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駐站作家

駐站作家

  • 我會帶和當地有關的書 , 一邊生活一邊讀 。 另外也會帶自己喜歡的詩集,因為平時讀詩常常讀幾首就擺著,旅行的時間正好可以把喜歡的詩集一首一首讀完。讀詩就有這種好處,讀小說可能就不能這樣了。 (閱讀更多)

  • 談起「詩作為文化干擾」,他說:「我把詩視為一種游擊戰。」我們如今已很熟悉街頭塗鴉、惡搞,通過旁敲側擊、嬉 笑 怒 罵 、小劇場和行為藝術的方式,跟社會現象或議題對話。 詩恰恰可以是一種武器。(閱讀更多)

  • 我們習慣政客滿口承諾上任後卻裝沒事。/我們習慣名人廣告他們從來不用的產品大家仍照買不誤。/我們習慣把垃圾丟得越遠越好不管它們去了哪裡。/我們習慣背那些考完就忘的書而且叫小孩少囉唆背就對了。 (閱讀更多)

  • 孩子是天生哲學家,要求的供品都必須是象徵/以便點化我等過於務實的人生/比如小魚蛋糕、會跳舞唱歌的警車/一觸就破的泡泡//即令如此/孩子仍像神一般無法討好/我們只能坦然承受/命運賜予的震驚 孩(閱讀更多)

  • 集作家、教授、鄉民三位一體的祁立峰,在社群網站上十分活躍,惡趣、無厘頭的時事哏也能巧妙結合古文,寫出一篇篇拍案叫絕的精彩文字。 於是我們假想祁立峰是一個隨時掛在PTT和臉書上,一有任何風吹草(閱讀更多)

  • 祁立峰將梁靜茹、徐懷鈺、蘇慧倫等九○年代流行歌曲以及當時回憶寫進《來亂》中的輯五「走音KTV」。採訪當天,我們走上京站百貨公司四樓,進入新型的電話亭KTV,一行人手忙腳亂的點了歌、付了錢。「(閱讀更多)

  • 從《土製炸彈》以來,詩人鴻鴻將詩視為一種「對抗生活」的方式,頻頻介入台灣各場公民運動中,2015年出版的《暴民之歌》收錄了反美麗灣、反核四以及太陽花運動當時的詩作,同時聲援香港雨傘革命、紀念(閱讀更多)

  • 在那個梅雨季的午後,你就這麼遠遠怔望著ㄉ的背影遠行,接著恍然驚覺——ㄉ似乎就像一個武俠小說裡經常出現的邪劍客,頭戴扁笠、面纏繃條,不發一語端坐在客棧中央,動也不動。一轉瞬,就是手起刀落,刀頭(閱讀更多)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