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鮮推薦當月精選 【當月精選】懷舊座談|黃子佼X黃威融 他們從日劇中看到的事情

【當月精選】懷舊座談|黃子佼X黃威融 他們從日劇中看到的事情

written by 葛晶瑩 2020-07-07
【當月精選】懷舊座談|黃子佼X黃威融 他們從日劇中看到的事情

黃子佼、黃威融兩位對於日本流行文化素有觀察,他們眼中的日劇,不止是戲劇,更給了他們刺激與靈感,他們看到了那些事情呢?這天他們帶著自己私藏的資料與DVD,一來一往的討論,交換了彼此的心得與看法。

 

 


 

黃子佼

一九八八年出道,主持是本業,但跨界玩耍。被媒體喻為跨界王,無法簡單定義。主持足跡遍及大中華,資歷多元豐富,深獲官方與業界肯定。從演藝界到潮流圈,途經時尚設計藝術,還跨導演與文字,遊走各領域。

黃威融

跨界編輯人。一九九八年和好友集體創作 《在台北生存的一百個理由》,二○○六年擔任《Shopping Design》創刊總編輯,二○一二年參與《小日子》創刊;著作包括《雜誌俱樂部招生中》,和《中年大叔的二十個生活偏見》。近年持續參與各領域編輯事務。

充滿文化魅力,看完會嚮往劇中的所在

黃子佼(以下簡稱佼) 我其實不大記得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看的,第一次對日本的電視劇有印象是《西部警察》。第一印象是都會感更強、更時髦,會嚮往那個城市,進而嚮往那個國家。《西部警察》有點像是我們當年的《天眼》吧,或是《緊急行動》,其實就是警匪劇,看到這四個字我覺得很帥,演員造型也都很帥。

黃威融(以下簡稱威) 我先說一下,日劇中我最記得的應該是《愛情白皮書》。

 那很後面耶!

 好,為何我會說《愛情白皮書》,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徹底被震撼到。剛才你說到一個重點,會覺得日劇很fashion,為什麼?因為他們的節目製作是結合當時最紅的廣告代理商、找最紅的演員、最in的歌手。我後來回溯,《愛情白皮書》大概是第一個讓我覺得「這個日劇是不一樣的」──有厲害的製作,演員有文化魅力,你看完後就想去劇中的那些地方。

什麼題材都敢做,無畏挑戰各種禁忌

 我後來印象深刻的應該是《高校教師》,在我們那個情竇初開的年紀看這部戲,非常有遐想。這部已經不是純愛的偶像劇,是社會寫實的師生戀,有強暴、霸凌的事件……當時我很驚訝:「蛤!電視也可以拍成這樣喔!」看到有點臉紅心跳,那種震撼比愛情劇來得更猛烈,甚至是驚嚇。

 還有一部叫《青鳥》,講的其實是私奔,就算是愛情劇,日劇還是有一類的題材是比較會去碰觸社會禁忌。

 《失樂園》也是呀!

 但在我們那時候生活的台灣……(佼:還真的沒有)

角色與選角都勇於突破

 前幾年比較讓我震撼的一個是《Life》、一個是《晝顏》。《Life》講的是真正的校園霸凌。《晝顏》是上戶彩與齋藤工出演,齋藤工其實不是我這個時代的演員,我們這個時代是田村、木村,但齋藤工在這部戲裡面真的很迷人,他這幾年也滿紅的,他跟上戶彩在戲裡是禁忌的婚外情,也是看得我心跳加速。

 日劇能把演員放在對的位置,像上戶彩,她以前的形象比較少女,到現在接近輕熟女的狀態去演這部戲,很有突破。臺灣的演員和劇組都還是比較不敢,可能有一個包袱在:「我比較想當賢妻良母,不要去演一個偷情的,然後還有床戲。」我不知道臺灣演員有沒有這種勇氣,你一旦有了,我們的戲就一定會更好看。為什麼我們這幾年覺得臺灣戲好,因為題材不一樣了,像《做工的人》,用工人做主角是不是很勇敢?那日本不是幾十年前就在做這種事了嗎?

 我再補充一下選角這件事情,你看《一○一次求婚》,男的不帥,女的不是典型美女,可是那部戲感動多少人,那才是真實的世界──哪有那麼多木村拓哉走在路上,走在路上的都是武田鐵矢,他為什麼不能談戀愛,他為什麼不能勇敢告白,他就更貼近真實。在選角時,如果電視臺還是覺得:「寇世勳是不是會太老啦?我們可不可以轉換一下變成鄭元暢好了。」那就不對了,你就是需要一個顧寶明在那裏擋車,可是很抱歉,寶哥很難接到男一……台灣敢嗎?這就是需要勇氣。

攝影|小路
其實全世界的戲迷,愛的多半都是戲裡的那個角色。演員真的要挑到好的劇本,才會發光。

好的編劇塑造演員新生命

 我每次看日劇就會有個錯覺,就以木村拓哉來說,我不是喜歡木村拓哉,我是喜歡木村拓哉在每齣戲中演的那個角色,因為你認同的不是演員本人,而是角色呀!例如他在《HERO》裡演的久利生檢察官,久利生檢察官穿得跟人家不一樣,用獨特的方法去辦案,而我們多數人就是那些袖手旁觀他的同事耶,我們都穿得像上班族,按時上下班。可是我們認同誰?我們認同久利生。

 其實編劇很重要。像臺灣很多明星,會發現他們回到自己的時候,並沒有那麼受到歡迎。很多明星演了代表作後,可以紅很多年,可是我們喜歡的是那個角色,所以這個明星有可能出唱片也不會賣,我們在同行看過很多這樣的案例。其實全世界的戲迷,愛的多半都是戲裡的那個角色。演員真的要挑到好的劇本,才會發光。

 演員都是想要有作品來突破,這時候就是需要好的劇本,像松嶋菜菜子演完《大和拜金女》後就不大有代表作,但她後來演《家政婦女王》,就是明顯的例子,演法跟她以前都不一樣,真的超厲害(佼:再紅一波)

 就是等不到好劇本,很辛苦。

與流行音樂緊密結合創造雙贏

 我記得《西洋古董洋果子店》這部戲的音樂──假如有部戲把五月天所有的芭樂歌重新串起來,就是當年《西洋古董洋果子店》的概念,也造就Mr. Children第一波高峰。我在想,當時可能是唱片公司想出一個Mr. Children精選輯,因為那部劇情基本上平平,可是每一集裡面一定至少有一支MV,就是Mr. Children的歌,加上他們生活的影像。那時候我覺得,這個企劃真的太會了,看這齣戲就能聽到Mr. Children 九○年代精選歌曲。

 有啦,我們《想見你》的伍佰,就用上了嘛!

 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從那個時候起,Mr. Children在不同的時期都有跟重要的日劇合作,他們的歌都成為主題曲,比較有名的像是《空中急診英雄》

 我再提供一個我自己觀察到的現象是——日本敢花錢去買西洋音樂的版權,例如說《冰上悍將》,他直接用的是皇后合唱團的〈I Was Born To Love You〉,好奇這首歌是多少錢?

 《協奏曲》也是呀,〈Alfie〉!(威:對,〈Alfie〉。)席琳狄翁也唱過,唱過那個《戀人啊》的〈To Love You More 〉。

 所以很厲害,他們會用一些西洋歌曲當作主題曲。

 當然台灣也有些歌不錯,但日本可能更講究,造就太多經典。而且當時J-POP是最好的時候,包括製作人、編曲、作曲都是一時之選。必須說在那個時代,我們會有那麼多集體的回憶,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

 那時的音樂人極其強大,小田和正也好、恰克與飛鳥也好,你看米西亞的〈EVERYTHING 〉,那是《大和拜金女》?

 對,《大和拜金女》。

 那個時候的歌曲標誌性很強,剛提到的都是令我印象深刻的。

攝影|小路
在那個時代,J-POP是最好的時候,我們會有那麼多集体的回憶,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

重拍必須拍出新時代的氛圍

 佼佼剛才提到日本在拍電視劇時,會拍出他們現在生活的樣子,特別是我們這半年不能去日本,但你知道那個「思鄉」之情結呀……這時候《東京愛情故事2020》出來,我覺得拍出了強勢的氛圍,感覺在螢幕上看到東京。

我覺得戲劇重拍一定要微調,因為就算是重拍,劇情一樣,社會環境還是不一樣。純愛劇的互動本質不會變,但約會的地方會變,譬如說以前是打電話,現在是用Line。還有一點是,你看日劇是真的可以看到當地的咖啡館、餐廳酒吧、複合式超市,真的會看到他們這個城市。

要復刻一個舊劇最大的麻煩就是,像我們這種劇迷,一下就會想到當年演員怎樣,一下又會跳到當年場景如何,如果場景不對、如果演技不對、對白沒有變化,這都很容易被打槍的,但是我個人認為,《東京愛情故事2020》這個新版在呈現東京現代生活的氛圍上是成功的。

非典型偶像劇,故事卻很動人,值得重拍

 我對純愛沒有感覺耶,我今天提的都是婚外情、霸凌、警匪啦,我喜歡比較會刺激腦力的。

這幾年還有一個類型我也很喜歡看,像是《下北澤die hard》《甘太郎:愛吃甜食的上班族》《你只想住在吉祥寺嗎》這類,全部都往日本的巷弄跑。如果我可以拍台灣版,我會想拍這類型,譬如我是一個上班族想翹班,就去赤峰街找一個奶油餅,這是我想拍的。我想,臺灣的巷弄文化怎麼會輸呢?剛才講到吉祥寺那部,劇情是兩個房仲帶你去看房子,真的是滿好玩的,真的走入民宅,沒那麼偶像化了喔,房子都很小,不像偶像劇,但你好像真的進入了他們的生活,那邊有一家獨立書店,店都是真實存在,我覺得這些好好看喔,看完劇後,你真的就會去找、去吃。

 之前我給自己出了考題,如果我可以選,我最想重拍的是《協奏曲》(佼:那部太棒了)。男主角是田村正和,那時候木村拓哉還剛出道,遇到一個前輩超帥(佼:熟男),兩人都要追年紀更輕的宮澤理惠。你看,這種設定我們台灣就不大敢(佼:用大叔當主角)。田村正和有夠帥,我就想說這部戲二十年後來重拍,換當時年輕吃鱉的木村拓哉來去演那個大叔,就很有話題。

 我則是想要重拍《西洋古董洋果子店》,男主角也不是所謂傳統典型帥哥,有幾個中年人,就是我們這個年紀──一部戲怎麼會用一家洋果子店,主角都是男性,不是傳統的傑尼斯帥哥,所以我覺得在設定主題上很勇敢。

日劇場景設計,記錄許多時代細節

 現在再看以前的劇,我不行,很多東西就不要再回去,留在腦海裡就好了。回頭去看也會失望,我們也長大了,對愛情的理解,都不太一樣,震撼力也不夠。

佼 你會想要看以前的戲嗎?

 偶爾。但我真的同意,很多美好的記憶是經不起現實的考驗,不要以為多愛那些東西,但現在一看,就是很土,有可能會失望。但日劇有個好處是,戲劇中會拍出真實的街景,我重看日劇時因為已經知道劇情,所以重看時就會看場景,當年不懂那些細節,但現在看就會發現「喔原來那時候是這樣的」,這是我重看的角度。

攝影|小路
威:劇重拍一定要微調,就算重拍劇情一樣,社會環境還是不一樣。
佼:現在再看以前的劇,我不行。很多東西就不要再回去,留在腦海裡就好了。

不比不知道,現在的是觀劇的幸福年代

 最後補充一個金城武的案例好了,我記得印象很深刻的是《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當時臺灣的電視台就爭取同步播出,那真的是一個劃時代的里程碑,我們不用再等待,可以同步看到日本最新的電視劇(威:真是破天荒)。裡面有一幕很經典,深田恭子一出現就倒立,然後內褲露出來(笑)。

 真的是名場面!

後記
在短短的對談時間結束之際,黃威融與黃子佼一邊整理東西,一邊表示感慨現在不用等待、不用找盜版,隨時可以在網路平台上看到日劇,是非常幸福的時代,而他們也認為臺灣的戲劇這幾年也漸漸勇敢,也越來越好看,如《麻醉風暴》、《我們與惡的距離》、《做工的人》等都走出不同的路,臺灣戲劇也值得期待。

採訪撰文|葛晶瑩
當寫手、採訪記者、編輯、規劃網站……擁有從平面到數位接軌運行的斜槓人生。喜歡生活與旅行,著有《背包內的紫花熊》、《再忙也能有好生活》等書。

攝影|小路

場地|am Daily

■ 2020七月號|429期  ■

自九〇年代見到莉香的笑容那一刻起,日本電視劇的黃金年代就此展開。往後三十年間,我們沉浸在坂元裕二的純愛,著迷於宮藤官九郎的奇想,也為古澤良太的犀利所震撼。

日劇不只是青春的載體,也是時代的印記。我們在對白中找尋自我,在場景中探索文化,發掘戲劇與創作所帶來的共鳴與力量。

【實體雜誌訂購】

▶ 博客來
▶ 聯 經
▶ 誠 品 
 讀 冊

⊕本期設計兩款封面⊕

2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2 comments

Mel Chiu 2020-07-08 - 09:13:25

西洋骨董果子店的照片放到韓版的了..

Reply
編輯 網路中心 2020-07-08 - 13:11:07

謝謝您!已更正。

Reply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