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焦元溥專欄|樂讀普希金】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尤金奧尼金之塔蒂雅娜寫信場景

【焦元溥專欄|樂讀普希金】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尤金奧尼金之塔蒂雅娜寫信場景

written by 焦元溥 2021-04-27
【焦元溥專欄|樂讀普希金】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尤金奧尼金之塔蒂雅娜寫信場景

塔蒂雅娜或許是俄國文學裡最美好的女性形象。身為情場高手,普希金筆下的女人並不虛幻,但他確實賦予這個人物特別的柔情,愛讀感傷小說,卻也深愛大自然,宛如古老俄羅斯靈魂的化身。

光是這名字本身,就有作者的獨到用心:「塔蒂雅娜」其實是俄國民間故事常見的人名,自然有種「古樸感」,而她也的確和俄羅斯大地與民俗日常緊緊相依。普希金甚至在第五章明講「她有一顆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的俄羅斯靈魂」。

至始至終,塔蒂雅娜都以質樸自然的民間口語說話。雖然「她的俄語並不很優異」,要和奧涅金寫信告白,用的仍然是法語(小說中是「作者」翻成俄語的版本)。就算她日後成為涅瓦河京城的社交界女皇,她遣詞用句仍和當年書信無異,真摯懇切而非縟麗浮誇。

如此特色,自然在寫信場景中表露無遺。他直指心靈的音樂,又和塔蒂雅娜相互輝映。在塔蒂雅娜寫信的獨白段落前,約有九分鐘的前奏與她和保姆的對話。塔蒂雅娜要保姆說故事,問她可曾戀愛過?「呵,得了,在那個年代,從來沒聽過什麼談情說愛。」塔蒂雅娜坦承自己煩悶憂愁,陷入熱戀,要保姆為她拿來紙筆,搬來桌子,她一會兒就睡。

接著,史上最偉大的女高音獨白場景,就此展開……

(影片由 42:13 開始)

讓我毀滅吧,但我仍然

想要在眩目的希望裡,

召喚我渺茫的幸福。

我知道生活的溫柔!

我吞飲慾望的迷魂酒,

有個幻影困擾著我!

到處,到處,

在我面前都是這致命的誘惑者,

到處,到處,在我的面前!

這段開頭前奏,是塔蒂雅娜「發呆沉思許久,突然焦急地站起,臉上露出堅決的表情」。我們聽到她情竇初開、忐忑不安的心跳,最後爆發出心靈的呼喊。

不,全不對!我重新寫吧!

啊!怎麼啦!我真害羞!

不知道,怎麼寫……

音樂表現「她走向書桌,坐下,寫了一回兒,又停下來」的躊躇模樣(43’32”),旋即我們聽到貫穿整部歌劇的命運主題(43’38”)。當塔蒂雅娜覺得詞不達意,樂團木管模仿她揉紙丟棄的動作(44’10”)。接著她重新嘗試。在接下來的信件內容,柴可夫斯基幾乎沿用普希金的原句,也就是說信件從此真正開始:

我給您寫信,這能怎樣呢?

我還能向您說什麼?

我知道您現在有權力,

用輕蔑來處罰我。

但對我這不幸的命運,

只要您有一點憐憫,

我求您不要不理我。

我最初本想保持沉默;

請相信:我的害羞您絕不會知道,絕不會!

之前一段之所以「不對」,在於文字雕琢,不免矯作。塔蒂雅娜繼續寫,我們聽到代表寫信的旋律(44’36”),下降的八度音彷彿是腦海中的字一一落在紙上。但寫著寫著,音樂又變成說話語氣(45’51”),表現塔蒂雅娜把筆放下,對自己說話。

啊,是的,我曾對自己發過誓,

把我的感情隱藏在心裡!

可是!我沒有力量控制自己……

隨它去吧,只好聽天由命—

我全部告訴他!

大膽些,讓他全知道吧!

接下來寫信旋律再起(46’59”)。此段普希金寫出迷人的少女心,沉浸在幻想當中……

您為什麼到我們家裡來?

不然在這偏僻鄉村,

我本來永遠不會認識您,

也就不會嘗到痛苦折磨,

年輕心靈的激動會隨時間平息(誰知道呢?),

也許,我會找到一個知心伴侶,

做他的忠實妻子,

成為賢良的母親……

塔蒂雅娜愈想愈熱烈,終於從下面這段開始,她對奧涅金的稱呼,從有距離、客套意味的「您」,變成親近的「你」,音樂也隨之熱烈加快(47’59”):

別人!不!我絕不把心交給世上任何人!

這是命運的安排,

這是上天的旨意:我屬於你!

我整個生命就是保證

就是要來和你相會,

我知道,上帝把你送給我,

是要你終身保護我!

接下來塔蒂雅娜訴說夢境(48’43”),音樂也模擬宛如泡泡般冒出的幻想……

你在我夢境裡出現;

未見你,我就感到親近,

你的眼神使我煩惱,

你的聲調在我心中繚繞。

塔蒂雅娜再度回到現實(49’24”)。愛讀感傷浪漫小說的她,將奧涅金當成小說男主角,見到他宛如幻想成真。因此即使初次見面,她也覺得早已熟識此人,大聲呼喊「就是他!」(49’43”)

普希金寫「所有這些男主角,在懷春少女如夢似幻的心裡,化身一個統一的形象,匯集奧涅金一人的身上」,而這形象又是「完美無缺的範例」,塔蒂雅娜不只覺得處處都是奧涅金,更覺得他與善良美好同在。唱完這幾句,塔蒂雅娜走向書桌,提筆再寫。先前種種美好曲調像是導引與準備,這個場景最動人的詠嘆即將登場……

曾經……不,那不是夢!

你一走進,我就心知肚明,

我心慌意亂,滿臉羞紅,

在心裡說:是他呀!是他呀!……

當我幫助窮人時,

好像聽見你說話。

當我用禱告排除煩惱,

你就悄聲對我耳語,不是嗎?

啊,就在這樣的時候,

好像你的可愛幻影,

在寂靜夜色裡閃過,

輕輕地伏在我的床邊,

充滿喜悅和愛情,

說出了期待的話?

接下來音樂回到這段一開始的調性(降 D 大調),前奏登場(50’45”),展現女主角真誠純潔的內心。她每個唱句後的音樂,都是她內心的回聲。最後一句句尾調性改變(52’45”),回聲也像一個問號:

你是我的守護天使,

還是狡詐的誘惑者?

請打消我的重重疑慮。

難道這全是虛空幻夢,

涉世未深的靈魂的自欺,

而命運完全另有安排?

我們再次聽到塔蒂雅娜忐忑不安的心跳(52’56”),但這次音樂裡有著決心:

隨它去吧!從今天起

我就把命運交給你了,

在你面前,我流著淚,

我請求你保護,

我請求你呀!

音樂來到這段獨白的情感巔峰(53’18”)。請注意柴可夫斯基讓女高音在極低的音域唱出「理所應得的斥責」。這是不合傳統歌劇習慣,卻貼切表達文字的音樂。

你看:我在這裡多孤單,

誰都不能了解我的心情。

啊我神智已經昏亂,

我該默默地毀滅!

我等待你,我等待你!

請用一句話恢復我心中最美好的希望

或請打破我這苦悶的迷夢,

承受斥責,啊,

那理所應得的斥責!

在之後的樂段,塔蒂亞娜回到桌前,提筆疾書,快速寫完這封信。眼前盡是閃閃光輝(54’40”):那是塔蒂雅娜誠摯的希望,也為這段獨白劃下句點。

寫完了!我不敢再看……

又羞又害怕,心慌意亂……

但他的信譽是我的保證,

而我獻上我的信任!

這次為大家選擇的是偉大女高音 Galina Vishnevskaya (1926-2012),1982 年的告別歌劇舞台演出。雖然已有年紀,但她仍有非凡唱功和少女般的聲音,是不可不聽的詮釋。而在下個月,我們來看普希金的歷史大戲,權臣竊國最後卻發瘋而死的《鮑利斯‧郭多諾夫》,歡迎繼續收看。

文|焦元溥
1978 年生於台北。台大政治學系國際關係學士、美國佛萊契爾學院(Fletcher School)法律與外交碩士、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音樂學博士,大英圖書館愛迪生研究員。自十五歲起於雜誌報章發表文字作品,涵蓋樂曲研究、詮釋討論、音樂家訪問、國際大賽報導、文學創作、翻譯與劇本改編,著有《樂來樂想》、《聽見蕭邦》、《樂之本事》與《遊藝黑白:世界鋼琴家訪問錄》(中、日文版)等專書十餘種,也擔任國家交響樂團(NSO)「焦點講座」策劃,「20X10蕭邦音樂節」和「Debussy Touch鋼琴音樂節」藝術總監,以及台中古典音樂台與Taipei Bravo電台「焦點音樂」和「NSO Live雲端音樂廳」廣播主持人,前者獲金鐘獎最佳非流行音樂節目獎(2013),近年更製作並主講音頻節目「焦享樂:古典音樂入門指南」與「焦享樂:一聽就懂的古典音樂史」(看理想)。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