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 【作家的主人們】自由就是舔掉所有的奶油/徐珮芬

【作家的主人們】自由就是舔掉所有的奶油/徐珮芬

written by 徐珮芬 2022-10-25
【作家的主人們】自由就是舔掉所有的奶油/徐珮芬

貓奴、狗奴、文字奴……主人們就愛作家這個奇特人種的奴性(?)
本次專欄邀請喵星人龍之介與作家徐珮芬,在日常的服侍之中進行對談。顯然地,龍之介對於人類乃至於作家這個物種,甚不耐煩……

徐珮芬
花蓮人,清大台文所碩士。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周夢蝶詩獎等。寫字維生,將所有的善意都給了一隻名叫龍之介的貓。

/我們今天可以一起對談……賺個稿費嗎?(囁嚅)
(設計對白)

龍之介
2010 年生於風城的瀟灑男子,宇宙大賢者化身為作家書桌上一尊毛茸茸的小神明,興趣是生氣。

/就你們人類問題最多!(斜眼)
(設計對白)

貓奴珮芬:這裏是哪裏?你是誰?

龍之介:早安,這裏是我家。妳是我十二年前撿到的人類女性。那時候的妳,看起來狀況有點詭異,像是餓了很久,成天對著空氣大喊我要成為作家之類的鬼話。我把自己放進一個皺巴巴的紙箱,請那個路過的人將我小心輕放在妳家門口。後來妳就這樣賴在我身邊不走,直到今天。

貓奴珮芬:喔,對。我想起來了(揉眼)……現在才凌晨四點?

龍之介:不早了。太陽已經躲在山的屁屁後面,抓貓抓板蓄勢待發。最優秀的獵人們已經拿出槍在擦,就只有妳還在睡。還不快去幫我打獵,把獵物從冷凍庫裏拿出來解凍,這次記得設定 90 秒鐘就要「叮」喔。

貓奴珮芬:好、好,你等我一下……等等,為什麼我要為你做那麼多事,你是我的誰啊?

龍之介:我是妳的貓啊。

貓奴珮芬:那我是你的誰?

龍之介:妳是我的人。

貓奴珮芬:……在你眼中,我是甚麼樣的人?

龍之介: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問題,只有你們人類才會問這種問題。下一題。

/那時候的妳,看起來狀況有點詭異,像是餓了很久,成天對著空氣大喊我要成為作家之類的鬼話。

貓奴珮芬:好吧……你昨晚睡得好嗎?

龍之介:睡得不太好啊,都是因為妳,明明閉著眼睛還一直喵喵叫,全身是汗,都幾歲的人了!我想妳大概是夢到小強了,所以整晚在廚房幫妳抓小強,再用我的宇宙可愛粉紅小肉掌啪啪啪十二道工法把小強拍成乾。來(遞),這是妳的早餐。

貓奴珮芬:謝謝(接)……關於說夢話的部分,我很抱歉,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總是在思考與食物無關的問題,無論在夢中、或是清醒的時候。例如愛,例如自由與奶油之間的關聯。你可以告訴我自由與奶油之間的關聯是甚麼嗎?我最近被這個問題困擾得快要瘋掉了。

龍之介:自由就是可以舔掉所有的奶油。

貓奴珮芬:原來如此,有道理……你怎麼這麼聰明?你的心是甚麼做的?

龍之介:我的心是鰹魚口味的 ciao 肉泥。

貓奴珮芬:我知道了,等寵物店開門,我就立刻去補貨……你可以在家耐心等待嗎?我真的只離開一下下就回來,相信我好嗎?

龍之介:罪惡感是妳的事情。我只負責大叫,在妳關上一扇門之後,我用盡所有的力氣大叫,要妳在任何地方都聽得到。

貓奴珮芬:嗚……(皺眉喘氣)我保證我不會再離開你了。只是有時候我真的必須出門――這麼說吧。我出門是為了見人或工作,見人或工作是為了明天的食物,後天的食物、大後天的食物……

龍之介: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就可以了,後天的事情後天再想。肉泥啊,我當初到底撿了一隻甚麼樣的生物回來?十幾年過去了,一點長進都沒有。指甲越長越短,甚至把我的也一併剪了。還好妳遇到我,不跟妳計較。妳知道的,如果我是一隻非洲草原獅的話……

貓奴珮芬:你是說,昨晚我們邊吃飯邊一起看的國家地理頻道嗎?螢幕上的事,不會發生在這個房間裏。你和我住在一個高度開發的人類城市中,甚至沒有草原讓我們彼此追逐和撕咬喉嚨了。

龍之介:我明白,雖然我知道人類是更恐怖的生物,因為妳的夢話比妳誠實。不過我相信妳。我比妳更相信妳。

貓奴珮芬:謝謝你。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我的心是鰹魚口味的 ciao 肉泥。

文、圖|徐珮芬
花蓮人,清華大學臺文所碩士。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周夢蝶詩獎及國藝會創作補助等。二〇一九年美國佛蒙特駐村藝術家。出版詩集《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夜行性動物》,小說《晚安,糖果屋》。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