接过热闹的花,冷静走进庙里酬神。人算不上特别开心。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2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2

2019.10.23

公车上的少年披着一件白衬衫,皱皱旧旧,是反的,车在腰侧的洗涤说明厚厚一叠,随着车辆行进飘飘抖抖。我不能判断他是粗心还是故意,整程车好想有哪个谁也能看见,上前提醒。看他的反应就能知道是哪一种了,谜题没有答案真是折磨人。
噢我当然不能自己去说,我患有选择性上下唇沾黏的症状。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4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4

2019.10.24

原来白布鞋不能水洗,洗了帆布会变黄,正确作法是预先喷上防水剂,沾脏的时候拿湿布擦。道理和手段都很简单,但是人到中年才知道从前的白忙都是掘坟,太有既视感。
点播一首张惠妹的歌,向明白此哏的同级生们致意:「Bad boy, bad boy,你的坏让我太无奈。」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5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5

2019.10.25

Chiffon的戚风蛋糕,是我心目中最好吃的戚风,而且要有鲜奶油。他的鲜奶油水嫩松滑,放一阵就要不行,必得要抢著时间,万缘放下地吃进满嘴锦上添花。要不然,溶坍的鲜奶油瞬间浸润蛋糕本体,原来的好上加好,成为不太好沾裹着不太好,那就过去了。
原来像爱情。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6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6

2019.10.26

人道鸡蛋牧场忽然来讯通知降价,我忍不住担心,怕他们以为我大半年来不再订购是因为计较价格去了别家。原本的价格很合理,鸡蛋非常好,这下降价少了利润,不知那只名叫毛毛的牧鸡犬会不会少了伙食。
几次点开讯息想回,又关上。要对不相干的人交待我因何不再需要一次购入几斤蛋,还是觉得难。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7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7

2019.10.27

走出地下室发现老家的未接来电,三十分钟前。心脏因此漏拍,其他家人惯用line,用市话的只有妈妈,这人没事不打电话。回拨果然三声不到就接起,像是坐在左近等,说是平板里的app忽然看不了,她戏看一半。
我停在路边登入帐密,刷卡续会员,内心谢天。追剧不如意可能是漏接的来电因由里,最好的之一。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8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8

2019.10.28

有些时候对自己的阅读素养感到心虚。例如,翻开散文集读完整页看不懂作者在说什么。又例如,翻开小说每读两句就精神涣散一次。都是颇具赞誉和人气的作家,但我读不了几页已经放下书本滑起手机,像个不耐烦的青少年。
这种事我无论如何想对自己诚实。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9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29

2019.10.29

晚上九点过后的嘴馋很难处理,像样的点心都欠缺正当性,只好啃芭乐。谁知道肚腹有欲的时候,连这么正当无害的骗嘴食物都具有绝佳的开胃效果,嚼完爽脆多汁的芭乐,好像刚刚吃完西餐中途那杯清口雪寳,觉得该是上主菜的时候了。
想求万能的天神赐予一碗泡面加蛋当主菜,但我想天神可能会劈我。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30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30

2019.10.30

回到家发现我以真心饲养的空凤章鱼从厨房窗台移动到二公尺外的地板上,有几根触手没了尖端。根据常情,章鱼以草木之身,没可能这么快修炼成精攀滑下楼半途折断自己手指头,多半是我另外以真心饲养的那头黑面流氓猫,趁人不在跳上流理台偷盗海产,齧啃之下发现是素食,愤而弃置。
猫真可爱。(语气冰冷)oday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31

手写日记|十月|江鹅|10/31

2019.10.31

荐骨优先回应的事项经常不是最要紧的,桌面摊著各式十万火急。待缴帐单,待制简报,待覆信件。我却起身去收衣服,拿针线,补起一件意外勾绽的衬衫。脑袋全程碎念「好了好了随便缝缝快去工作」,四肢慢条斯理,指尖步步为营,心灵祥和安泰。
活着真是不断见证荐骨与我强大敏锐的理智并不相连。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