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栏 【焦元溥专栏|乐读普希金】《尤金.奥涅金》(上)

【焦元溥专栏|乐读普希金】《尤金.奥涅金》(上)

written by 焦元溥 2021-03-24
【焦元溥专栏|乐读普希金】《尤金.奥涅金》(上)

普希金著名作品甚多,但真要选最具代表性的一部,那非长篇诗体小说《尤金•奥涅金》莫属。( Евгений Онегин,转译为罗马字母应近 Evgeny Onegin,中文音译接近「叶甫盖尼.奥涅金」。然而西方长期将 Evgeny 对应为 Eugene,因此称为「尤金•奥涅金」。)它在俄国家喻户晓,女主角的写信场景更被苏联官方选入教材,自 1930 年代起成为学生必须背诵的名篇,可谓无人不知。就诗歌写作而言,《尤金•奥涅金》诗行脱胎于「莎士比亚式十四行诗」,加以独到的节奏与声韵调度,成为灵动巧妙的「奥涅金诗节」,不只将俄文写出更高的艺术成就,也成为后世不断模仿的典范。

十九世纪俄国生活百科全书

它的创新之处不止于此。举例来说,它也是分期发行小说的先驱。普希金从 1823 年春天开始写作,到 1830 年秋日完成,1831 年又为结尾增添诗句。他写完一章出版一章,从 1825 年到 1832 年分段付梓,至 1833 年才发单行本。如此写作过程也让小说反映作者的变化。在风格上,第一章展现的是二十四岁、青春才情无可遏抑的普希金。文辞优美且谐谑逗趣,机智灵光跃然纸上,不少人认为这一章足称他的最高成就。然而随着时光流转,他的锋利辛辣逐渐化为莞尔幽默,笔调和角色一起熟成。到了最后一章,我们见到更丰富、更深刻也更洗练的情感吐露。少了昔日的火花四射,却也添了岁月的醇厚从容。

但变化的不只是风格,有时也包括作者对角色的看法。在普希金的时代,些微的不一致并非缺点,甚至受到赞誉,「因为这使得他们小说创作和真实世界的人物一样,既不连贯,也不可知」。而说到真实世界,那又是《尤金•奥涅金》另一迷人之处。普希金不只刻划角色,更细腻描绘时代,从浪漫主义的土壤发出写实主义的枝枒,多元呈现当时俄国社会。想要充分了解这点,最好阅读纳博科夫的《尤金•奥涅金》英译。此作不只赫赫有名,更有谓为奇观的详尽注释。两相对照,即知《尤金•奥涅金》足称具体而微的十九世纪俄国生活百科。读它一次,就是穿越时空一回。奥涅金,正是那个时期的代表,后来所称的「多余人」。

奥涅金:多余人的代表

「多余人」这个词来自屠格涅夫 1850 年的中篇小说《一个多余人的日记》,透过将死之人的回顾表达作者看法,日后它也就成为这类人物的统称。所谓「多余人」,通常指受过西化教育的贵族知识青年。他们不满传统农奴制和封建宗法,有心改变俄国,但眼高手低,缺乏实际作为与能力,又限于贵族身分,最后只能以纵情逸乐、追求刺激来排忧解闷。奥涅金正是「多余人」始祖:他到外省推动农村改革,不了了之;意欲写作,半途而废。友谊爱情双双失落,最后一事无成、自我放逐。不过,普希金虽然意欲批判,却也自我解嘲,毕竟他身上也流着「多余人」的血。他说故事,更以作者身分「进入故事」,时而描述、时而评论,见证情节发展又自叙心事,也以奥涅金映照自身,根本是小说的第二男主角。如此特殊的结构不但引人入胜,置于普希金开始动笔的 1823 年,于俄文创作中更显横空出世,再度证明作者的惊人才情。

《尤金奥涅金》的结构与故事

《尤金•奥涅金》本文分成八章,另有附录《奥涅金旅游片段》与不完整的《第十章》。第一章介绍奥涅金的背景、成长过程、性格、思想与生活方式,因继承伯父遗产而来到外省;第二章讲奥涅金结识外省贵族青年连斯基(Lensky),并带出地主拉林家(Larin)的两位千金:连斯基与美丽而有些轻佻的欧尔嘉(Olga)热恋并订有婚约,其姊塔蒂雅娜(Tatyana)容貌虽无妹妹娇艳,却聪明多情,好读书爱幻想,娴静外表下蕴藏真诚热情,喜爱大自然而有「俄罗斯灵魂」;第三章,奥涅金在连斯基邀请下造访拉林家,塔蒂雅娜对他一见钟情,彻夜不眠、大胆写信给奥涅金,倾诉自己纯洁的爱情。第四章则是奥涅金的回绝,塔蒂雅娜黯然神伤。第五章是情节转捩点:在塔蒂雅娜在其命名日聚会中仍然郁郁寡欢,无聊的奥涅金故意向欧尔嘉大献殷勤,后者居然也投怀送抱,两人打情骂俏,挑起连斯基怒火。第六章,连斯基出于社会惯习,要求与奥涅金决斗。奥涅金大可一走了之,却无勇气拒绝,最后连斯基亡于枪下。

追悔莫及,第七章奥涅金出国漫游,塔蒂雅娜则来到他昔日居所,见其藏书,才更了解他的内在。后来她在母亲苦求下,告别乡间山水,嫁给年迈将军。第八章已是数年后,奥涅金结束漂泊生活,惊讶发现当年的塔蒂雅娜,已是京城风华绝代的将军夫人。他回过头向塔蒂雅娜示爱,但佳人无法背叛丈夫。尽管承认自己仍然爱着奥涅金,塔蒂雅娜拒绝了他。

音乐的《尤金奥涅金》

关于这部小说,最著名的改编,就是柴可夫斯基的同名歌剧。由于《尤金•奥涅金》实在太著名,以致起初他相当抗拒以此主题写作歌剧,深怕动辄得咎引人笑骂。但障碍与助力其实一体两面。既然原著无人不晓,他就不必清楚交代所有情节,挑选重要段落谱写「抒情诗场景」(柴可夫斯基对此歌剧的自称)。这让他写出不同流俗的歌剧,和普希金原作一样脍炙人口。这期我们先来听两段和此剧有关的作品。首先是 Paul Pabst 以此剧著名主题改编而成的钢琴幻想曲,我们来听传奇名家彻卡斯基(Shura Cherkassky,1909-1995)在他 80 大寿卡内基音乐会上的实况演奏:

再来我们听伟大男高音盖达(Nicolai Gedda,1925-2017)演唱连斯基在决斗前的咏叹调〈哪里去了,我美好的黄金的青春?〉

在下期,我们将看本剧最重要的灵魂,塔蒂雅娜的写信场景,敬请期待。

文|焦元溥
1978 年生于台北。台大政治学系国际关系学士、美国佛莱契尔学院(Fletcher School)法律与外交硕士、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音乐学博士,大英图书馆爱迪生研究员。自十五岁起于杂志报章发表文字作品,涵盖乐曲研究、诠释讨论、音乐家访问、国际大赛报导、文学创作、翻译与剧本改编,著有《乐来乐想》、《听见萧邦》、《乐之本事》与《游艺黑白:世界钢琴家访问录》(中、日文版)等专书十余种,也担任国家交响乐团(NSO)「焦点讲座」策划,「20X10萧邦音乐节」和「Debussy Touch钢琴音乐节」艺术总监,以及台中古典音乐台与Taipei Bravo电台「焦点音乐」和「NSO Live云端音乐厅」广播主持人,前者获金钟奖最佳非流行音乐节目奖(2013),近年更制作并主讲音频节目「焦享乐:古典音乐入门指南」与「焦享乐:一听就懂的古典音乐史」(看理想)。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