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邓小桦读《猫修罗》:猫的认同、抵抗、 革命

【重点书评】邓小桦读《猫修罗》:猫的认同、抵抗、 革命

written by 邓小桦 2019-12-04
【重点书评】邓小桦读《猫修罗》:猫的认同、抵抗、 革命

六月,出现香港抗争者以死相諌的自杀事件之后,网络族群曾发起「周五贴猫照,减压救地球」的行动,一时甜美可爱慵懒猫照四处飘发,事情皆以困苦的现实为背景——猫的存在,是我们艰苦生活里的重大慰藉。我曾接济过一个被警棍伤鼻的青年,他一夜没好睡,在我家就是不断逗猫减压。抗争到极白热化时,就算送《暴政》这样的小书,都很难让前线抗争者看的;但我翻到《猫修罗》,便觉,送这书他们应该会看。

以嫌为爱之名

猫修罗》是诗人学者杨佳娴最新结集的猫图文集。吾友佳娴在脸书上晒猫相已经相当一段时间——养猫可以说是补完一个文青偶像的一块关键拼图。大猫杨晚辈是以佳娴「杨长辈」的爱称而来,已然暗示出「子女」的亲属想像,我亦亲见佳娴在街上看别人家的猫时嘀咕「我们家的猫比较美」,我心想这可是已经超越一般家长的竞争心理。

可是到了出书,佳娴还是有着文人的矜持——毕竟是我们诗的时光女王——在出版前就曾跟我们讲说怕书出得流于商业浅薄俗气,而我一身巿井味,大叫「没问题没问题」——回头再想,我那种毫不掩饰,大概是因为满身乱世尘埃,催泪弹屑,想着前线难得安乐茶饭,于是连一点小确幸都像蒙了祝福。佳娴是不知道我心里这番转折,因为她自有她的转折:书名曰「修罗」,书中自解曰:「佛教中所说的阿修罗(Asura),男性貌寝,女性貌美,同样易怒好争。」而比之于杨家二青年雄猫,整天好玩好斗吃与睡,而主人每天整理牠们撞啊翻啊的小世界,简直是在修罗场修行。呃,各位看官自然知道是口是心非之语——以嫌为爱故意划出的一点距离以示与众不同不是爱猫海中浮沉的一般众生后文之亲密温柔小确幸是要这一点距离才能更圆豁地展开

猫修罗》这个书名本是倒过来说的,正经该叫「猫菩萨」才对,但若真要叫声救苦救难慈悲菩萨匍匐在地,那么容易臣服,毫不抵抗,又有趣味呢?这或者也是猫给我上的一课,猫不是那么容易臣服的生物,相反牠们驯服人类,让人类乐此不疲。
文学中的猫

承上文,以何物抵抗,以划出必要的距离?自然是文学的部分。《猫修罗》中有许多将文学典故信手拈来的趣味小节,读来如春草鲜翠欲滴。自《玛德莲》以来,我一直认为杨佳娴写的小断章是当世极品之一;《猫修罗》当然不像《玛德莲》那么流光溢彩(因为射灯和镁光灯都留给了猫),但因为更为朴素,乱头粗服不掩国色,佳娴的聪明也就更显眼。像借夏目漱石的《我是猫》之日本原文,提出「吾辈即猫」这个译法,在「我」与「吾辈」两个词之间玩味,点出「吾辈」有「我这一代」的意思,乃在此提出一个猫族群之认同,内在是文人因为照顾猫而出现的连系与支持。有别于我们前辈的作家,首要肯定的聚焦为个人之殊异;我们这一代的作者,是可以找到个别小族群的认同,并以情谊取代 ego 作为召唤。七十年代生人,经历过身份政治尚比较健康的年代,保存著连结的思维与不排斥的原则,至于今日,份外觉得重要。

李政晔的摄影自然是精彩到足飨一切杨晚辈与奥都之粉丝;有别于一般街猫、店铺猫的摄影集,这本因为是自家之猫,内有大量慵懒粗豪狂放不顾仪态之照片。而采光永远保有一种疗愈的温度。如果是这样,单看照片,何必文字?我想这是出猫和美食之摄影图文集所难以绕过的焦虑。

书中简短的文字中,还是有一些照片的疗愈风以外的成份,像佳娴写《金瓶梅》中潘金莲养的雪狮子,这可是曾经意图趁西门庆与潘金莲床第耍子时介入并撕抓西门庆,后来又不负潘金莲所托把李瓶儿儿子吓死的狠角色(佳娴没提到牠的下场,大概是很不忍心),阴谋诡计加上肉欲延伸,这么刺激,与杨家双猫的滚地美照,可称是图文不符的。但就是有这一点宁可图文不符的抵抗之心,文字作为需付诸想像的抽象符号系统,还是有可能比图像更为刺激。

关于猫的一切,几乎已经不待言说,尤其是它的亲密,就像抽象如杨牧,到了《海岸七叠》,也只直写「你是花莲最美的新娘」。猫是比较倾近于想像的动物人类猜度牠们的种种反应其实不过是自我投射自恋的延伸。我是一个抗拒进入主奴关系的养猫人,有时喜欢嘲笑朋友们因为猫而呈现失智状态,即想像太多,违背理性,想像有时根本就是反智的。不过看了《猫修罗》最后数章,看到作者整个人类世界如何转向以猫的逻辑来运作,我突然明白所谓反智也许是放下人类的所谓尊严与自我中心朝向与世界所有物种更为齐平的一个过程那便是革命的颠覆


《猫修罗》,杨佳娴,木马文化

《猫修罗》,杨佳娴,木马文化

猫修罗》,杨佳娴,木马文化

作家杨佳娴生日当天捡到一只虎斑猫,取名「晚辈」,后又领养黑白猫,名为「奥都」。养了两只高人气的猫,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猫夺走了,见面了先问候猫,猫甚至改写了自己的文学工作……本书收录二十七篇猫散文与两首猫诗,猫脸映照出来的其实是人脸,所谓的猫事,讲得都是人,诗人孙梓评形容「此书读来有张有弛,又美又好笑,使人甘愿尾随,毕竟『吾辈即猫』……


文|邓小桦
香港诗人、专栏作家、文化评论人。著有《若无其事》、《众音的反面》等。香港文学馆总策展人,文艺复兴基金会理事。港台电视节目「文学放得开」主持人,于各大专院校中兼职任教,2014获邀参加爱荷华大学国际作家写作坊,亦曾参与台北诗歌节、亚洲诗歌节。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